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群創董座洪進揚:別叫我金童!

外資投行出身的科技大外行,只花四年擦亮面板老廠
文 / 白育綸    
2022-06-28
瀏覽數 15,100+
群創董座洪進揚:別叫我金童!
圖/群創科技董事長洪進揚,帶領群創拖胎換骨。蘇義傑攝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出身外資券商、不懂科技的洪進揚,在鴻海創辦人郭台銘賞識下,成為面板業最年輕的董座。四年任期,他終結群創長達七個季度的虧損,去年更以575億元淨利,改寫歷史。笑說自己不是大家口中的「金童」,那麼,洪進揚是誰?  

全新改裝的捷運車廂打開,長達半截車廂的4K曲面螢幕上,海洋生物悠游旋轉;捷運西門站一角,精緻的影音牆,投放著五光十色、比人還高的畫面。這些引人入勝的新潮科技,背後是那個風雨暫歇的面板產業,和一群勇敢改變的人。 

那位走在前頭,帶領前行的人,是科技業一張清新、瀟灑的面孔,才要滿50歲的群創董事長洪進揚。 

站在捷運車廂內,洪進揚為了幫自家新產品造勢,戴上亮黃色皮卡丘的耳朵,勾著總經理楊柱祥的手「賣萌」,留下產業新聞裡難得可愛的鏡頭。 

洪進揚這番肉身搏取「眼球」,為的就是要讓外界看見:群創已經不一樣了。 

2021年,群創營收回到3501億元的高點,更重要的是,面板這個長久以來受到價量制約的產業,也能寫下毛利率26.1%、稅後淨利575億元的歷史佳績。公司收入擴大之餘,更靠著技術升級,為產業加值。洪進揚的努力,功不可沒。 

「不喘、不喘,一下子而已,」群創竹南廠的健身房內,《遠見》記者採訪的那天,為了拍照,洪進揚換上運動裝束,站上跑步機,輕鬆加速。在鎂光燈移開後,仍來了興致,停不下來,他笑說自己不是「裝年輕」,是當真跑得輕盈。 

關注科技產業,很難不發現這顆閃亮的新星。 

洪進揚的故事,還得從他身邊兩位貴人說起:已故的台泥集團董事長辜成允、鴻海創辦人郭台銘。

面板「小白」,率領群創脫胎換骨 

拋下「偶包」、從職涯談到產業技術、策略,洪進揚有著說話時,永遠直視對方雙眼的自信,讓人更難相信,在經營者多半來自電機背景的科技圈,不久前的他,還只是一介面板「小白」。 

攤開洪進揚的學經歷: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企管碩士畢業,在瑞士信貸、高盛證券各服務過五年。從研究助理做起,主攻資本市場中較冷門的傳統產業,卻能憑藉著獨到眼光、勤挖基本面,熟悉石化材料水泥等領域,幾次「神預言」漲跌,讓他獲得「水泥王子」的美譽。 

「就是冷灶熱燒的朝氣吧!」洪進揚在瑞信時的總經理、寬量國際董事長李鴻基回憶。那年台肥才剛民營化,正因為洪進揚分析精闢,能在幾百頁無聊的報告中,提出有趣的觀點,讓這家老公司,被老外看見,走向全球資本的舞台。 

「我那時候覺得自己很會分析、看局勢,就常常跑去找辜董(時任台泥董事長辜成允),一下子要他併華東、華南,一下子運距怎樣計算……,」洪進揚回想起當時理直氣壯的自己,也忍不住靦腆地笑了出來。 

辜成允看著這個「意見很多」的年輕人,索性叫洪進揚來台泥上班,「你那麼有『才調』(台語:能耐之意),與其在外面說,不如跳下來自己做做看!」儘管事隔十年,洪進揚仍清楚地記得,辜成允帶點激將法的這席話,帶給他的啟發。 

洪進揚直言,到台泥工作是很大的挑戰。一進到產業,他連採購、業務都不曾對口,甚至匯款的傳票怎麼開,都得從零學起,但也是那份辜董的信任,讓他感念至今。 

從此,洪進揚看似很「成功」的人生,掀起翻天覆地的變化。 

「第一年薪水,算一算,連我前一年在投行工作繳的稅都不夠,」洪進揚笑說,雖然怕老婆生氣,新的工作卻讓他甘之如飴。當時台泥傾力西進,洪進揚便有機會,跟著辜成允在全球投資、併購,打造一個橫跨兩岸的水泥帝國。 

離開台泥,奔向更「衝」的鴻海 

辜成允離世後,洪進揚不但沒回捧光鮮亮麗的外資金飯碗,反而不回頭地奔向了更「衝」的鴻海。 

「怎會想不開,來受震撼教育?」當台揚董事長謝其嘉在鴻海總部,與洪進揚巧遇時,忍不住虧他。謝其嘉比喻,在傳產業,大家至少都像紳仕一樣,客氣地討論,相較之下在秣馬厲兵,求快、求變的科技業,一有閃失,隨時都會被「郭董」洗臉。 

聽到這個,洪進揚不但不怕,反而更強烈的慕名而來,覺得非常新鮮獨特。 

洪進揚回憶,在鴻海擔任幕僚職時,銜命說服一家擁有技術、但無生產能力的公司與鴻海合作。幾度斡旋,雙方卻因換股比例,僵持不下。郭台銘一聽到,便當機立斷,改以兩家公司,分割中國與非中市場的方式,同時滿足雙方期待,解開難題的靈活與彈性,讓洪進揚印象深刻。  

