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學習型台灣」

文 / 高希均    
2003-10-01
瀏覽數 18,600+
「學習型台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學習」才會贏

二十一世紀初的台灣,願景既模糊,前景又不定。對岸有中國大陸的急速興起,島內則有國家認同的錯亂,外有全球化帶來的劇烈衝擊。雪上加霜的是,今天的台灣,經濟實力在走下坡,教育品質在走下坡,社會安定在走下坡,政治改革更在走下坡。隨之而來的當然是:投資減少、失業增加、貧富擴大、人心不安。

三年前面對台灣社會的沈淪,我提出了「讀一流書、做一流人、建一流社會」的理念。年初又與企業界及學術界共同強調執行力的重要——沒有執行力,那來競爭力?

近月來又再細讀彼得.聖吉(Peter M. Senge)的著作《第五項修練》,以及二冊「實踐篇」,我終於笨拙地發現:台灣各界此刻最需要的就是「學習型組織」(learning organization)。儘管他的理念與實踐,主要是用在美國的企業,但一樣可用於政府部門。

學習「學習型組織」,是一種上進的態度、一種科學的方法、一種理性的執著;不涉及到黨派立場或意識型態,因此應當立刻被我們政府、企業、學校等機構所擁抱。如果「愛拚才會贏」,是反映傳統的「匹夫之勇」;那麼「學習才會贏」,是凸顯現代的「知識之美」。

(二)去除七個學習盲點

把「學習型組織」用到企業及其他機構,是麻省理工學院史隆管理學院「組織學習中心」主持人彼得.聖吉及他的團隊所做的突破性貢獻。他的成名作《第五項修練》是在討論學習型組織的藝術與實務,被《哈佛企管評論》評為「最具影響力的管理著作」,中文版已由「天下文化」出版。我們所鼓吹的「學習型台灣」,其基本理念與架構主要來自「第五項修練」。

為什麼「天下文化」與《遠見》要在此刻做這樣的鼓吹?因為分配政府資源的、分散人民注意力的、分化社會共識的、分裂國家認同的,這些原因與毛病,難以置信的全都出現在這本書中的第一部:「全面檢驗你的組織」。

要「學習」就要先去除「學習盲點(或障礙)」。彼得.聖吉寫得好:「學習盲點對孩童是悲劇,對組織是致命。」他提出的這七個盲點,居然直指台灣企業再造的痛處,以及當前各種施政上的缺陷。

(1)本位主義。

(2)歸罪別人。

(3)缺乏整體思考的行動。

(4)專注於個別事件。

(5)對緩慢而來的致命威脅視而不見。

(6)經驗學習的局限性。

(7)高估管理團隊的效率。

思考當前公共政策領域中的重大問題:教改爭論、兩岸直航、貧富差距、失業困境、國家認同、企業出走、財政赤字、銀行呆帳、利益輸送……,全是因為犯了上述的一個或數個盲點:如本位主義、歸罪別人、高估管理團隊效率。因此,參與學習型組織,學習者就必先要克服與修正這些習慣性的智障。

(三)五項修練

彼得.聖吉所提出的五項修練,就是構建學習型組織的五項能力。「能力」也被稱為「修練」(discipline),代表在組織中的個人與團隊要終身去學習與去實踐。五項修練彼此影響,但第五項系統思考的修練最為重要,列舉如下:

(1)追求自我超越(Personal Mastery)。

(2)改善心智模式(Mental Models)。

(3)建立共同願景(Shared Vision)。

(4)參與團隊學習(Team Learning)。

(5)推動系統思考(Systems Thinking)。

對這五項修練的詳細討論,請參閱《遠見》雜誌11月號的專刊。

要深化這些修練,當事人必須要經過組織的學習與訓練:全心的投入、行為的改進、相互的激勵、團體的演練。

(四)台灣的進步之鑰

如果我們把任何一項修練與台灣的現實相對照,就立刻發現,「學習型台灣」正是解決問題的好處方。

如果組織中的領導人(從政府首長、民意代表及企業領袖)在追求「自我超越」或能夠改善「心智模式」,台灣社會怎麼可能會出現這麼多沒有政績與沒有業績的組織?怎麼可能在台灣會出現這麼多的自私、好鬥、作秀、犧牲公眾利益的公眾人物?怎麼可能在台灣企業中出現做假帳、內線交易的大公司,為了虛增利潤犧牲了公司治理原則?

在企業組織裡,如果大家真擁有了五項修練,那麼台灣企業的競爭力就一定可與先進國家抗衡。尤其當公私部門都培養了「系統思考」的習慣,那麼重大決策就不會顧此失彼,引發後遺症。

要擁有五項修練,企業與政府都必須投入大量的經費與人力,個人也要投入大量的時間與心血,而且各方都必須還要有耐心,才能看到成果;但這會是對個人與社會最重要的投資。

如果缺乏這五項修練,如果沒有「學習型組織」,我們要問:台灣的未來在哪裡?現在終於找到了台灣進步之鑰:展現第二波生命力,來構建「學習型台灣」。

本文出自 2003 / 10 月號

第20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