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小藥局逆境求生

文 / 陳怡萍    
2005-06-01
瀏覽數 42,250+
小藥局逆境求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如果兩家店同樣擁有身披白袍的藥師、琳瑯滿目的保健食品,以及頻頻促銷的生活用品,拆掉招牌,就很難分辨出哪家是藥妝店,哪家是連鎖藥局。

過去藥局只販售成藥及健康藥品,如同社區裡最可靠的照護機構,解決民眾日常的醫療問題。生病買成藥,或是添購健康食品,藥局是大家的不二選擇。

但是強調「健康、美麗」並重的連鎖藥妝店如雨後春筍般不斷出現,加上政府醫藥分業的政策執行不彰,競爭與法令的「雙重打擊」,讓傳統藥局的經營陷入困境。

症狀1藥妝店侵吞市場

根據統計,傳統藥局由1994年的一萬一千多家,萎縮至去年底的七千八百家,但連鎖藥妝店的展店速度不僅沒有停止,甚至愈來愈快,屈臣氏北亞洲區域董事總經理李國棟用數字舉例,「我來台灣第一年(2003年)開了二十六家店,去年開七十家,今年預計要開九十家。」

不僅連鎖藥妝店對市場蠶食鯨吞,政府「醫藥分業」的政策無法落實,也讓藥局的經營雪上加霜。連鎖醫藥器材公司美德耐總經理賴調元就直言,如果單靠藥品,根本養不活一家店,「藥局希望拿到醫院的處方簽來配藥,但是根本沒有處方簽可以拿。」

症狀2兼賣雜貨形象混淆

「去年一年所有的藥局通路,業績幾乎都減少10%至15%,」長青連鎖藥局總經理黃維德這樣解釋市場的狀況。「二十年前藥局老闆無聊逛個街,可能就順手買回一棟房子,但是現在藥局真的不好賺。」

屈臣氏、康是美的崛起,除了搶攻傳統藥局原本賴以維生的藥品市場,其提供的個人生活用品,也是藥局過去無法競爭的優勢。為了挽回頹勢,連鎖藥局開始轉型求生,當起變相的「小型雜貨鋪」。

「過去我們只有兩百種品項,現在已經有兩萬種商品可以隨時拿出來賣,」賴調元表示,為了吸引顧客上門,發揮最大的聚客力,藥局開始賣起可樂、雜誌、衛生紙,「反正就是讓你進來什麼都買得到就對了。」

各家業者的統計分析也顯示,目前到門市消費的顧客,有一半以上都不是購買藥品,而是選購一般日用品。黃維德不諱言,品項的增加雖然提高了來客率,卻讓藥局的品質下滑。「客人太多,會讓藥師根本沒有辦法好好照顧消費者。」

症狀3銷價競爭利潤下探

維康藥局發展部主任朱思蓉也補充,藥局連米、醬油都賣的經營模式,讓民眾對藥局的定位產生混淆,不知道藥局可以提供什麼樣的專業服務,也不瞭解藥局在生活中到底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同樣面對激烈競爭的康是美行銷部部長徐建華就直言,販賣日常生活品項的企業,「削價競爭是必要之惡」。

藥局裡的民生用品,雖然可以吸引來客,不到10%的低利潤,也無法避免成為削價競爭的犧牲品。

「現在經營藥局的人早上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想,衛生紙隔壁賣多少錢,我要賣多少錢,」黃維德半開玩笑地說,藥局與藥妝店的市場相互重疊,各家藥局又缺乏有區隔性的經營特色,最後只能拿價錢開刀。

轉機1藥局調劑專業導向

儘管過去十年來,醫藥分業政策執行不力,但在政策與公權力的主導下,不少醫院嘗試釋出處方簽,健保局也將從今年7月起逐步取消一千兩百多種指示用藥健保給付,民眾無法在醫院求診同時領得免費藥品,很可能轉赴藥局直接購藥。藥界推估,業者一年增加的營業額可上探新台幣70億至100億元。

繼日用品戰場之後,藥局與藥妝店也開始爭奪這一波調劑商機。

1987年來台展店,現已擁有三百二十一家分店的屈臣氏,於去年8月成立第一家調劑藥局,突破法令限制,由藥師擔任負責人。董事總經理李國棟就認為,屈臣氏擁有三百多位專業藥師駐店,是最有能力進軍調劑市場的業者。

康是美徐建華也強調,將來會加強店內藥師的教育訓練,提升藥師的專業護理知識與服務,並在今年開放藥師加盟,跨入調劑市場。

轉機2病症專櫃差異經營

永信集團行銷企劃處經理宋智仁分析,康是美與屈臣氏的藥師加盟策略,將對連鎖藥局產生不小衝擊。面對藥妝店的不斷競爭,各連鎖藥局不約而同以「提升專業」,做為競爭的最重要策略。

博登藥局便看準了慢性病處方簽的市場商機。連鎖事業部總經理黃松共表示,一般領慢性病處方簽的患者,對於醫院過去提供藥品的劑型、顏色、藥廠早已耳熟能詳,但社區藥局可能無法提供一樣的藥種,博登藥局便可透過美吾華總公司的協助取得藥品,提供讓民眾安心的領藥環境。

維康藥局朱思蓉談起策略,強調儘管處方簽釋出,許多藥局卻不配合醫院的調劑而自行配藥,容易造成消費者與藥局間的糾紛,因此必須與醫院及醫師建立長期合作關係,讓醫院的患者自然轉介到藥局裡。

為了藥局經營的差異化,長青藥局則企圖從單一病症下手。總經理黃維德表示,將來要設立病症專櫃,例如將所有糖尿病的藥品一併收納進來,讓糖尿病患者將焦點集中在自己的通路上,「哪個藥局可以將這個調劑市場做下來,就可以生存下去。」

期待藥師扮演專業角色

過去藥局轉型經營日用品,連帶讓店內的專業藥師無法真正發揮所長。

曾在英國博姿藥廠任職藥師出身的屈臣氏李國棟觀察指出,亞洲人對藥師的角色定位模糊,他以英國為例,早上起床如果頭痛,第一件事不是上醫院,而是到藥局找藥師,「但是台灣人都不知道藥師該怎麼用。」

美德耐賴調元補充,台灣的藥師拿不到處方簽,只好譁眾取寵當起賣「保肝、護眼」等營養產品的業務員,等於自廢武功,「這不是他們的專業,可是他們只能做這樣的事情。」

博登藥局連鎖事業部總經理黃松共更期望,將來的處方簽釋出,可以讓藥師擺脫在店裡等待的角色,主動開創藥師與社區居民間的專業醫療照護關係。他補充,民眾的自我醫療照護能力,需要藥師給予適當的教育,教導消費者,什麼樣的病痛可以自行到藥局買藥,什麼樣的症狀才需到醫院就診,「不然民眾怎麼知道我到底是要去藥局,還是要去醫院掛號?」(陳怡萍)

本文出自 2005 / 06 月號

台灣企業最需要的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