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產業鏈與生態圈漸成形!「新三寶」發威,鐵鏽高雄變身科技城

雜誌原標為〈「新三寶」發威 鐵鏽高雄變身科技城〉
文 / 林鳳琪    
2021-10-26
瀏覽數 17,650+
產業鏈與生態圈漸成形!「新三寶」發威,鐵鏽高雄變身科技城
高雄借著這波產業轉型、科技升級潮流,將邁入全新的世代。陳之俊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靠傳統產業起家的高雄,從早期的鋼鐵、石化與螺絲重鎮,30年來,已悄悄醞釀出三大「世界之最」。這波產業轉型、科技升級潮流,將把高雄帶入全新的世代!

高雄有三寶,鋼鐵、石化與螺絲。這是上個世紀,世人對高雄產業的印象。

但世人不知道的是,這個被視為沒落中的「鐵鏽之城」,30年來,歷經幾度轉型,已悄悄醞釀出三大世界之最:封測、先進特用化學材料、被動元件,成了高雄的「新三寶」。

坐落高雄市區西南沿海的楠梓區產業聚落,半世紀前是「加工出口區」。女工騎著一輛輛腳踏車而來,在生產線上創造台灣1970年代的代工經濟起飛。

三大世界之最,讓高雄轉骨

隨著時代更迭,今年這裡正式更名為楠梓科技產業園區,僅98公頃的園區,藏著全球最大的封裝測試聚落,八成屬於日月光,暱稱「月光小鎮」。這是高雄第一個世界之最。

日月光資深副總經理周光春回憶,自從37年前,日月光落腳楠梓K1起家厝,該地產業聚落,就以封測為同心圓,慢慢串連起上游的半導體材料供應,以及下游的服務,「楠梓已是全球封測大本營。」

除了封測,高雄最南端的李長榮林園廠區,藏著晶圓代工先進製程中,不可或缺的異丙醇清潔液,可以說,少了它,台積電出不了貨。半導體綠色製造關鍵技術,連日本龍頭材料廠都忌憚三分。這是第二個世界之最。

第三個世界之最,是全球晶片電阻龍頭,市占逾三成的國巨,發跡地也在高雄。

被動元件看似不起眼,卻是晶片關鍵零組件。尤其是5G與電動車時代來臨,調研機構預估每輛汽車被動元件需求,將從2000顆暴增五倍,至上萬顆。

隨著近來高雄產業重新定位,將成為台灣未來半導體先進製程最關鍵科技廊道,國巨執行長王淡如形容,「這對企業的投資決策,很重要。」因此,國巨不但決定斥資312億元在高雄擴廠,更定調高雄將是國巨未來的全球營運中心。

周光春分析,不論是晶圓廠或封測廠,因無塵室設備建置成本極高,加上認證取得不易,建廠後就很難遷移,也因此,關鍵廠商一投資,會帶動周邊供應鏈廠商跟著投資,「你看這次全球供應商,特別做半導體材料,像默克也要來設廠了。」

產業鏈與生態圈一旦形成,此刻的高雄,正從科技業眼中的醜小鴨變身天鵝,成為全球大客戶最關注的焦點。

「因為,未來只要到高雄,需要的晶圓、封裝、材料……,統統都能一站式選購,」周光春很期待。他透露,事實上,已有很多廠商來高雄找地,除了建製造組裝廠,更進一步成立營運與服務中心等。

日月光╳封測大本營〉台灣唯二、10億打造無響室

「這裡就是日月光的起家厝,」周光春坐在楠梓K1廠接待室說。很難想像,37年前,日月光員工僅200人,「剛創立時,(日月光)想進竹科還沒資格,」如今,日月光在楠梓廠區,總共有二萬多名員工,成長100倍以上。日月光在高雄的大樓、廠房一直增加,已到K23,楠梓也設了新區。

日月光資深副總經理周光春身後的K1廠,是日月光37年前落腳楠梓的起家厝。池孟諭攝圖/日月光資深副總經理周光春身後的K1廠,是日月光37年前落腳楠梓的起家厝。池孟諭攝

甚至,日月光還在新廠區設立封測唯一、台灣唯二、價值連城的毫米波無響室(無反射音場的實驗室)。

為何一家隱身南台灣的封測廠,要大手筆斥資10億元蓋無響室?

