alexa
置頂

藝術治療,把陰影塗成彩虹

文 / 陳怡萍    
2005-09-22
瀏覽數 62,350+
藝術治療,把陰影塗成彩虹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今天我們要用桌上的土做自己最喜歡的人,」教室裡的陶藝老師正細心指導著幾位小小學員,每個人臉上的專注表情,彷彿深怕一失手,就會真的「弄壞」自己最喜歡的人。

這群看似與一般孩子無異的小朋友,其實正面臨了成長中最嚴酷的考驗。精神分裂症、自閉症等精神疾病,讓這群孩子封閉心靈﹔而語氣溫柔的老師,除了指導孩子的陶藝作品,更希望藉著藝術的創作,打開患者心中的黑盒。

少了醫院裡刺鼻的藥水味,與寫滿密密麻麻不同療效的小藥罐,這種透過自我創作與啟發的藝術治療,漸漸成了精神疾病患者心理上的「神奇小藥丸」。

根據美國藝術治療協會(AATA)的定義,藝術治療是將音樂、繪畫、戲劇、舞蹈等形式,運用在心理治療的工具與媒介上,讓人們透過非口語的表達與藝術創作的經驗,探索個人的問題與潛能,協助人們達到身心平衡。

1940年代,西方心理學大師佛洛依德曾說過,藝術創作與心理健康息息相關,促使當時美國許多藝術家也開始進入精神病院當義工。如今,藝術治療在醫院、監獄,甚至學校、養老院等,已經普遍成為精神治療上的方式之一。

由作品分析心理

藝術治療的領域主要分為兩大學派;其中一派就認為,藝術治療的重點在於對藝術創作過程的分析與解讀,由當中的象徵符號來瞭解病人的心理。

台灣藝術治療學會理事長陸雅青強調,藝術治療與一般美術課程的差別在於,藝術治療者著重的是過程而非作品。

她解釋,當患者拿到一堆黏土,有可能摔或捏,但摔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力量?如果用牙籤刺,是什麼樣的刺法?「在創作過程中如何評估,是藝術治療師才能掌握的部分。」

她舉例,自己接觸過一位再三逃家的孩子,觀察過他的情形後,陸雅青給了他一個瓶子及黏土,孩子用黏土在瓶上捏了一個類似奶瓶的吸吮頭後,難過的表情溢於言表,於是拒絕再捏。

「他的作品是一個奶瓶的象徵意義,所以我發現他有被關懷的需求,」陸雅青與社工人員隨即給他一個擁抱,再三安撫下,孩子終於說出父親平日虐待自己的惡行。

由於作品的象徵符號往往代表當事人心中最真實、深層的感受,因此治療師也能在作品中發現連創作者都沒有察覺的情緒。

同樣投入藝術治療十餘年的莫淑蘭回憶道,自己有位學員曾經畫了一棵樹,但卻是棵即將枯死老樹,於是她提醒這位學員是否有些狀況自己忽略,沒有好好處理,長談之後,學員才想起自己內心深藏已久、原本早已遺忘的傷痛,然後大哭一場。

藝術即治療

除了著重分析與解讀,另外也有許多治療師強調,「藝術創作的過程」本身就是一種治療。

因為經由醫學證明,一個人專注於音樂、繪畫或舞蹈等藝術創作時,不僅肌肉變得放鬆、呼吸變深長,包括腦波、荷爾蒙、血糖、血壓等也都會改變,心裡也會跳脫困擾,享受到無拘無束的內在自由,甚至解放自我壓抑的情緒。

和莫淑蘭為夫妻檔的郭育誠用中醫的理論解釋說,人的身體分為吸收及代謝兩部分,精神狀況也該如此,不能讓自己的心情一直停留在某一種狀態,內心的情感必須流動。「人吃完東西要排泄,心裡面不好的感受也需要排解,」莫淑蘭補充道。

因此,每個人都可以透過藝術的創作,達到情感的宣洩與流動,讓「創作」成為治療心理狀態的媒介。

陶藝家林昭慶也表示,當一個人的身心狀態無法保持平衡,負面情緒無法宣洩,那「這個人一定會生病」,而藝術治療能做的,就是幫患者找出心靈發洩的出口。

杏語心靈醫療診所治療師蘇湘婷舉例,她讓一位事業有成的中年上班族,在某次治療過程中想像自己像精子般,在生命之河裡悠遊,而他卻靜靜躺著一動不動。

在事後的分享過程中,他解釋自己好像回到嬰兒時代,那種舒適與安全的感覺讓他不想離開。

原來深為長子的他,從小承擔家中一切重責,終於他發現自己原來已經好累好累。「他感覺自己比睡了一天還舒服,也聽到自己心裡的吶喊跟呼救。」

在醫療領域裡,藝術治療可以說是一帖最怡人、美麗的藥方,當病人拿起彩筆、舞動肢體,或是沉浸在音樂旋律中,心中最深、最黑暗的那道陰影,也會幻化成為一道絢爛的彩虹。

本文出自 2005 / 09 月號

你夠藍海策略?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