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馬勒生命中不應「被遺忘的天使」

文 / 劉家渝    
2005-01-20
瀏覽數 24,600+
馬勒生命中不應「被遺忘的天使」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翻開音樂家傳記故事,女性的角色通常很卑微,文獻裡形容音樂家身邊的女人,大多不甚友善。

例如,毫無治家本領的康絲丹采,世人莫不把莫札特的天才短命,歸咎於她的無能;受人尊敬的海頓爸爸,有一位會拿他樂譜手稿當成髮捲的惡老婆;柴可夫斯基錯誤的婚姻讓他差點精神崩潰;理察史特勞斯的牽手更被描述成愛財的勢利眼……,唯一被讚為有才情的女性,大概只有終身奉獻給舒曼及其音樂的鋼琴家妻子克拉拉。

甚少人注意到,一生總是眉頭深鎖、陰鬱痛苦的馬勒,生命中竟有一位風情萬種,迷煞當時無數才子俊彥的美麗妻子愛爾瑪.瑪莉亞.辛德勒。這位才華洋溢品貌不俗的女子,一生曾經相戀的異性,幾乎橫跨了當時德語世界中,音樂、美術、建築甚至文學界最頂尖的藝術家。

二十二歲時,下嫁年齡長她將近一倍的馬勒,愛爾瑪從此伴他走過生命中創作力最豐碩,起伏也最劇烈的十年。

時序邁入2005年1月,國家交響樂團的「馬勒系列」,將進入第四號交響曲,也是馬勒創作中被公認最樂天、最無憂無慮的一部作品。1901年應是馬勒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刻;第四號交響曲於眾人期待中在慕尼黑首演,擔任維也納劇院藝術總監的聲望也日益鼎盛。

據記載,當時走在街上連計程車司機都會對他高喊「馬勒萬歲!」四十出頭的馬勒正邁入創作與事業的高峰,愛情的天使也在這時悄然降臨;一次晚宴,他遇見了二十二歲的窈窕佳人愛爾瑪,兩人四個月後正式結縭,馬勒滿懷喜悅期待新婚妻子腹中第一個孩子的到來。

婚前即因才貌雙全,活耀於維也納社交圈的愛爾瑪,絕不是空有外表的少女,她曾向分離派大師克林姆(Gustav Klimt)學畫、向柴姆林斯基學作曲,甚至與這兩位大師都傳出了戀曲。

一生中交往或結婚的男子無一不是當時維也納最傑出的藝術家。除了婚前的入幕之賓畫家克林姆外、表現主義要角柯克西卡(Oskar Kokoschka)更是她忠實的仰慕者,馬勒死後他們陷入熱戀,曾為她畫下著名的作品「風中的新娘」,後因愛爾瑪偷偷墮胎拿掉他們的孩子,傷心欲絕,投入一次大戰俄國戰場,身負重傷,終生飄零。

對妻子的愛 激盪在音符中

馬勒儘管珍愛著妻子,他那如暴君一般的指揮家性格卻絲毫沒有在婚姻生活中略顯讓步,在他堅持下,婚後的愛爾瑪完全放棄自己的作曲天賦,肩負起馬勒所有樂譜謄理抄寫工作,僅以夫婿的事業及創作為生活重心。

相當沙文的馬勒,甚至曾寫給妻子這樣一段文字,「……我最受不了女人邋遢而儀容不端,我還必須承認作曲時我極需要孤獨,身為創作藝術家,對這點我要求無條件配合,我的妻子必須同意與我分房而居,彼此的寢室隔上幾個房間……,她必須同意只能在事先約定好的時間和我見面,這時我希望見到她梳理得當衣著光鮮。最後,如果我有時不想見到她,她不應生氣或以為我疏遠冷淡……。」

這段在今天看來匪夷所思的文字,卻是馬勒給予愛妻的婚姻生活守則。然而內心深處,馬勒對妻子的愛戀卻激盪在創作的音符中,第五號交響曲譜出他們相識的戀曲,第六號交響曲第一樂章第二主題小提琴熱烈飛揚的音符,甚至就是愛爾瑪的象徵。

自1907年起,馬勒的婚姻陷入危機,相處上的緊張關係,讓愛爾瑪瀕臨精神崩潰邊緣,就在一次療養途中,她結識了小她四歲的建築師格羅佩斯,兩人陷入熱戀。然而一封情書竟陰錯陽差寄到馬勒手中,驚覺婚姻生變的馬勒,宛如受到命運重擊,甚至得向心理醫生佛洛伊德求診,懊悔自己對於愛爾瑪的壓抑與忽略,他將第八號交響曲指名獻給妻子,做為自己對她無盡深愛的銘示。

在生命最後未完成的第十號交響曲最後一頁手稿上,甚至潦草寫下「為你而生!為你而死!愛爾瑪」,斗大而令人震顫的字句。

死前彌留時,口中仍喃喃唸著愛爾瑪的名字,彷彿是他心中最終的痛楚與牽掛。然則此時變色的婚姻彷彿被遺忘的天使,只剩滿翅傷痕。

愛爾瑪的一生始終是音樂家、畫家、文學家描繪歌詠的對象,阿班.貝爾格(Alban Berg)最具代表性的歌劇「伍采克」亦是題獻給她,這位傳奇女子一生始終不放棄對愛情的追求與執著。

1929年,在歷經威爾佛長達十年的追求後,五十歲的愛爾瑪點頭答應再嫁這位年紀小她十一歲的詩人,兩人移民並終老於美國,享年八十五歲。

撫今追昔,不禁讓人啞然。

在「上流社會」忽然變成現代女孩趨之若鶩的人生標竿時,所謂的名媛事蹟卻不外是些對時尚華服、皮包、昂貴珠寶的報導,宛如一頁頁當季商品展售目錄,名媛成了展示的聖誕樹。

相較之下,今日台灣社會的失血與貧瘠,似乎連八卦故事都遠遠遜人一籌。(作者為國立中正文化中心行銷部經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