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高等教育與全球化競爭

文 / 牟中原    
2005-02-23
瀏覽數 22,950+
高等教育與全球化競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最近十年台灣的高等教育,正進行著很大的變化。展望未來,這些變化只會更加劇烈。我們看到急速膨脹的大學生人數、研究競爭的加強、大學對經費的渴求等現象。這些變化其實是全球的,其重要的社會經濟因素是全球化競爭時代的來臨。全世界的大學彼此相互競爭,它們要去海外競爭學生來源,也要去國際競爭發表最好的研究成果。另外,亞洲各國在科學工程的研究論文的急起直追尤其引人注意。

促成這發展的重要因素是知識經濟,各國都希望從製造、服務的經濟發展為以知識為基礎的經濟。當知識變得更重要、更有用,高等教育就更顯重要。對開發中國家來說,是重要的契機,它較不受限於天然資源和資本。但另方面,在知識經濟競爭中,落後的代價也就很高。

這壓力也落到每一個學生和家長身上。愈是民主的國家壓力也愈大,因此,高等教育急速膨脹,成為大眾教育。在我國,政府是讓專科職業學校急速升格,以避免立即不可抗的民意壓力,但也為日後留下了隱憂。如今大量的高等教育落在那些以「營利」為目標的大學和技術學院身上。教育品質成了一個重要的問題。

全球化浪潮中一個重要的因子是科技發展。在大學校園中進行基礎科技研發,有非常多的好處:成本較低、年輕人有創意,且可以教育訓練人才。現在跨國公司到世界各地去設研發或服務中心,當地科技人才是重要的考量因素。

因為科技快速的發展,大學要做研究才能跟得上知識的膨脹。因此我們看到所有的大學都要成為研究型大學,所有的研究型大學都要成為國際級的研究型大學。我們終於看到全球性的大學評鑑排名,第一次是2003年上海交通大學所發表的全球五百家大學學術聲望排名,它們在2004年又繼續發表。同年我們也看到英國《泰晤士報》發表的世界大學排名,都引起很大的興趣(台大約在一百名)。這些大學排名的事,充分地說明當代高等教育競爭下的焦慮,大家都想知道自己的戰略位置在哪裡。

然而,這些畢竟只是反映焦慮,對於我們怎麼務實地發展高等教育,幫助實在不大。譬如,上海交通大學的計分是過分地強化諾貝爾獎的分量,而無法看到學生學習的質量。踏實的作法其實很簡單:人才和經費。好的學術人才是大學的核心力量,充足的經費是發展研究的必要條件。政府不可一方面阻礙人才流通,一方面寄望高品質的大學教育。若政府為了軍費而犧牲高等教育經費,也是殺雞取卵。

大學的進步是很緩慢的,大多一流的大學都要花上百年的工夫。我們不能以一時的排行榜來談大學教育。今天建設大學教育就如同歐洲中世紀時蓋大教堂一樣,人們為了追求高遠的目標,願意花上數百年去努力建造,所凝聚出的那份精神,才是最值得珍惜的。

(作者為台大化學系教授)

本文出自 2005 / 02 月號

第224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