如果說,是辜成允的一句話給了洪進揚改變的動力,那麼,是郭台銘教會他,任何的談判前,要先認識自己,讓洪進揚對組織管理,茅塞頓開。 

2018年,洪進揚被郭台銘派往群創,隻身上任董事長,成為面板業最年輕,也是首位財金背景的經營者。媒體形容是「華爾街金童」來帶兵,跌破眾人的眼鏡。 

身兼群創獨董的謝其嘉不諱言,四年前,當不懂科技的洪進揚,以鴻海集團協理之姿空降,要掌理這家員工多達五萬多人、連科技人都做到賠錢的公司,「說實在,我本來是要等著看好戲。」 

善用財務規劃,挖出集團小金雞 

金童下凡,擺在眼前的棋局,卻是四面楚歌。下行中的景氣,是國際間殺到見骨的面板報價,以及中、韓無止盡的瘋狂擴產。同年大同旗下的華映倒閉,群創身為台灣產能最大的面板廠之一,不得不吞下遙遙無盡的虧損。 

然而,事實證明,洪進揚半年內,就將產業研究得非常透徹,展現不凡。謝其嘉感嘆,現在來看,洪進揚、劉揚偉(鴻海董座)這些中生代,雖然在鴻海資歷不長,但能管理龐大的集團,做到「不掉棒」,能力果然無需質疑。 

而且,洪進揚也總是在想,如何可以發揮所學,將不一樣的管理思惟導入群創。 

例如,洪進揚上任以來,推動輪調,中高階主管必須在電視、資訊產品、行動裝置、車用四大部門短期歷練。過去部門間涇渭分明,甚至互相競爭,透過輪調讓資訊透明,建立團隊間的理解與信任。 

楊柱祥在面板業超過20年,經歷過多任經營者。他觀察,洪進揚十分有「打破穀倉」的精神,過去群創有不少專業領域扎實的「專才」,但產業面臨轉型,不只要單純改善良率、研發新品,更要思考策略,這時「通才」就顯得可貴。 

楊柱祥也認為,洪進揚有過跨產業、跨專業的經驗,有的是視野,與熟悉供應鏈的他相比,兩人則能十分完美地互補。 

又如,過去隱身在群創千億的營收中,規模較小、但應用特殊的產品,在擅長財務設計的洪進揚規劃下,一一邁向獨立的進程。除了生產醫療用X光機的睿生興櫃,孵成「小金雞」,還包含軟性Mini LED螢幕、車用顯示器的兩個子公司。 

在群創最慘的那段日子,洪進揚與楊柱祥為了招撫人心,甚至帶頭減薪。若是洪進揚還是身為「投資金童」,大概很難想像,為什麼為了團隊,自己忙活了半天、沒什麼疏失,卻得換來減薪15%的「懲罰」。 

從金融轉實業,體悟出經營哲學 

對今天的洪進揚而言,金融業的成就感,往往是數字極大化、追求短期績效,看月、季,連談一年都顯得遙不可及。而製造業的大部隊,不但得從長計議,團隊有時拚了命,卻只是單純地想做好一件事情,天性般的無私,最令他動容。 

洪進揚舉例,這回中國封城,同事為了找出貨的紙箱、膠帶,跑遍上海;工程師不眠不休,確保生產無虞,連人資總處長彭峻豪也為了送T-shirt進到閉環式生產的工廠裡,以支持不能回家的員工,煞費苦心。若在投行,他想的,就只是那條家裡的網路線到底通不通而已。 

「高大上的辦公室裡,人體工學的椅子雖然舒服,但每通電話、每個座位,對公司而言,只是一個成本與價碼,」洪進揚在換過一張又一張椅子後,終於悟出這番道理。 

2020年第三季開始,面板業終於在宅經濟發威下「解凍」,捱過漫漫長夜的群創,終結連續七個季度的虧損。漂亮的財報,讓洪進揚用實績證明自己的能耐,也改寫了群創五萬員工的命運。 

洪進揚自評,雖然做實業挑戰更大,但理念相同的一群人,真能一起創造一件事情,是與待在金融業無可比擬的人生體驗。 

「每次我看到新機會,Jim(指洪進揚)總是我第一個想找來上班的人。現在來看,好險他沒有一次聽話跟著我,」與洪進揚亦師亦友的李鴻基笑說,是他在每一個十字路口,都走向了那條人跡罕至的路,也因此造就了所有的不同。 

從捧著金飯碗的分析師、台泥國際的總經理,最後跟在郭台銘身邊,在群創,開出一片屬於自己的天地,洪進揚早已不再眷戀那些呼風喚雨的日子。在群創,用四年的時間,反覆訴說、驗證的,是團隊好不容易建立起的革命情感。 

洪進揚形容,像在海灘上,唯有一次又一次的推倒好不容易建立的沙堡,來證明,自己能做到的不只是comment(評論)而已。「所以別再叫我金童啦!」洪進揚笑開懷地說。 

 

--- 

洪進揚
出生:1972年(50歲)  
現職:群創光電董事長兼執行長  
學歷:中興大學企管系、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企管碩士  
經歷:瑞士信貸第一波士頓(CSFB)執行董事、高盛證券董事、台泥國際總經理、鴻海集團協理 

 

群創鴻海台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