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保瑞從門外漢變身「製藥獲利王」全憑這秘訣

雜誌原標題為〈保瑞九年併六廠 併出「製藥獲利王」〉
文 / 蔣濬浩    攝影 / 蘇義傑
2022-07-25
瀏覽數 9,500+
保瑞從門外漢變身「製藥獲利王」全憑這秘訣
保瑞董事長盛保熙15年前創立保瑞藥業,9年併購全球6藥廠,門外漢躍進國際生技代工。蘇義傑攝
Line分享 articlefont

西藥代理商之子如何變成台灣製藥獲利王?盛保熙15年前創立保瑞藥業,9年併購全球6藥廠,門外漢躍進國際生技代工。盛保熙如何做到?

成立僅15年的保瑞藥業,正透過「併購」,寫下台灣製藥業關鍵新篇章。

過去9年間,保瑞已完成6大併購案,光收購金額就接近新台幣百億元。如今,保瑞不只手握歐美日的藥廠認證,更成功將藥品銷售致全球超過80國!

憑藉併購的成長動能,保瑞營收在十年間翻了50倍,從2013年的0.9億,一路成長到49億。過去兩年,保瑞更力壓本土製藥公司,以突破雙位數大關的EPS,取得製藥業的年度獲利王。

今年5月,保瑞再次宣布,將於下半年陸續完成兩樁併購,消息一出,股價再次竄升,短短兩個月已漲幅超過七成。

一次併購的成功,可歸功於時運,但密集的六次併購,營收獲利持續成長,保瑞至今仍是台灣生技代表。

保瑞9年來密集完成6次併購,營收獲利持續成長。蔣濬浩整理圖/保瑞9年來密集完成6次併購,營收獲利持續成長。蔣濬浩整理

突圍傳統藥商,瞄準國際代工

保瑞藥業董事長盛保熙,畢業自加州柏克萊大學經濟系,在創立保瑞之前,是個製藥門外漢。但對於經商代理,盛保熙的獨到見解與經營,源於父親、台灣知名西藥代理商「和安行」創辦人盛維恩對他的潛移默化。

28年前父親過世,讓盛保熙決定返台,接下家族事業。然而,當時的和安行與其他傳統藥商一樣,面臨到市場飽和的瓶頸;加上藥品經銷權到期後,原廠發現有利可圖收回藥證、自行販售,更導致和安行發展受限。

面對困境,盛保熙意識到,只有放眼國際市場,台灣製藥業才可能突圍。但想打海外市場,並不容易。起先盛保熙一度想自主開發新藥,但一顆新藥從研發到上市,動輒十年,對於當時渴望快速成長的保瑞,並非最佳發展途徑。

不做研發,盛保熙將目光轉向中下游市場,包括藥品開發、製造、裝填。他指出,全球藥品市場持續高速成長,對大藥廠來說,委外代工的需求是必然趨勢,加上台灣在製造業的既有優勢,打造「國際生技代工廠」,便成為保瑞的目標。

2010年保瑞確認目標:通過大量併購良好品質的製藥工廠,擴充藥品多元性,同時卡位被併購廠的旗下客戶,壯大保瑞在國際市場的影響力。

家庭企業精神,彌平文化差異

然而,要維繫快速壯大的併購帝國,談何容易?

與盛保熙攜手創業、保瑞副總經理陳世民坦言,併購後,許多挑戰才正式開始。一來,是併購後,企業文化大相逕庭,如何即時讓讓新團隊融入保瑞;其次是集團快速成長,業務複雜度快速上升,又該如何精準管理。

與盛保熙攜手創業、保瑞副總經理陳世民坦言,併購後許多挑戰才正式開始。蘇義傑攝圖/與盛保熙攜手創業、保瑞副總經理陳世民坦言,併購後許多挑戰才正式開始。蘇義傑攝

維繫保瑞集團的第一支箭,是盛保熙對「家庭企業」的堅持。

2018年的益邦合併案,就是最佳佐證。當年,保瑞迎娶美商「益邦製藥」,該廠不只取得美國FDA認證,還擁有台灣國內11%的藥品出口總額,一年20億顆口服錠劑的產能,堪稱台灣製藥界翹楚。

