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王建亞 為釣魚瘋狂十年

文 / 徐嘉卉    
2003-08-01
瀏覽數 21,750+
王建亞 為釣魚瘋狂十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週一至週五,王建亞與所有認真工作的白領階級一樣,六點起床,九點到辦公大樓上班,在中央空調提供的最佳溫度下,開始十二、三小時體力超限工作。

到了星期假日,王建亞起得更早。清晨三點多就起床,摸黑把準備好的釣具搬上休旅車,隨即打亮大燈,加足馬力直奔濱海公路,趕在烈日發威前抵達東北角釣魚。「如果八、九點才出發,在最熱的十、十一點到,絕對釣不到魚!」王建亞說到釣魚要領時,常常用手勢加強語氣。

十年前,王建亞帶家人到東北角龍洞、福隆出遊,發現岩石上站了一群外國臉孔的亞洲人。好奇心驅使下前去探詢,才知道這一群日本釣客是專程搭飛機到台灣,體驗在世界知名的萊萊磯釣場釣魚的樂趣,「台灣的釣魚場竟然這麼有名!」王建亞非常驚訝,覺得不體驗一下實在太可惜了,於是跑去魚具店買工具開始自學釣魚。

釣魚新手完全自學方案

初學似乎總是難免出糗。有一回,什麼都不懂的他,隨意選了一個背對陽光的海釣點,長長的影子投射在海面上,魚看到人影嚇得閃開來,王建亞還呆呆地納悶為什麼等了兩、三個小時都沒有魚上鉤?一旁的老手看不下去,忍不住指點他:「喂!你的背影在那裡,牠怎麼會吃?」

「我告訴你,魚很敏感、很聰明的,不要低估獵物的智商,」現在的王建亞談起釣魚,完全是行家行話。

玩遍海邊、水庫、溪流的他,對各地魚群種類已經可以倒背如流。例如,到東北角可以釣到黑毛、白帶魚、烏魚、白鯛;翡翠水庫則有草魚、鰱魚、鯉魚、吳郭魚;坪林是不錯的溪釣點,可以釣到溪蝦、溪哥。

每逢王建亞釣魚那天,也是家人打牙祭的好日子,因為他練就的釣魚本領已經達到平均每十分鐘可釣到一條魚,每次回家帶個十幾二十條魚不成問題;至於晚餐是沙西米生魚片或酥炸溪哥,就看王建亞當天的心情是比較想欣賞海景還是山景了。

迷上釣魚這幾年,王建亞從ADC Telecom亞太區業務總監、昇陽電信部門協理變成台灣諾基亞通訊系統事業部總經理,「網路建設不像賣電腦那麼單純,意外當機數分鐘,立刻就是數百萬、甚至上千萬求償合約在那裡等著,」王建亞搖頭,「所以我放假不會去大安森林公園,那太壓抑了,我一定跑到很曠野的地方去,遠離城市偷偷地輕鬆一下。」

極端享樂主義者?

可是,王建亞的輕鬆在不懂個中滋味的門外漢來看,一點也稱不上輕鬆,他玩得非常認真。他的釣魚祕笈包括:找有漩渦的角落下竿、避開海藻區、不要跟一群愛講話的釣客站在一起……。「Working hard, playing hard(認真工作,拚命玩樂)」是王建亞的休閒主張,他甚至把釣魚哲學帶到工作上。

「釣魚跟做生意很像,基本上就是要讓客戶、大魚上鉤。選的釣竿、下竿的地點、用的魚餌、抓魚的方法,都要去思考布局。有時太早起竿,魚剛吃餌,還沒上鉤容易滑掉;或上鉤太久,釣者沒有注意魚也會跑掉,要講究時效,也要有耐心,」王建亞說。

休閒上,王建亞最輝煌的紀錄是釣到二、三十公斤的黑毛;若談到事業,去年台灣諾基亞爭取到中華電信第三代行動通訊系統新台幣120億元合約,可說是在商場大洋中釣到一尾肥美大魚。王建亞和競爭者都對這件大案子投注不少心力,不過,跟對手不一樣,王建亞早看開輸贏,他說一切就像釣魚,總有可能槓龜。

「如果我們沒得標,不用去吵那件事,準備下一條魚吧!」(通訊系統事業部)祕書胡懿德還記得開標前王建亞曾經這麼說過。

雖然許多企業經理人靠高爾夫球活動社交,也會打小白球的王建亞顯然沒有這麼熱衷。想起這個週末必須應商場朋友的邀請打球,他忍不住皺起眉頭說,「這是我不愛的活動。」

釣魚猶如永遠不退燒的戀愛熱病,具有致命的傳染性。像王建亞這樣愛上釣魚的專業經理人還有3Com台灣區總經理曾銘仁、宏道東北亞總經理陳愷新,他們每逢假日就相約上山下海找魚去。不過,別想在水邊認出誰是百億合約談判高手,因為,那時所有釣客的穿著都是帽子、T恤、救生衣、長褲與防滑釣鞋,表情都是一張專注的撲克臉,動作也永遠是一次次地拋竿與魚兒一隻接著一隻上鉤。

本文出自 2003 / 08 月號

第206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