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俄國首富束手就擒

文 / 裴凡強    
2003-12-01
瀏覽數 12,700+
俄國首富束手就擒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月25日,俄國以鎮壓車臣叛軍的大陣仗,趁拒絕出庭的俄國「尤科斯」石油公司總裁霍多爾科夫斯基的私人飛機,在新西伯利亞機場加油時,加以逮捕。理由是洋洋灑灑的逃漏稅詐騙、逃稅、偽造公文、利用欺騙手段給別人造成財產損失、侵占財產和拒不執行法院判決等多項大罪名。這項舉動,看似迅雷不及掩耳,且似乎籌策已久,但立即受到美、德、英等國的高度關切,英國一位觀察員甚至認為,此舉是普京的「潘朵拉寶盒」,德國則對1990年代俄國盧布大跌拖累馬克的往事,餘悸猶存。霍多爾科夫斯基被捕後的第一次開盤——10月27日,英國的BBC(英國廣播公司)以「黑色星期一」來形容俄國股市的情形。

俄國「國家杜馬」(下議會)於12月舉行大選,而總統寶座也將「決戰2004」,以普京的聰明才智,為什麼選在此敏感時刻對《富比士》雜誌上名列前茅的富豪下手?

殷鑑不遠

一小部分人趁前蘇聯解體前後那段混亂時間崛起,他們是共產主義垮台的真正受益者,俄國人稱他們為「新俄羅斯人」。在前總統葉爾欽時代,這些紅頂商人在商場上翻雲覆雨。而在口袋麥克、麥克後,觸角自然而然的會伸向政治,資助自己的人馬競選或企圖以自己富可敵國的財力,試圖影響國家大政方針,從而令自己的利益更鞏固。

不過,這也許在葉爾欽時代行得通,但是普京卻不買帳。在2000年俄國總統大選時,俄羅斯七大金融寡頭中的金融大亨古辛斯基支持共產黨的候選人,在普京就職總統後約一個月,就遭「秋後算帳」,以詐騙國家財產之罪遭起訴,最後只得流亡以色列;無獨有偶的是,當初鼎力相助普京競選總統的傳媒鉅子別列佐夫斯基,也因自認為是「功臣」,意圖使普京聆聽自己的「高見」,結果被普京逐出國門。而其他寡頭,也曾經分別因為類似罪名遭起訴。因此,這已經不是普京第一次修理財閥了。不同的是,這次的影響更加深遠。

普京的一步棋

儘管普京在俄國的聲望居高不下,但是在選前「他還是有危機感」,政大俄羅斯研究所所長王定士說,「而且逮捕霍多爾科夫斯基是經過審慎評估的」。在逮捕前,普京的手下已主導通過「箝制輿論法案」,並且是針對總統大選,任何媒體都不能對於選情評估或預測;此外,在西伯利亞輸油管經過地區,霍多爾科夫斯基的聲勢非常大,因為他提供了許多就業機會,且善於利用各類型文宣,除公開支持反對黨外,霍多爾科夫斯基將推出候選人競選議員,從而控制國會,掌握總理的認命權已是甚囂塵上,「普京對於勝選應該有把握」,王定士強調,「但是若沒有掌控國會多數,施政就困難,而葉爾欽就是因為如此,使他當年焦頭爛額」。因此,普京記取教訓,在國家杜馬的選舉勢在必得,而霍多爾科夫斯基也可望在選舉後「交保」。

普京這次出手,雖然一度造成俄國境內嚴重的金融問題,但是除了立即化險為夷外,絕大多數人民支持普京「打老虎」,對於處於貧困環境下的俄國人民來說,普京一句「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不論他口袋有多少錢」的確大快人心,並且成功營造出為民除害的正面形象,姑且不論普京的真正動機如何。

在這次的事件中,克里姆林宮內部的鬥爭也宣告塵埃落定,以普京為首的「聖彼得堡」派將葉爾欽時代碩果僅存的「遺老」——總理卡司雅諾夫及幕僚長瓦羅申逼走,完成「大一統」。但是,西方國家及投資人卻懷疑俄國未來的自由經濟是否會遭到破壞,普京一再重申過往公用事業民營化過程將不會中斷;霸菱資產管理公司投資經理人也認為「普京的成功建立在俄羅斯的公共團體基礎上,即允許企業自由發展,他將不會就此犧牲辛苦經營的成就。」

尤科斯石油公司在合併西伯利亞石油公司後,已經是世界第四大石油公司,並且在今年4月底胡錦濤訪問俄國時,簽訂了「安大線」輸油管線的合同,不過俄方其後卻一直原地踏步,甚至還以輸油管將影響貝加爾湖周邊生態的環保訴求拖延修築管線,或許當時普京對於將逮捕霍多爾科夫斯基已經心裡有譜。不過中俄輸油管也不見得將「有疾而終」,「因為對於俄國來說不能失去戰略伙伴中共,否則只能任老美宰割」,王定士分析,「而且這也是玩弄日本的手法,使得求油若渴的日本,不斷投入資金在建造另一條管線上」。

美國曾因為這次事件抨擊普京,而克里姆林宮則不干示弱批評美國「干涉內政」。當一切還餘波盪漾時,曾揚言要散盡家產拉美國總統布希下馬的羅馬尼亞富商索羅斯,他位在莫斯科的辦公室因「未繳納房租」遭查封,可見普京手腕之靈活,做順水人情緩和美、俄間的齟齬;舉手之勞討好小布希,同時也避免哪天索羅斯也要「拉自己下馬」。

王定士認為這次的事件及其他因之而起的風風雨雨將在來年3月,俄國總統大選後落幕,俄國《消息報》則認為普京的第二任期早已「提前開始」,並有可能以類似中共的方式,限制「商人干政」。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