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揭開北榮院長陳威明的日常,是誰讓他急著想回家?

文 / 彭杏珠    攝影 / 蘇義傑
2022-06-11
瀏覽數 44,600+
揭開北榮院長陳威明的日常,是誰讓他急著想回家?
圖/台北榮總院長陳威明。蘇義傑攝
Line分享 articlefont

Omicron疫情肆虐,台北榮總院長陳威明既忙公務、看診、手術,還要做好防疫工作、調度同仁到自由廣場篩檢、幫兒童施打疫苗……,每天換下醫師袍時,都接近深夜了。但,只要回家看到可愛的小孫女,即便是瞧一眼沉睡中的她,「疲憊頓時消失無蹤。」

陳威明自己都沒想到,未滿週歲的孫女會成為他想快點結束工作、回家的動力。

北榮人說起今年元月16日就任的院長陳威明,既羨慕又不羨慕。「他從清晨到深夜的生活,不是人過的。當上院長公務繁忙,還要擠出時間看門診、幫病人開刀。我只有佩服,一點都不羨慕。」北榮一般病理科主任陳志學說。

延伸閱讀

病人是最好的老師!北榮院長陳威明拚成國際骨肉癌權威

同事雖不羨慕這種作息,卻很羨慕他幸福美滿的家庭。陳威明育有一子一女,就在院長辦公室的矮櫃上,放著一張全家福合照。陳威明說起一對兒女、媳婦,滿臉的欣喜。

媳婦葉采衢就讀陽明醫學系(現為陽明交大)期間,就獲得科技部大專學生研究計畫研究創作獎,畢業後拿到全額獎學金,到柏克萊、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攻讀碩士學位。還成為柏克萊工程學院150年來,首位代表畢業生致詞的台灣學生。

他的兒子也拿到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醫工學院的學位,專攻醫材設計策略,擬藉此協助台灣突破目前的臨床限制。雖然還是年輕的住院醫師,已將所學應用在北榮的許多臨床案例上,並協助團隊取得多項專利。

今年4月,當Omicron疫情開始爆發後,只要到北榮院長室的訪客,都會收到以北榮院徽為設計元素的口罩。不過,仔細一瞧,盒子背後有一行字引人好奇:「不具名旅居瑞典設計師無償設計」。鮮少人知道,這名設計者正是陳威明的愛女。

他深知醫生壓力龐大,當就讀北一女的女兒說,「爸爸,我不想考醫學系時,」陳威明振臂歡呼,她現已是瑞典知名設計公司的部門首席設計師。

一家五口個個都是人中龍鳳,難怪會羨煞不少北榮同事。

陳威明事親至孝,遙拜天際:來世再續母子緣!

其實,陳威明可以無後顧之憂、擁有今天的醫學成就,除了病人是他最好的老師,以及恩師、北榮前骨科部主任羅惠熙的教導外,他特別感謝生命中兩個重要的女人。

他的「急公好義」源於母親的身教言教。當上老師後,常跟學生分享媽媽做人處事的道理:「有量才有福」「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為人處事,不要與人交惡」……。

很多同仁、學生都知道陳威明事親至孝、母子情深。北榮骨腫瘤中心主任吳博貴分享一段往事。

有一次,大伙去宜蘭爬山溯溪,威明公(同仁對前輩的尊稱)正與師母聊天,突然,住在台南六甲的大哥來電,僅聽到一句「媽媽,她現在……」就斷訊了,他非常忐忑不安,眾人小跑步到處尋找有訊號的地方,緊張情緒維持近一小時之久,「我只記得威明公一直問我,有沒有格(訊號)、有沒有格,」吳博貴說,最後終於通上電話,威明公的大哥回覆說媽媽血壓突然掉下來,送醫後穩定了,我們兩個師徒興奮地跳入溪水中。

其實,陳威明30歲就開始冒白髮,由於母親擔憂他當醫師操勞、時常提醒注意身體,為避免讓其煩心,偷偷染了頭髮。直至2008年7月母親辭世,才丟棄染髮劑。此時,北榮的同事、病患才赫然發現:原來威明公早就白髮蒼蒼了!

