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李雲寧:To lead people to lead himself

文 / 王一芝    
2004-03-18
瀏覽數 11,800+
李雲寧:To lead people to lead himself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去年,接任華航董事長滿四年的李雲寧和華航連續獲得國際飛安基金會頒發的「飛安終身成就獎」、運輸協會頒發的「運輸獎章」和「2003年卓越服務獎」三個獎項,更擺脫SARS陰霾,達成稅前新台幣16億元的獲利目標,成為國內、甚至是國際間復甦腳步最快的航空公司。李雲寧一向標榜無為而治的「超然領導」,績效逐漸浮現。

Q:你怎麼開始讀《老子》? 

A:我讀《老子》已經很久了。1980年,我到雅典參加國際飛安研討會,在旅館地下街書店看到《Super leadership》書,翻開第一頁卻發現講的竟是老子的思想,興奮地將它帶回,供航務處飛安室的同仁參考;最近在主管進階訓練中,我也跟同仁分享我讀《老子領導之道》的心得。

《Super leadership》書中有一句話說「To lead people to lead himself」(領導眾人,讓他們自我領導),其所述也就是無為而治的意思。

書中舉了一個例子,牽一匹馬到河邊,但如果牠硬是不肯低頭喝水,你也拿牠沒辦法,這就是老子說的「領導別人自我管理」。我一直希望能本著「無為而治」的理念教育飛行員,鼓勵他們自我管理,因此我們有一套「自我檢查系統」。

飛行員自我檢查有五個項目:第一知道你的飛機系統,第二知道你的環境(起飛機場、沿途氣象和目的地的天氣),第三瞭解你自己的身心狀況,第四知道你的團隊,第五是知道風險何在。

飛行員真的瞭解自己嗎?每半年才一次的飛行員體檢,兩個鐘頭就檢查完畢,心智狀況由誰來評估?所以我才想設計一個體適能的量表,包括身體和心理,讓飛行員自己評估。

我特地找了一個軟體公司,和他們合作在PDA(個人數位助理)裡放入這個自我檢查的量表,讓飛行員自己評估。除了飛機情況、環境、團隊外,自我良知的評估最為重要,當然這是完全保密的,飛行員只要報告整體風險值即可,如果風險太高,任務就交由其他人執行,增加飛行的安全性。

Q:你也在華航發起讀書會? 

A:要改造華航,一定要讓飛行員保持讀書習慣。

由於外面傳言,空軍飛行員的英文程度比較差,因此他們下定決心,利用每個星期二、四,定期聚會討論英文飛行技術手冊,甚至還整理了一些重要的守則,投影在黑板上,輪流翻譯,我也參與過,無形中塑造出讀書的風氣。

記得1995年7月,彼得‧聖吉的《第五項修練》剛出版,當時我在遠航擔任總經理,立刻請訓練組組長購買五十本,分送給每一位主管。我的理念是「再忙也要看書,再窮也要買書,再小氣也要送書」。

Q:你在遠航如何推動改革?回到華航又做了哪些努力? 

A:我是1970年考進華航從副機師開始做起,1992年滿六十歲退休後,馬上應聘到遠航擔任副總經理,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工作。

我在遠航最賺錢的一年,除了固定月薪外,還多發員工十個半月的年終獎金,是當時業界最高的,因為遠航當時的服務確實改善了。

我跟員工說,「改善服務品質的方法無他,就是加倍努力對客人好。」於是遠航員工穿著「遠航服務」的紅色背心,看到婦女抱著小孩,就主動幫她提手提箱;有老先生、老太太進來,就推輪椅去接他們。

剛開始,有人推辭說,「不用了,我坐復興。」但是服務人員也微笑回答,「沒關係,我送您去復興。」我認為你送他兩次後,第三次他一定會坐遠航。

我也請後方主管在週休二日時,到前線支援。櫃台員工看到連主管都到場幫忙,士氣自然就提高。台北試驗成功後,我們也慢慢推展到馬公、金門、台南和花蓮。

另外,由於松山機場地面的小石子容易損壞發動機,於是每個月1號早上八點鐘,我都帶領主管們,到機場撿石子,其他人則是在每天早上八點、下午四點各撿一次,儘管我已離開遠航,他們仍持續著撿石子的習慣。

2000年,我再度回到華航,我認為昨天考試及格,並不代表明天也是。於是上任後,重新審視飛行員的英語能力,也在模擬機上做嚴格的術科考試。就這樣,從八百多位機師中忍痛淘汰了一百八十七位。 

為落實FOQA(飛航品質保固系統),華航運用原本只用於空難發生後調查依據的黑盒子(飛航資料記錄器),分析記錄每個航班的飛行路線、機師表現,是否合乎標準範圍,藉此將飛機的異常事件降低。

除此之外,為了徹底找出飛安問題的癥結,華航也實行FORAS(飛航風險評估系統)、MORAS(維修作業風險評估系統)和GORAS(地勤作業風險評估系統),利用這些機制,將飛機異常現象輸入電腦,設法找出風險值,才能嚴格監控飛航安全。

Q:重返華航將近四年的時間,你交出什麼樣的成績單? 

A:我覺得這四年,上面給我很大的發展空間。第一,華航過去的人事全由空軍主宰,但我來了四年,空軍一樣也沒有管,政府的干預也愈來愈少了。第二,以往政府要華航開哪條航線,就算沒人坐,還是得開,但現在我們可以自主,根據市場需求增闢航線。第三,過去俞國華當行政院長時,為了平衡中美貿易逆差,訂了十架飛機,甚至連發動機都選好了,當時我在航務處任職,事前都不知道。但這一次,交通部長林陵三卻完全尊重華航的決定,也不給壓力。

這次的購機,我和總經理魏幸雄合作無間,為公司省了好幾十億。雖然去年歷經SARS來襲、美伊戰爭爆發,但是去年業務部相當爭氣,稅前獲利仍有16億4800萬元的成績,今年將挑戰30億元的目標。

本文出自 2004 / 03 月號

第213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