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外商金融機構夾縫生存

文 / 周華欣    
2003-09-01
瀏覽數 16,300+
外商金融機構夾縫生存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外商金融機構的金飯碗,真的愈捧愈辛苦。

1997年亞洲發生金融風暴,近來全球景氣又走低,為因應總公司調整營運策略,多家外銀或縮編業務、或黯然離台;這一、兩年,至少有五家外商產壽險傳出求售的消息;外資2000年起大舉購併國內投信,如今,數家旗下的基金市占率已有鬆動跡象。

相較之下,國內金融業藉由金控的整併,戰場不斷擴大,據點多、商品廣、規模大,本來自個兒賺錢就夠的外商被迫與本土機構合作,攜手「做朋友」成為生存現實。

新世紀的舞台移到中國,加入WTO後各項金融業務的逐步開放,更引發在台業務邊陲化的恐懼。

「台灣金融業面臨的轉變很大,以前是一年走一步,現在一年要走四、五步,」積極衝刺在台業務的保誠人壽副總經理柳志堅指出。

面對金控時代與大陸的磁吸,在台的外商金融機構如何保持競爭力?

去年,三十六家外國銀行在華分行締造新台幣167億元的稅前盈餘(頁142表一),大幅超越本土銀行的負1046億。但仔細看,單是老字號的花旗、匯豐、荷蘭與美國銀行便占了整體盈餘將近八成,也有多達十一家外銀繳出赤字成績。

外銀在台灣以外匯、保證、貿易融資等企業金融業務起家,在早年金融管制的時代享盡超額利潤,但在1990年開放新銀行申設後,本國銀行為搶攻市場競相殺價放款。「簡直是血流成河,」曾在外銀服務的穆迪信用評等總經理簡宗正回憶道。

競爭趨烈,外銀開始另闢戰線,或轉攻消費金融、或調整成投資銀行。而讓今日外銀微笑的曲線是什麼?花旗銀行財務長兼商人銀行處長利明獻認為,弧線底部是傳統商業銀行業務,上揚的兩端一邊是財富管理,一邊為資本市場服務。

根據麥肯錫調查,台灣流動性資產在10萬美元到100萬美元的高資產戶約有50萬戶,每人衍生的金融服務收益是普通客戶的十倍以上,對消金業務有高達四~五成的貢獻度。

也難怪,在花旗銀行兩年半前首先推出貴賓理財服務後,其他外銀迅速跟進,連本地金控都在打裝潢豪華、品味優雅和尊貴服務的廣告,現在全台灣每四家銀行便有一家提供貴賓理財服務。

財富管理雖已不再是外銀獨有的賣點,但外銀的資本市場服務優勢仍在。當台灣企業走向國際,不管是管理匯率與利率風險、籌措資金、甚至尋找海外合資伙伴,握有全球網絡、國際交易平台與集團產品線的外銀,能提供比本國銀行更完整的服務。

彈性、速度、創新,將是外銀勝出的關鍵。去年結構型債券當紅,在年中外銀推出連結美元利率、新台幣交割的「雙元」設計後,因價格模式、契約設計到避險操作皆較傳統金融產品複雜,外銀因此獨霸市場,甚至領有券商牌照的荷銀、花旗,進一步搶占傳統由本國機構主控的承銷買賣。

像過去在承銷上表現平平的德意志銀行,因為產品開發速度快、又與本土券商積極合作配銷,去年一口氣衝進榜上前十名,「真的賺了不少錢,」一位本土券商主管說。

「設計出對的產品,就能打破建置很久的顧客群與通路,顛覆資本上的均衡,這是很有趣的現象,」利明獻指出。

保險業靠產品、通路定勝負

利率直直落,造成傳統保單保費大漲,民眾搶購強調「保本、兼顧投資」的投資型保單,使得台灣總壽險保費去年繳出成長兩成的好成績。但利差損擴大,讓九家累積虧損近百億的外商業者,更添壓力。

