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悲觀與人類一同進化?

文 / 洪蘭    
2003-05-01
瀏覽數 21,850+
悲觀與人類一同進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張國榮自殺了,一個女生紅著眼睛來問我:他年輕英俊,又有3億元港幣的財產,為什麼要自殺?我給她看一本有關憂鬱症的書,兩天後她來還書,問這種毀滅性的疾病為什麼沒有被演化所淘汰?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假如悲觀是憂鬱症和自殺的根本核心,為什麼悲觀的人還會留了下來?悲觀有什麼功能,使演化偏好悲觀的人?

很多實驗顯示,悲觀者雖然比較悲傷,但也比較有智慧;他們可以正確判斷自己的控制權,對事故的記憶比較正確,能使自己避免犯同樣錯誤。例如請受試者做實驗,實驗者控制情境使他們做對二十次,做錯二十次,做完後問他們覺得做得怎麼樣,結果,悲觀者說他做對了二十次;樂觀者會誇大自己的成就,高估自己的主控力,會說做對二十八次,只錯十二次。

也就是說,沒有憂鬱症者比較會扭曲外界事實來迎合自己。嫖妓得性病的機率是八分之一,他卻說不會是我,運氣沒那麼差;中樂透獎的機率是五百萬分之一,他卻說一定是我,把全部家當拿去賭。

從人類歷史判斷,我們的祖先活過冰河時期,面對旱災、水災和飢荒,留下的可能都是未雨綢繆的人;我們遺傳祖先的腦,也遺傳他們只看黑暗面的特性。

證據顯示,悲觀不但影響心理健康,且已深入細胞層次,使免疫系統變為被動,導至免疫功能減低。但是它會被演化留下來,表示這種特性在現代化社會中,也不是全然無用。

一個公司的老闆必須是對現實世界有正確觀念的人,賽利格曼(M. Seligman)稱這種人為「職業悲觀者」,這些人不是徹底悲觀,他們只是偏向悲觀,做事謹慎小心而已,公司的掌舵人通常有這種性格。

研究發現,董事會的成員在測驗分數上偏向悲觀,他們平衡了企劃、市場行銷者的樂觀,使公司得以前進。

事實上,人類一直是在這種樂觀與悲觀的矛盾中進化。人類如果沒有樂觀的幻覺,怎麼可能生存下去?春天插秧要到秋天才能收成,人沒有尖牙利齒,猛 象(編按:已絕種的長毛象)比我們體積大這麼多倍,怎麼敢捕殺牠?如果沒有希望——認為現實其實比實際更好的希望在驅使著,人不可能超越自己,活到現在。

知道了悲、樂觀都有演化上生存的理由,人不應再替自己的情緒找藉口,而是知道悲、樂觀都有它的優缺點。想辦法使自己在人際關係日漸疏離的現代社會中生存下來。憂鬱症很苦,但願張國榮是最後一個自己結束生命的人。

(作者為國立陽明大學教授;專欄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本文出自 2003 / 05 月號

第203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