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公投羅生門

文 / 洪蘭    
2004-03-04
瀏覽數 13,550+
公投羅生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公投是執政者的巧門,卻是全體人民的羅生門。說它是羅生門一點也不為過,若非如此,行政院為何要動用新台幣1億元的第二預備金,印刷九百萬份說帖寄到尋常百姓家?照說公投這麼重要的事,應該是正反意見鮮明,才要就決於人民,怎麼還要寫說明書或不停送解說團到國外去解釋?一個沒有爭議的題目何需公投?難道找不出更好的方式,去花這4億元的公投經費?很多人不解,舊政府時代勇於批評時政的清流學者,為何當官後,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不再為良心或真理,而只為政策辯護,不論這政策如何不堪。

對於這些疑惑,我不得不佩服美國心理學家早在五十年前就看透人的本性,提出「認知失調」的理論。他們發現人一旦做了決定,必須誓死維護自己的決定,不然就是承認自己不智,心理不平衡的日子是過不下去的。因此上自美國總統布希下至台灣中選會委員,一旦決定打仗或辦公投,必須誓死找出這個行動的理由。雖然明眼人都看出這是硬掰、強辯,但還是得信誓旦旦的去說服別人,以換得自己的良心安寧。夜闌人靜時,心中可能會有小小的聲音說,這件事錯了,但天一亮,又必須換上自信的面具,上立法院去說服老百姓辦一個沒有反對意見的公投。

其實,很多事不宜公投。百姓的行為不像我們想的那麼有理智,心理學實驗讓我們看到正直善良、有教養、有閱歷的國民,會做出殘忍,甚至致人於死的事。

1963年耶魯大學教授米爾格蘭(Stanley Milgram)登廣告以每小時4.5美元的報酬,吸引一批來自社會各經濟層,教育程度各異的中年人,到他實驗室做一個假的「記憶」研究。他要受試者「老師」唸一長串配對的字給另一個受試者「學生」聽,聽完後測驗。「學生」答錯時,「老師」以電擊懲罰,從十五伏特開始,每錯一次增加十五伏特,最高為四百五十伏特。但是到四百伏特時,儀器上貼著「危險,強烈電擊」的警告,最後兩個電擊開關則貼著骷髏頭。

雖然在真正的實驗室中並無「學生」,但在操作室的「老師」並不知道,透過麥克風的對答,他以為真的有人在那兒被電擊。實驗前,許多學者,包括四十名精神科醫生都認為人有是非判斷能力,尤其是已有社會經驗的中年人,不可能對一個無辜的陌生人下毒手,認為最多只有2%的人會如此做,想不到實驗結果發現有65%的受試者一路做到四百五十伏特電擊。

這個實驗震驚全球,人的服從性強過理智與良心,尤其東方的民族性更是馴良。所以領導者不可為一己之私,操作公投,利用善良老百姓的服從性,辜負全體人民對領導者的信賴。(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專欄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本文出自 2004 / 03 月號

第213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