「外商保險公司在台灣發展很多是生不逢時,本來平均熬個七、八年可以賺錢,結果遇上低利率時代,經營更困難,」一位本土保險公司負責人指出。

今年保單預定利率已經降到2.5%,明年可能落到1.5%的低點。更大的挑戰來自金控的交叉行銷,旗下保險公司利用綿密銀行通路賣保單,使得業績激增。像靠著台北、富邦銀行售出近一半新增保單的富邦人壽,上半年就擠下南山人壽奪得新契約保費第二名。

外商如蘇黎世人壽、康健人壽、紐約人壽都主攻銀行保險通路。但也有公司如外商壽險龍頭ING安泰人壽,至今95%的新保費收入仍來自業務員,又因較慢切入投資型保單,導致上半年新契約保費排名跌到第八名,「這是個警訊,」ING集團台灣區總經理石寶忠不否認他的壓力。

他認為,雖然投資型保單衝得快,但「面子很大,裡子很小」,微薄利潤無法彌補早期高利率保單的利差損,安泰寧可回歸基本面,除了加強保戶保障,更要深植業務員紀律與改善客戶關係管理。

「在行業流血輸出時,消費者永遠是最受益的一方,等到殺完了、有人退場後,絕對有重新洗牌的動作……,一年後再來看看吧!」石寶忠說。

投信業放眼大陸

過去三年積極搶攻台灣的外國資產管理公司,在市場高度分散又激烈競爭之下,並沒佔到上風。

當年以每股50到80元高價購入本國投信,荷蘭銀行集團(購併光華投信)、匯豐銀行(併購中華投信)、保德信集團(併購元富投信)旗下投信基金市占率,多家出現下滑。(表二)

荷銀投信總經理章嘉玉表示,當初外商投信看好台灣市場的自由化、國際化而登台,但法令的鬆綁速度未如預期,往往使業者錯失先機。

政府四大基金占整體代操金額五成六,一直是外商躍躍欲試的大餅,但政府遲至今年8月才開放國外委託經營業務。而年年送件的保本型基金,到最近才批准第一檔,「送件時利率是5%,現在只有1.5%,外資投信沒辦法趕上環境的變化,」章嘉玉苦笑地說。

儘管競爭激烈,仍有不少高階主管勤跑大陸,保誠、怡富、荷銀、景順投信都看得到台籍幹部的身影。業者表示,數年來在台累積的人才、業務經驗可做為進軍大陸市場的跳板,「借道西進」仍是外資耕耘台灣的考量之一。

「台灣,絕對是進軍大陸市場最佳的演練和操兵的地方,」瑞銀投信總經理林尚愷指出。

檢視競爭力的第三隻眼睛

金融機構在台的經營日益艱辛,但也有資料顯示,在1998到2002年中,外國金融機構在本地金融公司的策略性持股總額為20億美元,是1993至1997年的二十倍。

麥肯錫董事計葵生表示,當外國金融機構布局亞洲時,通常會考慮三、四個市場:大陸、印度未來潛力雄厚,但目前經濟規模仍然不夠,進入日本的成本高昂、經營也困難,剩下可以考慮的只剩南韓、台灣。「金融圈裡的行家,都會覺得台灣市場在利潤因子(profit reason)來看,是個重要市場,」計葵生說

荷商安銀銀行總經理吳清邁今年才向總行要求授信上限增加85%,他認為,台灣經濟基本面佳,也沒外匯存底問題,不難在國際上站穩腳跟。

也許,與其憂慮台灣邊陲化,如何留下外國機構更值得深思。在不斷變遷的金融環境裡,開放資金流通、市場透明化,引進新金融商品與培育國際人才,才是保持台灣競爭優勢的關鍵。

「外商是非常利益導向,進出台灣在全球布局下,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政治大學風險管理與保險學系系主任張士傑說。

「外商,等於是檢驗台灣競爭力的第三隻眼睛,」張士傑總結指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