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大陸半導體產業進入盤整期

文 / 江逸之    
2003-12-01
瀏覽數 17,750+
大陸半導體產業進入盤整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隨台積電、聯電在10月底法人說明會中,樂觀宣布晶圓廠產能利用率一舉突破九成,立刻為低迷已久的半導體景氣注入一劑強心針。

場景移到海峽彼岸的上海張江高科技園區;走過前兩年的激情投資,今年大陸半導體產業進入營運驗收階段,經營績效好壞立見。

為了迎接這一波晶圓代工的強勁需求,中芯國際私募6億3000萬美元,換股收購天津的摩托羅拉晶圓廠。

而附近的上海貝嶺半導體也與華虹NEC合資構建8吋晶圓廠,「訂單接不完,必須要加快建晶圓廠,」貝嶺技術開發部副總經理詹思誠笑著說。

但是,與貝嶺一牆之隔的泰隆半導體,卻是一幅人去樓空的景象。三年前,來自台灣的泰隆董事長聶平海(台灣愛德萬總經理)風風光光宣布在張江建廠;三年後只留下空蕩的廠房與上億元人民幣的債務,也為大陸半導體的盲目投資熱潮敲響警鐘。「關鍵是後續投資與技術引進沒有跟上,」一位半導體業者分析。

聶平海是銷售晶片測試設備出身,沒有經營過半導體封測業,國際資本對泰隆信心不足。「泰隆的擱淺證明經營半導體企業的難度,資金的支撐、市場與技術掌握度缺一不可,」安森美半導體(ON Semiconductor)中國區總裁張帆指出。晶圓代工業是一個資本與技術密集的行業,以一條8吋的晶片生產線(0.25~0.18微米)則要10多億美元,12吋的晶圓廠動輒超過30億美元。

業者必須要隨時保持技術領先與填滿產能,才可能獲利。

在鋪天蓋地的投資狂潮下(截至2003年6月這三年間,大陸半導體產業合同投資金額高達1250億人民幣,其中450億完成投資),一座座的晶圓廠矗立在科學園區內,也產生一個弔詭的現象:2003年上半年,上海地區十一家晶圓代工廠中,僅有兩家獲利,而且低階製程遠比高階製程賺錢。

「大陸晶圓廠賺錢的都是6吋以下的小廠,而不是大廠,」上海華邦總經理張致遠觀察,業者即便戰勝了資金到位的問題,還必須面對上游IC設計業訂單不足的窘境。

大陸半導體的產業供應鏈,最大斷層在上游的IC設計能力。市場需求雖龐大(2002年市場規模1779億人民幣),但超過七成靠進口,國際大廠訂單是大陸晶圓廠的衣食父母。

大陸IC設計公司技術含量低、投片量少,無法餵飽一座12吋廠。據賽迪顧問統計,2002年大陸IC設計業產值為21億6000萬人民幣,四百多家的大陸IC設計業者總營收,遠不如聯發科技一家公司營收。

從量變到質變

在中國政府全力發展半導體產業時,半導體產能過剩的隱憂也浮上檯面,連台積電董事長也公開表示,大陸將是下一波半導體景氣轉壞的元兇。

2004年,大陸晶圓廠將轉入肉搏戰,和艦等晶圓廠也會正式加入晶圓代工市場,「明年至少會有四條8吋晶圓生產線量產,」智芯科技副總經理楊裕興擔心,產能過剩的深水炸彈一觸即發。

在這一波全球半導體景氣反轉之際,大陸的半導體業者也開始發生「質」的轉變。最近一季,中芯的晶圓代工ASP(每片價格)調高超過五成,「這是中國前所未有的改變,代表大陸晶圓廠產能,不用再以低價苦苦哀求訂單,」揚智電子中國區總經理修俊良分析,因此晶圓廠更有資源研發先進的製程,與世界晶圓代工大廠一較長短。

面臨大陸半導體公司積極搶單,聯電執行長胡國強並不擔心。他分析,大陸業者為了搶單,壓低價格,多數公司並不賺錢,在先進製程部分也落後台灣晶圓廠很多。

根據賽迪顧問統計,中國的消費電子產品對半導體的需求依然保持旺盛的成長;其中DVD播放機、數位電視與數位相機等數位消費電子產品尤為突出。另外,來自電腦周邊設備市場及IC卡、汽車電子等新興市場增長,「短期內晶圓廠產能過剩,長期就要看消費電子產品的爆發力,」漢能投資集團董事長陳宏樂觀地說。

張致遠並不擔心中芯、宏力等廠商的衝擊,「反而應該關注日韓大廠登陸,吃掉大陸的半導體資源。」

最近一年,日韓大廠對於大陸晶圓廠動作頻頻。在產能裝備戰方面,大陸晶圓廠扮演著關鍵第三者角色。年初,日本爾必達公司(Elpida Memory)與中芯建立代工合作關係。連急需產能的南韓海力士(Hynix)也與宏力一拍即合,授權宏力代工DRAM,合力擴充12吋廠的產能。

在半導體景氣復甦之際,大陸業者卻面臨嚴酷的國際競爭環境。工廠大家都會蓋,但是如何營運卻是大問題。「現在園區內已經沒有新的晶圓廠進駐,大家都在觀望誰會倒?誰會賺錢?」詹思誠望著一望無際的張江園區,點出大陸晶圓廠的挑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