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港京來去

文 / 沈君山    
2003-09-01
瀏覽數 11,050+
港京來去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7月下旬,SARS既去,百業復甦,香港五十萬人上街頭,我也去了趟北京,每次走此旅程,都有異樣的感覺,北京明明是在台北之北,但一開始,必定要向南走,而且要走好一陣子。難怪愛因斯坦說空間有了物質就是彎曲的。中國人早就發現,而兩點之間,最短的距離未必是直線,君不見,北京要影響台北,台北要牽制北京,最近的途徑都是經過華盛頓。

但這一次感覺卻不一樣。因為這一次,我是負有特殊「使命」的特使。不要緊張,此使命無關賣台、愛台,是因為金庸小說要改版,黃藥師偷偷愛上了梅超風。此舉非同小可,華人世界,統、獨、賢、愚、智、不肖,皆議論紛紛,出版單位乃力邀我赴港一行,代表廣大金迷,探探他的底。

看來我是義不容辭。1963年,《書劍恩仇錄》剛剛出爐,一小本一小本的盜版,充斥華人世界,我當然也是讀者。當時年少氣盛,途經香港,就曾拜過山,指出陳家洛與人下棋隔空擲子入盤,武藝自是非凡,但棋力必不入流,蓋這樣下棋,不能打劫,不能提子,如何終局?

大俠無詞以對,就此論交,白駒過隙,說來也是四十年前事了。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