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走進「地下鐵」的音樂旅程

文 / 劉家渝    
2003-07-01
瀏覽數 14,450+
走進「地下鐵」的音樂旅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在大都會的人,大多有搭乘地下鐵的經驗。地鐵,宛如成了現代人的一種記號,記號裡伴隨著某些共同的記憶……,那種聲音、那種微微搖晃的感覺、那種不知道目光該往哪裡放的輕微苦惱,還有,每次當車門往兩旁開啟時,所勾起的一點點好奇與期待……。

兩年多前,當插畫家幾米出版了他的長篇作品《地下鐵》後,立即吸引許多人的目光。一個失明的小女孩走進地下鐵,在都會人共同乘載的語言肩頭插上一對想像的翅膀,失明的小女孩彷彿化身成想像的小鳥,《地下鐵》的感動不斷蔓延了開來。

印成書冊的繪本出現在書店架上,並很快地被翻閱得書角起了毛,幾米多年的老友也是當時EMI唱片古典部經理黎煥雄為他配上音樂發行CD;接著,從台北捷運票箱裡吐出的捷運單程片卡上,也有了小女孩彩色的身影……。《地下鐵》受歡迎的程度與獲得的熱烈回應,讓幾米與黎煥雄開始有了想將它搬上舞台的念頭。2002年夏天,一份凝聚了各種聊天話題與奇想的企劃案終於完成了,「幾米『地下鐵』——一個音樂的旅程」正式開動,並在經過一整年緊鑼密鼓的工作與籌備後,將在7月24至26日搬上國家戲劇院舞台,展開連續六場演出。

將繪本化為舞台演出,在國內還是極為新穎的嘗試。原本平面的圖案與意象,要如何立體化,甚至開口說故事?導演黎煥雄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其實一點都不輸給幾米。一開始,他試圖把劇場做為CD中音樂的延伸,發現行不通後,他們決定添加入戲劇架構必須的一些故事與情節,甚至差點變成了一齣地下鐵版的「盲女驚魂記」。

之後,事情的演變宛如腦中的各種奇想,潮水湧來般一發不可收拾:舞台上搭起了軌道、月台,舞台下原本的樂池,卻被貼上磁磚,成了幾米畫景中荒廢的游泳池;前後吊掛的兩幅巨型布幕上投影著幾米繪出的各種不同地下鐵場景,將近二十位舞者與歌手走入地下鐵月台,載歌載舞唱出:生命就像是一座月台,每個人都像一個乘客……。讓開場第一幕熱鬧得彷彿百老匯音樂劇。繪本上的圖案立體了起來,有景、有劇、有歌、有舞,而且都是全新的創作。

SARS差點攪亂計畫

演員部分更請來了新生代創作歌手陳綺貞、最近演出連續劇「孽子」而走紅的范植偉,以及受到香港導演王家衛激賞的歌手吳恩琪等人,歌詞譜寫則邀來了詩人夏宇操刀,音樂的表現更是從古典音樂印象派大師拉威爾的「睡美人的孔雀舞」、新古典主義的史特拉汶斯基,延伸至時下的現代流行音樂。

「幾米是一個充滿色彩的作者,」黎煥雄說,「但劇場卻是一個巨大的黑盒子,燈光亮起時,在這裡什麼事都可能發生,但當燈光熄滅時,什麼事都消失在黑暗裡。」因此當彩色幾米對峙黑色劇場時,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呢?

黎煥雄提出了一個他自己相當奇特的解釋:「就好像色彩繽紛的愛麗絲夢遊仙境,碰上了黑色卡夫卡在城堡裡的審判。」在他的解讀中,看不見的小女孩走在幾米色彩繽紛的圖畫裡,每一站都是一個冒險、都碰見了生命中不同的問題,從嚮往一個奇蹟、尋找舞會、迷路、選擇打開哪一扇門,到遇見審判、站在高台上的抉擇……,地鐵旅程就好像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驚奇、卡夫卡筆下的荒謬。但小女孩在失落的同時卻也發現,想像中的人其實從來沒有離開過她。

全劇醞釀著迷人抒情的感傷調性,讓被黎煥雄裝進黑盒子中的彩色幾米,散發出更加神祕迷人的光暈。

在「地下鐵」的旅程中,也有一些不會呈現在舞台上的場景,4月、5月發生的SARS就是其中驚險的一幕。

對音樂幾乎如潔癖一般挑剔的黎煥雄,特別邀請兩位香港的音樂工作者為「地下鐵」寫曲,原本預定4月、5月雙方人馬在香港碰面,進行最後的修正及定稿,但一波兇猛的SARS讓港台紛紛淪陷,攪得計畫大亂,兩邊人馬動彈不得。黎煥雄形容大家當時的心情「真是嚇死了」,怕的是辛苦孕育了一年多的「地下鐵」,到時居家隔離無法上場!

而幾米與多年老友黎煥雄一起搭檔早已默契十足,不僅積極參與劇本和製作會議,同時更特別針對劇中某些場景的需要,伏案執筆,創作了許多繪本中原本沒有的圖畫。他也不忘踩踩老友的煞車,不放心的叮囑黎煥雄,千萬別把「地下鐵」加料加得太過深奧難懂。

在形容自己充滿「興奮期待」心情的同時,幾米甚至頑皮地提出要帶著女兒上台軋一角,跑跑龍套。然而上回參加台北詩歌節上台朗誦時,麥克風突然靜悄悄的慘痛陰影,讓他的舞台經驗深受打擊,所以這次到底要不要上台呢?或許在欣賞演出時,忽然瞥見舞台上一位匆匆晃過的路人,長得真的有一點像幾米呢!(作者任職於兩廳院)

本文出自 2003 / 07 月號

第20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