至今,他對母親的思念,全寫在辦公室電腦螢幕下的一張相片上。每當看完診、開完手術,回到院長室,陳威明打開電腦看資料、批公文時,彷彿慈母就在一旁相伴。

這是他2001年帶家人到馬來西亞旅遊留下的合影。當時,他的母親長年為疾病所苦,每六小時要洗一次腎,由於登機已延誤一段時間,擔心母親身體出問題,趕緊拜託空姐幫忙,「她們很快騰出更衣間讓我使用,很謝謝馬來西亞航空的貼心服務,這段故事還被刊登在航空公司的刊物上,」陳威明語帶感恩。

2009年5月,陳媽媽過世後的第一個母親節,他刻意帶家人重遊馬來西亞,並下榻先前的飯店,探訪母親曾住過的房間,恍如隔世、卻依稀聽到當時她爽朗的笑聲;甚至在攀登台灣的「武陵四秀」時,陳威明於山頂遙拜天際、心中默禱:母親,來世再續母子緣,一路好走!

陽明班對結為連理,林佩玉是一生的摯愛

儘管時光流逝,卻無法帶走他的「失恃之痛」,陳威明想領養一條狗,為家中增添點熱鬧氣氛。原先設定想要養牧羊犬,到了建國花市時,突然有隻「非純種」的米克斯瞪着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看著他,詢問之下,才知道這隻狗已被退回好幾次了。原來,台灣民間習俗,有此一說:「養白腳蹄的狗,會帶來不吉利」。

或許,這一切都是緣分!陳威明毫不猶豫認養了這隻貌似「小鹿斑比」的流浪狗,至今,「斑比」已陪伴家人度過了14個春夏秋冬。相機裡更完整紀錄牠從小到老的成長足跡:旭日初昇、夕陽低垂、櫻花樹下、濺滿一身浪花的斑比……。

曾有路人看到斑比的「白腳蹄」時,皺著眉頭問:你為何要養這隻狗?「不然要讓牠死掉嗎?」這就是陳威明最直覺的反應,就像義無反顧救治病患一樣。

「斑比」陪伴陳威明走過14個春夏秋冬,逐漸撫平其「失恃之痛」。陳威明提供圖/「斑比」陪伴陳威明走過14個春夏秋冬,逐漸撫平其「失恃之痛」。陳威明提供

延伸閱讀

被判定截肢的紐西蘭國王來台求救,誰保住了他的腿?

不知不覺中,依偎在身旁的斑比已經14歲零2個月大了,相當於80幾歲的老人,活動力衰退,器官退化,常滴尿在地板上,他總是要跟著「狗」屁股、沿路擦拭,「寵溺之情」不言而喻。

從小,母親的教誨已深植在陳威明的DNA裡,而就讀陽明醫學系的同班同學、結為連理的林佩玉,更是他一生的摯愛。

陽明醫學系一、二年級時,酷愛登山、釣魚的他課業表現普通,但林佩玉很用功上進、成績優異,「我開始和她交往以後,自覺應該奮發圖強,否則會很丟臉……,」他爽朗大笑、回憶青春歲月。 

在校時的林佩玉是陳威明的小老師跟副班代;現在則是他的最佳伴侶。數十年來,每當三更半夜回到家時,桌上總有一碗熱騰騰的麵等著他,連白內障都是太太親手開的刀。

北榮眼科醫師林佩玉是陳威明最佳的伴侶、一生的摯愛。陳威明提供圖/北榮眼科醫師林佩玉是陳威明最佳的伴侶、一生的摯愛。陳威明提供

陳威明擁有「台南」「台北」兩個故鄉

去年10月,陳家迎來新的生命。每天清早到醫院前,他一定會看看孫女,回家如果還未入睡,也很想抱抱她。手機裡,除斑比、過往登山拍攝的照片,現在幾乎都是孫女的視頻與相片了,「看看孫女很療癒,成為我想快一點結束工作,回家的動力,」陳威明嘴角揚起「阿公」的慈祥微笑、難得放鬆地閒話家常。 

他拿起一張寓意深長的照片說,這是三年前的母親節,我帶著高齡90幾歲的岳父、80多歲岳母出遊,拍下「斑比」尾隨在後的背影照片,還特意加上一行字:祝偉大的母親,母親節快樂,母親在的地方就是故鄉。

陳威明拍下「斑比」尾隨岳父、岳母的背影照片,寓意深長。陳威明提供圖/陳威明拍下「斑比」尾隨岳父、岳母的背影照片,寓意深長。陳威明提供

來自台南六甲的陳威明,從就讀建中、陽明醫學系到北榮服務,一直居住在台北。婚後接來岳父、岳母同住,現已是四代同堂、和樂融融的家庭。不管是出生地的「台南」、還是行醫的「台北」,都是他永遠的故鄉。

延伸閱讀
醫生醫護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