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江湖一點訣

文 / 嚴定暹    
2004-02-01
瀏覽數 19,550+
江湖一點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形勢勝過雄辯滔滔

漢高祖劉邦一統天下之後,一直想改立寵姬戚夫人之子劉如意為太子,呂后眼看自己的兒子——太子劉盈的地位受到嚴重威脅,大感惶恐,最後決定央求張良籌謀對策——「漢初三傑」之首,被劉邦推崇為「運籌策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的大策略家張良,原本不願意介入帝王家務事,禁不住呂后的再三央求,張良給來人呂澤(呂后的哥哥)的當頭棒喝是:「此不可以口舌爭」——張良要言不煩的點出「克敵制勝」的祕笈:「善用形勢」。

遇到心有定見、成見之人,即便是上窮碧落下黃泉的陳述事理,也很難打動他的心思!旋乾轉坤之道是:讓他體察形勢所在、大勢所趨,更進一步是「善用形勢以制約形勢中人」。

經過張良的指點,呂后終於邀得當時的社會賢達、劉邦一直想網羅為大臣的「商山四皓」擔任太子的老師。在一次宮廷的宴會中,當劉邦發現隨侍太子的四位老者竟是「商山四皓」,大感訝異;而當「商山四皓」表達將衷心效忠太子,劉邦除了期勉四老好好輔佐太子,竟無言以對!

宴會結束,四皓隨從太子,謝宴而出。高祖急召戚夫人至前,指著四皓的背影,不勝唏噓的告知:連自己都請不動的「商山四皓」已成為太子的賓客,「我本欲改立太子,無奈太子已得此四人為輔佐,羽翼已成,勢難再動了。」

不少大臣、乃至一起與劉邦打天下的親密戰友,雄辯滔滔,甚至以自己的生命相爭,以求保全太子劉盈的地位,劉邦都不為所動;然而,當看到「商山四皓」隨侍劉盈身邊,二話不說,劉邦立刻打消改立太子的念頭!劉邦這位赤手空拳打出一片天的帝王當然了然:「形勢比人強」,睿智的人豈會逆勢操作?

《孫子兵法》「始計篇」強調:「計利以聽,乃為之勢,以佐其外」——即使勝券在握,如何善用自己的優勢以「樹勢」,仍然極為重要。

二、權變法則

《孫子兵法》重視「樹勢」,並揭示了一項樹勢祕笈:「勢者、因利而制權」(始計篇)。

1995年年底,第三屆立法委員選舉結果:當時執政的國民黨由絕對多數降為八十五席的「邊際多數」(marginal majority);當時主要反對黨民進黨為五十四席,席次比率略有成長;而當時成立不到三年的新黨獲二十一席,不及民進黨席次的半數,乃是當時立法院總席次的八分之一強,是真正的少數黨,但是新黨喊出「實質少數、關鍵多數」的口號——新黨的二十一席若與國民黨聯盟,國民黨就成為絕對多數;新黨的二十一席若與民進黨聯手,也絕對能杯葛議事;在這樣的策略運用之下,區區二十一席的新黨在一百六十四席次的立法院中竟也舉足輕重,與國民黨、民進黨鼎足而立,新黨「以小搏大」的策略祕笈就是「因利而制權」——在自己的籌碼與客觀形勢的互動中析出自己的利基;就自己的利基權衡輕重利弊作最佳化的運用以樹勢。

三、化煞為權

「因利制權」這一個簡單道理的落實往往牽涉到當事人權變的智慧——能否清晰的認知自己利基所在以及如何在人文互動之中運用自己的利基。

美國的總統候選人在電視上進行公開辯論始於1960年甘迺迪與尼克森競選總統那一次,甘迺迪當時才四十幾歲,正值壯年,英俊瀟灑;年高的尼克森就以甘迺迪的年輕為攻擊重點,強調:「那麼年輕如何勝任美國這麼偉大的國家管理工作呢?」面對這樣的挑釁,甘迺迪當下指著自己的腦袋說:「做總統,靠的是頭皮以下,而不是靠頭皮以上。」做總統,白髮、黑髮、豈是重點?重點是頭皮以下裝的是什麼?這等跳脫攻擊、回歸正向思考的回應論讓甘迺迪贏得極大的喝采——藉對手挑起的議題,凸顯對手見識膚淺,而且彰顯自己優質的陽光形象,甘迺迪將敵人射來的利刃回饋敵人,「化煞為權」的祕笈也不過是:因利制權——體察人類心靈深處對光明良善的嚮往,將自己的特質與人類共同的期盼結合,當然輕而易舉地虜獲人心。

四、全方位布局

「戰國策」中有個寓言:一隻被老虎抓到的小狐狸很慎重的跟老虎說:「你不能吃我!我是上天派來的管理者,管理森林中所有的野獸!」老虎大怒:「怎麼可能?我才是森林之王啊!」

小狐狸告訴老虎:「若不信,請跟在我後面看,所有野獸看到我,都會跑掉。」

結果跟在狐狸身後的老虎發現:真的,森林裡的所有野獸一看到狐狸都害怕得四處奔逃,這隻狐狸沒騙我,牠真的是上天派來的森林管理者。於是老虎也轉頭落跑了(《戰國策》「楚策一」)。「有緣可以結為朋友」這是人人都可以接受的觀念;其實,「敵人」也是種種因緣聚合的結果,所以,敵我關係一旦成立,乃是雙方共成一個局,因此,彼此的利害很難截然劃分;也因此,敵我對峙之時,敵人的「利」未必不是我的「利」,敵人的「害」未必不是我的「害」,我的「利」不善用往往成為負擔,我的「害」巧為運用往往是反敗為勝的制勝點!什麼是「利」?什麼是「害」?豈是絕對?完全操之於當事人權衡運用的能力。

「狐假虎威」的寓言透露了一項紅塵奧祕:敵人可以要我的命、也可以是我的礪石、更可以用來作幫手、靠山、乃至於我的表演舞台,也可以成為最佳拍檔。「敵人」這個籌碼如何用,完全操之在我!

(作者為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研究員;專欄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