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吳統雄:旅行,只為一份悠閒

文 / 林美姿    
2004-03-25
瀏覽數 22,500+
吳統雄:旅行,只為一份悠閒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年出國七、八次,吳統雄覺得該紓解壓力了,就會出國旅行。「到哪裡無所謂,只要能脫離原來固定的生活就好,最重要的是一份心情,」職銜涵蓋各領域的吳統雄說。

想要一份悠閒,是他熱愛旅行的原因。和許多人不同,吳統雄享受每一趟逃離台灣的旅程,是從飛機關上艙門的那一刻起。「我很喜歡坐飛機,那是一段很享受的時光,沒有人可以動我的腦筋,飛機上的時間完全屬於自己,」吳統雄開朗地笑著說。

從資深會計師轉行從事顧問業,也擁有自己的事業,吳統雄只要人在台灣,總有排不完的約會,連中午睡個午覺,都有人打電話來向他請教,時間被切割得零零碎碎。但只要上了飛機,他就擁有完整的時間,想睡就睡,可以看書,可以看電影,做什麼都行,還有隨傳隨到的服務,讓他覺得很自由。

對吳統雄來說,旅行,是為了擺脫時間被別人占據,因此他自然不會參加一般的旅行團。從年輕時代開始,他就習慣自己安排行程,隨興地出國遊玩。

朋友滿天下的他,出國前會先打電話問問當地的朋友哪些地方有特色,選擇好地點,安排好交通和住宿後,再請朋友代訂或上網預訂當地晚上表演節目的票,然後就坐飛機飛過去了。

為了配合休閒的心情,他喜歡住在顏色淡雅、明亮有大片落地窗的度假飯店,或是具有歷史、古典風格的旅館,白天的行程在當地隨興安排,也許街上買個旅遊手冊,邊走邊決定;逛街看到有趣的小巷就彎進去;肚子餓了,任意挑家路旁的餐廳去試試,從未刻意要玩什麼,看什麼。

他印象裡最深刻的旅行,就是什麼事都不做。

四年前,他和企業界的高爾夫球隊——大蟲隊一同赴澳洲雪梨打球,團員準備返國時,一位企業家臨時起意,邀他留下來多住三天。兩人無所事事,出了旅館,搭上單軌電車,到一處碼頭公園,隨意坐在看台上看鴿子。

旅人不需身分,他們忘了工作,忘了煩惱,沐浴在溫煦的陽光下,一個下午隨風晃過,身上還留有太陽的餘溫。這份閒情逸致,兩人日後還回味無窮,有時也戲謔地互相調侃,當時身邊如果坐個美女,不是更有意思嗎?

隔天下午,他們又隨意跳上一艘剛好駛近的渡輪,一小時之後,到了一座小島的沙灘,翻了翻旅遊手冊,發現這是一個有名的上空度假海灘,「我們還東張西望找了老半天,結果只遠遠看到一個上空女郎,卻不好意思走過去,」六十三歲的吳統雄帶點頑皮的神情談起這段趣事。

悠閒,也是一種學習;悠閒,也有不同的情調。

走遍世界各地,他最推薦美國的紐奧良,因為它的浪漫。他最喜歡這城市的法國區(French Quarter),白天,他用寧靜的心,去逛古董街Royal Street或 Chartres Street。夜晚,跨過一條街,又是截然不同的風情。

波本街(Bourbon Street)上,音樂從一間間昏暗的爵士樂餐廳、脫衣酒吧中流洩而出,三五好友或把酒言歡,或翩翩起舞,老式建築的街頭,有藝人,有人潮,熱鬧總延燒到夜半時分。吳統雄常住在這條街上的旅館,即使不喝酒,不唱歌,他仍能輕易地融入這異國情調的浪漫。

另一個讓他流連忘返的地方是美國的拉斯維加斯。別人來享受賭博的快感,他來看人生百態。

吳統雄到這裡不碰賭桌,只是喜歡那種輕鬆的氣氛,任何時間起床都有飯吃,隨時有秀可以看,價格便宜,各式各樣的人有各種不同的故事。經過他多次的觀察,發現許多夫妻到這裡都會因為賭博而吵架,絕大多數都是太太罵先生,他只看過一次例外,是一位太太不肯下賭桌,先生氣得在一旁破口大罵。僅作旁觀者,他也能得到許多樂趣。

同樣是打高爾夫球,他覺得在國內打和到國外打,心情就是不同。

普吉島藍谷(BLUE CANYON)的高爾夫球之旅,是吳統雄最喜愛的短程旅行。不用惦記著下個行程,輕輕鬆鬆以球會友,節目安排是三部曲,五十歲之前,是上午打球、下午按摩、晚上卡拉OK;五十歲之後,晚上改為逛街、吃美食。一行五、六個人,儘管都有財力上最貴的夜總會,他們還是喜歡到海邊,擠在只比攤販好一點的小館子裡吃海鮮。就這樣過三、四天,「人生最大的享受就是如此,」他滿足地說。

閒散的旅行,紓解了壓力,在無形中,也是一種學習。從旅館、餐廳的服務,到各地景點的特色營造,增廣了吳統雄的見聞。當台中月眉育樂世界負責人楊天生請吳統雄擔任遊樂園初期規劃時的顧問,他很快就能進入狀況,「沒想到愛玩,對工作也是一種歷練,」他開心地說。

每次旅行歸來,行囊裡滿是美好的記憶:在北海道的鄉間,映入眼簾的是整片紫色薰衣草;火車從上海開往南京途中,無邊無盡的平原上搖曳著黃色的油菜花;在伊豆半島繽紛的櫻花樹下享受懷石料理;在安詳寧謐的密西西比河上搭船遊河……。

每次旅行歸來,渾身也更加充滿了活力。穿著輕鬆的POLO衫,在辦公室接著一通又一通的電話,「常旅行的人,格局就是不同,」吳統雄抽空又說了一句。看來不久之後,他又要背起行囊開始他的悠閒之旅了。

本文出自 2004 / 03 月號

第213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