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悲觀與人類一同進化?

文 / 洪 蘭    
2003-05-01
瀏覽數 21,450+
悲觀與人類一同進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張國榮自殺了,一個女生紅著眼睛來問我:他年輕英俊,又有3億元港幣的財產,為什麼要自殺?我給她看一本有關憂鬱症的書,兩天後她來還書,問這種毀滅性的疾病為什麼沒有被演化所淘汰?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假如悲觀是憂鬱症和自殺的根本核心,為什麼悲觀的人還會留了下來?悲觀有什麼功能,使演化偏好悲觀的人?

很多實驗顯示,悲觀者雖然比較悲傷,但也比較有智慧;他們可以正確判斷自己的控制權,對事故的記憶比較正確,能使自己避免犯同樣錯誤。例如請受試者做實驗,實驗者控制情境使他們做對二十次,做錯二十次,做完後問他們覺得做得怎麼樣,結果,悲觀者說他做對了二十次;樂觀者會誇大自己的成就,高估自己的主控力,會說做對二十八次,只錯十二次。

也就是說,沒有憂鬱症者比較會扭曲外界事實來迎合自己。嫖妓得性病的機率是八分之一,他卻說不會是我,運氣沒那麼差;中樂透獎的機率是五百萬分之一,他卻說一定是我,把全部家當拿去賭。

從人類歷史判斷,我們的祖先活過冰河時期,面對旱災、水災和飢荒,留下的可能都是未雨綢繆的人;我們遺傳祖先的腦,也遺傳他們只看黑暗面的特性。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