但併購完成後,一夕之間,美商變台商,讓許多員工不能接受:「薪水比照外商嗎?」「紅利照舊嗎?」「管理層會被調動嗎?」質疑聲浪在併購初期,不時傳進盛保熙耳裡。

深知安撫員工不易,盛保熙親上火線,每週下訪三次,逐一向員工說明公司願景與文化,更承諾延續過去的福利制度。 

「可能我骨子裡,還是跟當年的父親很像,」盛保熙回憶,當年經營和安行,內部組織扁平,父親與員工像家人,「所以,我常說『保瑞大家庭』,每回併購完成,我也再三強調這股企業文化。」

保瑞集團副總經理張振棠,就是自益邦留下來的人才。曾任輝瑞藥廠廠長的他坦言,相較於歐美強調效率至上,保瑞顯得更有人情味,董事長沒有架子,巧妙平衡個人與群體主義,是保瑞能持續壯大的重要底蘊。

穩健計畫與願景說服被併購者

維繫併購霸業的第二支箭,來自保瑞極為縝密的計畫部署。

「這幾年併購的方向,保瑞十年前的ppt上都有寫,」保瑞突飛猛進的發展,讓外界嘖嘖稱奇,但對盛保熙來說,每一次的併購,其實都有跡可循,過去的成功經驗,又會化作下個併購案的墊腳石。

當年成功爭取到GSK加拿大廠,保瑞拚的就是計畫的可信度。時間回到2019年底,GSK加拿大廠花落誰家,仍在未知數,保瑞雖努力爭取,但礙於國際知名度不佳,起初並不被GSK總部待見。

但對保瑞來說,取得GSK加拿大廠,等同取得國際市場的入場券。這場仗,盛保熙勢在必得。與GSK總部談判時,盛保熙很快發現,對方的核心關懷是:「保瑞可否長期維繫工廠產能?」

抓緊問題核心,盛保熙立刻委請前益邦總經理張振棠現身說法:「益邦被併購以來,一顆藥都沒慢出,每年的投資計劃,也都如約履行。」面對GSK各高層的連番追問,盛保熙也都能有條不紊地,提出早已準備好的對應藍圖。

GSK態度逐漸轉變,保瑞也順利於2020年3月接手GSK加拿大廠展開組織再造,除了勤訪基層溝通外,更在短時間內,將該廠「GSK總公司製造部」的定位,改列為保瑞的直屬公司,讓工廠管理層從業務執行者,轉為對產品負責人,提升公司自主性。

疫情期間,GSK加拿大廠不只成為保瑞打入歐美的關鍵港口,更持續接下美國藥品新訂單,為保瑞創下歷史營收新高。陳世民樂觀表示,GSK加拿大廠快速的步入正軌,保瑞將快速壯大。

引外援、立公司,維繫集團效率

今年7月盛保熙透過整合伊甸生醫,成立子公司「保瑞生技」,此為保瑞生技接廠儀式。蘇義傑攝圖/今年7月盛保熙透過整合伊甸生醫,成立子公司「保瑞生技」,此為保瑞生技接廠儀式。蘇義傑攝

隨著集團快速成長,有效的組織重劃、引入外部結盟,也成為保瑞維繫業務效率的關鍵。

今年7月,保瑞繼續跨出大步,透過併購伊甸生醫,跨足大分子藥物代工領域。然而,大分子藥技術複雜度度,加上保瑞過去欠缺相關經驗,如何妥善發揮併購綜效,也成為一大挑戰。

為此,盛保熙透過整合伊甸生醫,成立子公司「保瑞生技」,專注在大分子藥業務。

同時,為了穩固資金,盛保熙也聯手親家—新光吳家旗下的台新健康基金,入股保瑞生技,並找上擁有全美第三大學名藥廠、被譽為台灣生技天王的趙宇天擔任保瑞生技董事。

陳世民不諱言,趙宇天豐富經驗,加上伊甸既有的高規格硬體設備,「保瑞如今在大分子藥代工的競爭力,絕對是台灣頂尖。」

童年時在和安行的耳濡目染,讓盛保熙開創了保瑞家庭文化,相互尊重的企業精神,加上縝密計畫,讓保瑞快速併購的同時,仍維持內部團結,最後,憑藉組織的調整、結盟,更讓保瑞帝國穩健前行,保瑞給台灣的併購啟示,還正繼續書寫。

保瑞近五年營收及獲利。蔣濬浩整理圖/保瑞近五年營收及獲利。蔣濬浩整理

保瑞藥業
 
董事長:盛保熙
創立時間:2007 年
資本額:6.8億
市值:162.4 億  
產品:藥品代工製造與經銷


延伸閱讀
數位專題
複製台積電模式 「疫苗世界盃」台灣怎麼玩
生技醫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