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委員會作用何在?

文 / 洪蘭    
2003-11-01
瀏覽數 19,150+
委員會作用何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最近出國去開會,順便想找些新人來加入我們的研究團隊,想不到我中意的人都不願意回國,除了認為法令跟不上時代,使研究者綁手綁腳之外,有一個理由竟然是台灣的會議太多,占去做研究的時間。回到旅館後,我靜下來想一想,會議的確多了些,在SARS時,許多會議都被取消,突然之間,每個人都覺得時間多了許多。有人說「日本人稅多,中國人會多」,仔細想來,此話不虛,很多會其實可以不開的,只要行政首長肯負責任,不要弄許多委員會去分攤責任,大家就可以節省很多時間。

委員會可以說是中國現代政治的精華,任何事,不論大小,都組個委員會。委員們的建議有沒有形成決議,委員們都不知道,但是最後通知書出去時,是某某委員會的圓章,將來追究責任起來,首長雙手一攤,「我不知道,這是委員會的決議,與我無關,我『尊重』委員會的決議」,把自己的職責立刻降到公僕地位,好像只是執行者而已。但是委員會決議如果不符合「上面」意思,那麼這個會就會一開再開,開到上面滿意為止,反正委員會是個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不像人是個有血有肉的形體,群眾可以追著打。只要是人的決定,冤有頭、債有主,責任推不掉,委員會的妙用就像羅馬的凱撒大帝被刺時,一人一刀,每個人都有份,責任分攤了就沒有事,所以台灣的會就愈開愈多,人也愈來愈忙,生命也愈來愈虛擲了。

寫《圍城》的錢鍾書曾經對中國的會下過一個定義,非常得好。他說:「邀些不三不四的閒人,談些不痛不癢的廢話,花些不明不白的冤錢」,中國的官若是肯負責,我們也不會到今天這個地步。很早以前,在美國博物館看到一塊長城的城磚,這塊磚兩千年了,還完完整整,磚的背面刻有「某保某甲某里某戶製作,某某監製」,責任的歸屬刻得非常清楚,做壞了,不但製磚者要斬首,連監製者也連坐,所以在沒有鋼筋水泥的古代,一塊磚可以抵擋塞外風沙千百年而不壞,這是負責任的結果。

外國的工匠也常在作品底部刻上自己的姓名縮寫,表示負責,這種對自己決策負責,為自己作品感到驕傲的敬業精神,現在已經愈來愈看不到了。

街上鑼鼓喧天,又在抗爭。目前愈來愈多的自力救濟,難道不是這種肩膀無擔當,以會養會,責任分攤的結果?當我們遇事不知該找誰理論,如果不願無語問蒼天,就只好頭綁白布條上街頭,不然「委員會」怎麼會出面給你一個答覆呢?

(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專欄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