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溝通的醫術

文 / 黑幼龍    
2003-07-01
瀏覽數 13,700+
溝通的醫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SARS已接近尾聲。

但願它不會復發。

但願今後不會再有類似的災難。

但願我們都能平平安安地度過一生。

然這一切都只是「但願」而已。未來我們幾乎一定會遭遇各式各樣的危險、困難、突變、挫折。

我們從這次的SARS學到了什麼?醫師、工程師、律師、會計師、教師,或家庭主婦能因這次SARS而做些不同的準備,進而充實以往疏失的層面嗎?

我的第二個孩子黑立國也是醫師,現在在西雅圖華盛頓大學醫院工作,同時也在醫學院教課。幾年前當東吳大學校長章孝慈中風時,黑立國感歎地說,醫術到後來已經是一科溝通的醫術了。醫師能不能讓病人瞭解高血壓有時是無症狀的?醫師能不能贏得病人的合作,定期吃藥?這些都需要溝通能力。我們的醫師每天忙著看病,可能也要抽出些時間學習溝通,或是醫學院應該開溝通的課程,甚至在大學推甄面試時,就要考學生的溝通能力如何。

辛苦了,我們的抗SARS醫師的付出真的令人敬佩。我常想,要是他們能溝通得更好,護理人員是否會更快、更早、更徹底做好防疫工作?如果他們更會問問題(溝通的途徑之一),病人是否會將病史交代得更清楚?如果他們能予人更強的信任感,可能會使防疫過程改觀。

談到信任感,醫師對病人的關心、諒解、尊重,甚至笑容、眼神、注意力都是人際關係的因素。而這些因素有些是天生個性,有些是靠後天練出來的。有好幾位醫師告訴我他們受卡內基訓練後的重大改變,比以前更熱忱,不像以前那麼冷漠。

更有意思的是醫師自己是熱忱的最大受惠者。他們自己變得比以前更快樂、更有興趣、更有親和力。想想醫師每天繁重的工作量、壓力,這就顯得特別重要了。

再來就是價值觀。黑立國大學畢業後,申請了至少十所醫學院,他時常與我分享口試的經驗。我不記得有哪一次口試教授問的是學科方面的事,他們好像更想知道這位學生除了想賺錢之外,還有什麼想當醫生的動機。老經驗的口試教授還會探討你在中學、大學的課外活動,看教過你的老師的介紹信,閱讀過哪些課外書籍,問你最有成就感的是什麼事,遭遇過什麼挫折,然後又是怎麼站起來的。

溝通能力、人際關係、熱忱、價值觀,聯考都不考。我們該怎麼辦呢?

有一個辦法,我們自己考。

人的一生用得最多的東西,通常都不是聯考所考的東西,不是嗎?

(作者為卡內基訓練負責人;專欄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