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隨緣自在

文 / 嚴定暹    
2003-12-01
瀏覽數 13,650+
隨緣自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談笑用兵、強虜灰飛煙滅

前美國總統柯林頓主政期間,參眾兩院被共和黨攻陷,新科眾議院議長金瑞契(Gingrich)乃共和黨籍,與柯林頓一向不和,金瑞契母親凱瑟琳接受CBS(美國哥倫比亞電視網)華裔新聞名主播宗毓華的訪問,宗毓華問金瑞契老太太:「有沒有聽過金瑞契對希拉蕊的看法?」

金瑞契老太太說:「有,但不能說!」

宗毓華說:「你為何不悄悄小聲告訴我,只有我和你知道而已!」

金瑞契老太太附耳告訴宗毓華:「She is a bitch。」(《聯合報》譯「婊子」、《中國時報》譯「悍婦」、《中央日報》譯「賤人」)結果宗毓華竟然將這段訪問播出。

面對這等評價,希拉蕊,這位當時美國的第一夫人如何處置?她親筆寫一封信,邀請金瑞契母子訪問白宮,並且親自帶領金瑞契老太太參觀白宮。她讓全國人民自己評論,希拉蕊像不像「bitch」!

希拉蕊記錄身為美國第一夫人歲月的回憶錄《活出歷史》上市一個月後,銷售突破一百萬本,對於出版這本書的出版社而言是大好消息;但是對於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政論節目主持人卡爾森而言,不僅不太好笑,而且根本笑不出來!因為卡爾森曾經在節目中公開宣稱:如果希拉蕊的回憶錄賣出一百萬本,他就把自己的鞋子吃下去!面對老天爺跟他開的大玩笑,卡爾森表示:「一定會兌現諾言,只是還沒想出來要怎麼吃?」希拉蕊也不客氣地回應:她很好奇卡爾森要怎麼吃他的鞋子?以及卡爾森要吃什麼樣的鞋子?是拖鞋還是皮鞋?結局是,希拉蕊真的找上門去,推著一輛餐車進攝影棚,餐車上面放了一只鞋,大家正等著看卡爾森如何收場,希拉蕊卻笑嘻嘻地拿出刀子,將鞋切開,原來是巧克力蛋糕做的鞋子,卡爾森也不食言,當下就和現場人員分享了這只「鞋子」。

希拉蕊這樣的作法已不是處置得宜,而是「出神入化」,化「bitch」為第一夫人,化受害者為最大贏家,化敵為友,使敵人不得、也無法再與她為敵!希拉蕊雖然是美國人,可真通達孟子所說:「大而化之之謂聖」的道理!也以行動落實了《孫子兵法》所揭示:「因敵變化而取勝之謂神」(虛實)。

二、隨機處理,狀況決定策略

「克敵制勝」是戰爭的終極目標。戰爭的目的就是求勝,連亞聖孟子都強調:「君子有不戰,戰必勝」,真正偉大的將領都明白:戰爭是一種藝術,與敵人對峙更是藝術;可以贏得很慘烈,也可以贏得很漂亮,更可以贏得很精采。運用之妙,恆存乎人。

紅塵之中,部屬、員工可以有資格的限制,朋友也有選擇的空間,只有敵人無法設限。「慎擇敵」固然是一種自我期許、自我砥礪,只是,「可敬的對手」終究是可遇而不可求,會遇到什麼樣的敵人?真真是無法預知。重點是,無論遇到什麼樣的敵人,清清楚楚知道,自己的對手是個什麼樣的人。絕不高估敵人、也絕不輕敵;同時也清清楚楚知道,自己的人格、風範是在什麼位置。「與狼共舞」時,不但能「克敵制勝」,同時也清清楚楚,不讓自己向下沈淪為「狼」,這就是《孫子兵法》所揭示:「因敵變化而取勝之謂神」的精義。

「用兵如神」的祕笈是「現實取向」,隨機處理,就地取材以造勢。就是「孫子兵法」所強調:「善戰者求之於勢而不責於人,故能責人任勢」(善於作戰的人完全是運用形勢取勝,而不是要求人的配合)。因為形勢比人強,自己與對手都無法脫離形勢的制約,所以善戰之人必是放眼當前;就自己所面對的敵人、當前的客觀形勢、自己的優勢、劣勢以籌謀因應之策。這就是美國國務卿鮑爾的「鮑爾原則」之一,狀況決定策略(取材於《鮑爾風範——迎戰變局的領導智慧與勇氣》麥格羅.希爾出版社2002年7月出版)。瞭然「當前的狀況是應變策略的基準」,並且知所運用,眼前種種都可以成為制勝的籌碼、眼前種種都可以運用以營造有利自己的情勢,包括「自己的劣勢」「當前的敵人」,都是可資運用的籌碼;拙劣的敵人更是凸顯自己風範的最佳舞台!

隨緣自在——清清楚楚知道自己身處何種形勢,思考、規劃不脫離當前的主、客觀形勢,看來不僅是修行法門,更是兵法祕笈!

三、江湖一點訣

韓劇「明成皇后」第九十集,劇中主要配角之一的趙太后,臨終之時,以她居住深宮七十二年,歷經無數次權力的競逐與挑戰的經驗,說出:「權力這個玩意兒絕對不可以任人左右、任人操控的;權力是要像流水一樣,如果想要一把抓住,權力就會從手指間流失;權力是要像流水一樣用容器裝起來,然後依照容器的形狀自然形成權力。」趙太后真是權力競逐場的高手,以最淺近的譬喻,道出權力競逐的箇中三昧,也以淺近的譬喻,道出競爭制勝的基本——順勢以造勢,也就是「孫子兵法」所強調:「善戰者求之於勢而不責於人,故能責人任勢」。

相同的遭遇卻有不同的福分,不是命定,而是當下的智慧:放眼當前——懂得與當前的形勢相容,並且善用當前的形勢以造勢,自可旋乾轉坤、反敗為勝。 (作者為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研究員;專欄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本文出自 2003 / 12 月號

第210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