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全球「最鴿派」央行!放手讓日圓急貶,日銀打什麼算盤?

雜誌原標為〈放手讓日圓急貶 日銀打什麼算盤?〉
文 / 許雅綿    
2022-06-27
瀏覽數 13,550+
全球「最鴿派」央行!放手讓日圓急貶,日銀打什麼算盤?
無視全球各國央行積極轉鷹、開始升息收回鈔票,日本央行堅持超寬鬆貨幣政策,放手讓日圓貶至20多年來的谷底。達志影像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全球各國央行態度轉鷹,積極升息抗通膨,但日本央行堅持超寬鬆貨幣政策,放手讓日圓狂貶,究竟打什麼算盤?

即便日圓匯價跌到谷底,日本央行(日銀)總裁黑田東彥仍逆勢與全球央行對作,堅守超低利率,更放手讓日圓大貶,究竟他有何盤算?

6月20日,臺灣銀行日圓現鈔賣出價,早盤一度見到0.2234(日圓兌新台幣匯價),持續探低。若同樣換新台幣5萬元,和今年3月8日高點0.2493相較,現在換匯可多換到2萬3252日圓,約新台幣5194元,匯差相當大。

關鍵因素,主要在於日本央行以「日圓貶值、創造出口」態度來救經濟。但許多投資人關心的是,日圓究竟有沒有反彈契機?期待下半年大開國境赴日旅遊消費的「哈日族」,又該如何換匯,才能換到最佳「甜蜜點」?

延伸閱讀

日圓創逾25年新低!哈日族如何聰明換匯?

今年來,日圓匯價一路下探,不少蓄勢待發赴日旅遊的觀光客樂翻天,但日本掌管匯率的日本央行(BOJ)總裁黑田東彥,卻面臨職涯最嚴峻挑戰。

無視全球各國央行積極轉鷹、開始升息收回鈔票的舉措,日本央行堅持超寬鬆的貨幣政策,放手讓日圓不斷下修,貶至20多年來的谷底,堪稱為現今全球「最鴿派」央行。

事實上,2013年黑田東彥上任以來,一直堅強捍衛「安倍經濟學」:讓日圓貶值創造出口,增加經濟成長。

然而,黑田現在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一方面要持續寬鬆、維持刺激經濟的力道;另方面也得管控日圓匯價下修幅度,以平抑飆升的進口物價,以及高漲的民怨。

他近日表示,企業「加薪」與「通膨」必須同時進行,這樣日本家庭才能容忍物價上漲的壓力。

只是,外界好奇,日本央行為何選在全球央行鷹派高漲的關鍵時刻,持續逆風而行、加碼貨幣寬鬆政策?

盼刺激出口、消費,救經濟

「這與日本過去失落30年的經濟有關!」台新銀行首席外匯策略師陳有忠一語道出箇中原由。

陳有忠指出,日本長期以來,受到通貨緊縮(核心消費者物價指數一直無法提升)的困擾。背後原因在於,日本是全球最老的國家,卻又不願開放移民、引進年輕勞動力,因此人口結構持續老化。

當老年人口相對勞動人口比例增加時,將導致產出減少,但消費卻未相對減少,造成總儲蓄率下降,經濟成長所需的資金不足,就會拖累整體經濟發展。經濟疲弱,就無法進一步刺激消費,這就是日本內需無法擴大的原因,也因此,日本只能藉由活絡觀光促進經濟成長。

然而,近年疫情衝擊觀光,讓日本經濟更加疲軟,無奈之餘,黑田東彥只能加大貨幣寬鬆力道、放手讓日圓貶值,希望藉此刺激出口與消費。

這也是為什麼幾乎全球央行都已逐步進入升息循環,日本卻仍逆向維持寬鬆、幾乎是全球最「鴿」央行的主因。

6月17日,日本央行在為期兩天的政策會議後,仍決議維持-0.1%短期基準利率,還打算將借貸成本保持在「目前或更低」的水平。

另一方面,從當今世界情勢來看,對日圓匯價相當不利。

貿易逆差擴大,日圓恐續弱

過去日本以貿易順差國引以為傲,但陳有忠分析,日本最大的出口國是中國,但日本聽從美國制裁中國,中日關係不佳,使得去年開始轉為貿易逆差,且仍在擴大。貿易攸關匯價,貿易逆差情勢下,日圓匯率不可能轉強。

此外,俄烏戰爭也凸顯日本地緣政治的脆弱,從地理位置看來,日本北有俄羅斯、西有北韓兩大「惡鄰」威脅其邊境安全,地緣情勢緊張,也牽動日圓匯價。

上述種種因素,在在顯示日圓貶值態勢,難以短期間改變。

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堅強捍衛「安倍經濟學」:讓日圓貶值創造出口,增加經濟成長。Flickr by Asian Development Bank圖/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堅強捍衛「安倍經濟學」:讓日圓貶值創造出口,增加經濟成長。Flickr by Asian Development Bank

雖然黑田東彥一再堅稱,日本央行將繼續堅定實施寬鬆政策,以確保經濟從疫情中復甦,但面對美國聯準會(Fed)的態度,市場認為美日貨幣政策鴻溝擴大,對日本經濟復甦是否有「意外變數」,恐怕是黑田東彥最大的考驗。

重啟國門,GDP與工資可望回升

「日本央行並未打算提振日圓。」滙豐環球私人銀行及財富管理亞洲區首席投資總監范卓雲觀察,黑田東彥已表明態度,若日圓波動不是太劇烈,弱勢日圓有利日本經濟,所以「短期仍維持弱勢」。今年第三季後,若美國升息力道逐步回落,才有利於日圓回穩。

瑞銀財富管理投資總監辦公室(CIO)分析,日圓走勢的關鍵在於日本央行何時會由鴿轉鷹。根據黑田東彥今年6月的最新談話,日本央行當前關注三大因素。第一、日本GDP(國內生產毛額)產出缺口縮小或改善;第二、工資和通膨預期進一步回升;第三、貿易條件改善。

此外,日本在6月重啟入境旅遊,瑞銀認為日本GDP與工資將進一步回升,下半年有望取得進展。在此背景下,即使日本央行不會馬上變得鷹派,也應該會逐步縮減寬鬆力道。

接下來的日圓匯價走勢,滙豐與瑞銀兩家外銀均預測,年底有機會回升至124日圓兌1美元(統計至6月20日,約134日圓兌1美元)。

由於日本央行尚未考慮退出寬鬆貨幣政策,與其他各國的利差將持續擴大,勢必使資金流向投資收益率較高的國家,短期內日圓仍遭逢貶值壓力。

 當前,全球主要央行一致邁向升息節奏,金融市場也因資金緊縮出現震盪。貨幣政策堅持鴿派的日本央行是否持續放任日圓走貶,仍有待觀察。

延伸閱讀
通貨膨脹升息外幣匯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