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法斯塔夫》放肆登台

文 / 劉家渝    
2005-06-01
瀏覽數 18,750+
《法斯塔夫》放肆登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個又老、又色,集懦夫、酒鬼、吹牛王等不雅封號於一身的可笑男子,竟被義大利歌劇巨人威爾第相中,成了他生命中最後一齣歌劇巨作的男主角;更有趣的是,這個無賴又自不量力的賴皮傢伙——法斯塔夫,竟是偉大劇作家莎士比亞親筆打造的人物。在威爾第爐火純青的音符中,以小人物詼諧笑鬧的線條,為大師精采的創作生涯劃下句點。紅遍全世界各大劇院超過一百多年,威爾第的《法斯塔夫》將在6月底,首次與台灣觀眾見面。

歌劇旋風超越國界

威爾第歌劇令台灣觀眾印象最深刻的,大概要算是他為蘇彝士運河通航紀念寫下的華麗巨作《阿依達》,以及改編自法國通俗小說家大仲馬的浪漫愛情故事《茶花女》。

這位出生自義大利北部小鎮雜貨舖老闆的兒子,從二十六歲第一齣歌劇登台成功至八十八歲逝世,不僅紅遍整個義大利半島,甚至翻越阿爾卑斯山,攻占歐美各主要大城。

威爾第旋風如潮水般超越國界,從一個城市蔓延到下一個城市;數據顯示,巴黎1856-1857年的義大利劇院八十七場演出中,就有五十四場威爾第的歌劇,超人氣指數銳不可擋。而在自己的故鄉,人們更將他視為民族的光榮,甚至在義大利半島統一後當選為新國會的參議員。

集榮耀、財富、聲望於一身的威爾第,於六十歲寫下《安魂彌撒曲》後退隱,期間四處旅行遊歷各國,並善盡國會議員職責。不久之後,他開始對那些往來交際的政客感到不耐煩,據說甚至曾在枯坐議會期間,把那冗長爭執又無聊透頂的議事過程譜成樂曲自愉,只可惜這份手稿並沒有流傳下來,否則一定是充滿譏諷而且十分有趣。

《法斯塔夫》乃神來之筆

與知名女歌手妻子一同隱居於鄉間豪宅的威爾第,人們本以為他就此封筆,不料竟在退隱十四年後,在莎士比亞劇作魅力的召喚下重出江湖,寫下了生命中最後兩齣驚人巨作《奧泰羅》與《法斯塔夫》;一悲一喜,剛好是兩個極端的強烈對比。奧泰羅一角至今已成為所有想躋身偉大行列的男高音們,必定要挑戰成功的終極標竿。

就在奧泰羅大獲全勝之際,威爾第卻跌破眾人眼鏡,以詼諧喜劇《法斯塔夫》為自己的創作生涯劃下句點。樂評家瞠目結舌之餘,紛紛讚歎:這真是「神來之筆」。

此時威爾第早已年過八旬,他不慍不火,細細閱讀了所有相關的劇作資料,全心全力投入法斯塔夫這個肥佬的世界,自己更彷彿老頑童似的,興致盎然地看著筆下這個可惡卻有趣的人物,在五線譜間放肆撒野,甚至開玩笑般的告訴友人,「那個大肚公發瘋了,他好幾天以來動也不動,不是酣睡不醒、脾氣惡劣,就是大叫大嚷、跑東跑西……,若他再不知悔改,我就該強迫他戴上口罩,逼著他穿緊身衣。」

音樂史上驚人的傑作

首演於1893年春天,在義大利歌劇聖地史卡拉歌劇院舉行,觀眾掌聲如雷,然而征服眾人的卻不是討好的高音C或優美的詠歎調,而是處處機鋒,結構緊密的音樂手法。

全劇最後的賦格,更堪稱音樂史上最驚人的傑作之一,全劇十個大小角色及合唱團同時開口,此起彼落高唱著「萬事萬物,全不過是一齣鬧劇」,管弦樂奏出如同嘲弄的笑聲,樂聲拔高在歡樂喧囂中嘎然而止時,令人彷彿看見餘音裡,威爾第正嘲諷揶揄,笑看人生的捧腹模樣。

自今年初《諾瑪》的超高評價之後,簡文彬這次力邀劇場才女魏瑛娟打造歌劇史上這齣經典喜劇《法斯塔夫》。

一手創立「莎士比亞的妹妹」劇團並以酷愛莎士比亞作品著稱的魏瑛娟,聽到這個構想後,一個月就提出整套執導構思。在她的設計下,舞台將以幾何圖形俐落的線條與強烈色彩,大膽呈現豔麗卻極簡的風格;演出者服裝亦將跳脫傳統歌劇形式,宛若一場時尚服裝秀;各種小道具更將是她的祕密武器,觀眾有可能突然收到台上射下來的一只紙飛機。

參與的歌手包括來自芬蘭,經常應邀於倫敦柯芬園、巴黎巴士底、柏林與維也納國立歌劇院演出的重量級男中音拉斯萊能(Jukka Rasilainen)飾演法斯塔夫;劇中聰明機智、將法斯塔夫作弄得狼狽不堪的艾莉斯一角,則由國內知名女高音林惠珍擔任。

《法斯塔夫》這個顢頇癡肥的老無賴,即將在七十人交響樂團的簇擁下,施展他偷、拐、搶、騙的拿手絕活;習慣於一般歌劇裡英雄美人制式風格的觀眾們,今年仲夏,何妨轉變一下口味,用輕鬆揶揄的態度,與威爾第一起笑看人生!(作者為國立中正文化中心行銷部經理)

本文出自 2005 / 06 月號

台灣企業最需要的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