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朱宗慶 用紀律練好基本工夫

文 / 謝其濬    
2003-06-01
瀏覽數 12,350+
朱宗慶 用紀律練好基本工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很難想像,打擊樂家、也是台灣第一支打擊樂團創辦人朱宗慶,對於時間,如此敏感;對於紀律,如此重視。

在他的團裡,曾經有一位團員,什麼都好,就是愛遲到。一次重要演出前夕,朱宗慶發出通牒,隔天只要有人遲到,就退出樂團。他還特地提醒了那位愛遲到的團員。沒想到,那名團員還是改不了遲到的習慣。朱宗慶當場下令,要求他辦理退團手續。

眾人求情聲中,朱宗慶提出兩個方案,讓他自己選擇,要不退團,要不留在團裡,但是半年不領薪水。這名團員選擇了後者。

上了台,就是玩真的

還有一次,樂團在國外表演,約好了集合,一起坐遊覽車到機場。時間到了,還有團員未到,朱宗慶下令開車。此刻,遲到的那名團員,正拎著大包小包的行李,準備衝上車。車子沒有為他停下來。遲到的團員,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車子,從眼前駛過。

朱宗慶重視守時,「因為音樂就是一門時間的藝術。」他形容,當一個樂團上了舞台,拿捏的就是對時間感的控制,不然有人節奏快,有人節奏慢,曲就不成曲,調也不成調。

音樂家出身的他,對於上台的那一刻,看得無比重要。「平時團員怎麼調皮搗蛋,我會覺得很高興,表示他們有活力,」他語氣一轉,「但是上了台,就是玩真的。」

朱宗慶認為上台的那一刻,就是表演工作者生命的全部。從此,朱宗慶以最慎重的態度來要求自己面對演出。當他帶團時,透過紀律的要求,這樣的精神也貫徹到每一名團員身上。

《朱宗慶--永不回頭的擊鼓人》的作者劉家渝描述,朱宗慶打擊樂團十多年來的任何演出,從來沒有團員臨時請假,或是無故不到。曾經有團員在演出前,拔掉身上的點滴瓶,一定要家人把他送到會場。也有團員出國時水土不服,在後台才吐完,嘴一抹,面帶微笑回到舞台上,繼續演出。

「藝術是件很浪漫的事,但是沒有了紀律,就是騙人,」這是朱宗慶對於紀律的註解,「用紀律練好了基本功,才能發展創意。」

求品質,從台上要求到台下

2001年,朱宗慶出任國立中正文化中心主任,他的格局從音樂家、樂團創辦人,擴大到兩廳院的管理者。他所需要關注的重點,從台上延展到台下,除了發展藝術,他要兼顧行政,也要著眼服務。

目前任職兩廳院宣傳科的劉家渝指出,在過去,兩廳院所扮演的角色,比較接近場地租用的服務,難以掌握節目的品質。朱宗慶上任後,就積極參與節目製作,提高節目自製率(目前已達五成),加強演出後的評鑑和檢討,在企劃組中,加入了宣傳科,強化行銷和宣傳的工作。

為了增加戰力,朱宗慶還運用策略聯盟的方式,對外,和亞洲其他國家的演藝中心尋求合作;對內,則把節目引介到各縣市的文化中心。

坐在沒有窗戶的辦公室裡,朱宗慶不諱言,兩廳院是個「黑機關」(沒有法源依據),在人事晉用上,只能按照公務人員任用辦法。問題是,許多優秀的表演藝術工作人才,沒有公務員的資格,就不能投身兩廳院效命。為了讓人事鬆綁,他推動兩廳院走向行政法人,才能讓更多專業人才,跨過公務員資格的限制,加入兩廳院的團隊中。

朱宗慶也把服務的概念,帶進了兩廳院的管理中。

他回憶,早在他自組樂團、到各地演出時,為了照明,他們會自己帶燈。他甚至會事先派人去表演場地掃廁所,「有了好的場地,觀眾才能真正享受好音樂。」

這種「台上是專業而精緻的藝術,台下則是高級服務業」的思維,讓兩廳院的服務品質有了改變:女廁所的數目增加、觀眾可以直接在大廳門口前下車、散場時間延長、停車流程加快、調整咖啡座營業的時間。朱宗慶承認,所有細節的執行,憑藉的仍是紀律的貫徹。

先溝通,紀律才有效果

比方說,在過去,兩廳院駐警的服務態度,曾經惹來一些批評。朱宗慶上任,先展現了最大的溝通誠意,然後強調,一切依規定執行,犯錯,就接受處罰。當紀律下達,就有了效果。「先做溝通,是他執行紀律時的最大特色,」劉家渝觀察指出。

朱宗慶依然堅持守時。以前有人會藉著休假的名義,躲避例行會議,而朱宗慶不允許這種陋習,他嚴格要求所有應該出席的幹部,一概準時出席,毫不通融,「在兩廳院,沒有裁員,只有『自裁』,」目前就讀EMBA的朱宗慶,簡單的幾句話,就點出他對制度和紀律的重視。

舞蹈家林懷民記得,當國立藝術學院舞蹈系初創時,他曾請朱宗慶教學生把拍子打準,而朱宗慶教他們處理史特拉汶斯基的「春之祭」。連向來嚴格的林懷民都覺得這個要求太難了。期末考試,學生過關,在這場艱難的挑戰中,奠定了掌握節拍的基礎。

對節拍高手朱宗慶來說,紀律就像是管理中的節拍,拍子準了,整個團隊才能創造舞台上燦爛的那一刻。

本文出自 2003 / 06 月號

第204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