周光春回憶,「十幾年前,董事長(張虔生)就常跟我們說,未來連鈕釦都會有晶片,現在來看,都已實現,」晶片要小到能放進鈕釦,代表得把不同功能的晶片,統統整合成一顆藥丸大小,至關重要的封測技術就得大躍進,「因為你不可能要電池或顯示器縮小體積。」

因此,5G手機晶片,也得與天線結合,甚至天線還得適應5G不同波段特性,結果是,全新技術與產品想上市,就得重新認證,零干擾的無響室就成了關鍵。意即,任何一家業者想吃到5G商機,就得跟日月光做生意。

大手筆投資,自然是看好高雄未來將扮演台灣半導體關鍵要角。周光春形容,「當一個地方有很多爭氣的產業,就會形成質變,這是高雄的光榮。」

日月光深耕楠梓近40年,未曾大舉西進,因為產業已形成聚落的優勢。周光春舉例,日月光在楠梓,每個廠區距離僅十分鐘,比如24小時運轉的K7自動儲運,萬一出狀況,半小時內就能處理,「即時服務解決問題,就是優勢。」

從K1到興建中的智慧工廠K23,日月光幾乎年年擴充新設廠或新增生產線,每個廠也都有故事。周光春印象深刻,樓高十層的K5是日月光第一個從無到有興建的廠,頂樓設有佛堂,因創辦人張虔生的母親篤信佛教,興建時,當時員工私下議論紛紛,「沒事為何蓋那麼大廠?」沒想到不到三年,產能就滿載,那年剛好是威盛登上股王的年代。

如今,楠梓各區營收加總占日月光高達六成,楠梓不能沒有日月光,日月光也離不開楠梓。

台積電來高雄,日月光既喜,但又憂人才荒。幸好11年前日月光就積極布局智慧工廠,目標占五成以上,去年更打造半導體第一座結合5G與AI,高度自動化的智慧工廠。

李長榮╳先進特用化學材料〉研發祕密武器,連日本都怕

近來外傳台積電預計建廠的位址,是中油的五輕煉油廠舊址,就位於楠梓科技產業園區的旁邊,開車只要三分鐘。而沿著省道開車一小時,抵達高雄最南端林園,過去被視為工業之母、是台灣僅存少數的石化園區。很難想像,這裡竟藏著晶圓廠先進製程少不了的材料:異丙醇清潔液。

隨著半導體需求大增,李長榮化工林園廠異丙醇清潔液三條產線已全滿,正積極擴充第四條與第五條產線。

李長榮總經理劉文龍透露,隨半導體需求大增,李長榮也積極擴充新廠與產線因應。榮化提供圖/李長榮總經理劉文龍透露,隨半導體需求大增,李長榮也積極擴充新廠與產線因應。榮化提供

早在15年前,李長榮就打進半導體供應鏈,成了台積電的重要供應商。近年更跟著台灣半導體產業,一起躍上世界舞台。

台積電美國設廠,同樣不能沒有李長榮。總經理劉文龍透露,李長榮已在亞利桑那州積極布局。台灣也沒閒著,看好綠色製程與循環經濟,加上缺水效應,李長榮多年研發打造的祕密武器,可望問世,「廢水百分百回收再利用,連日本也做不到,我們是全球唯一。」

從替日本龍頭代工一路追趕,到現在,循環材料技術甚至能領先日本,劉文龍分析,關鍵就是「快速反映客戶需求,甚至得跟著客戶一起在產線上調整。」晶圓廠十奈米、七奈米,製程不斷升級,需要的清潔液完全不一樣,為加快速度,近年李長榮研發人員直接進駐晶圓廠,跟著客戶一起研發。

即將上市的祕密武器、百分百全循環水利用系統也是,不只材料得創新,服務方式也得創新。好比說,未來最具效益的作法,就是直接拉管線到客戶晶圓廠,省去替客戶回收廢水再製成清水的運輸過程,且真正做到一滴水都不浪費的綠色循環製程。

看好南台半導體聚落成真,化工將扮演關鍵角色,劉文龍說,不只清潔液,還有關鍵的銅箔塗料,甚至李長榮已成功研發可取代塑膠的天然玉米塑料,「特用化學已是最先進的科技業。」李長榮期許扮演護國神山最堅強的後盾。

國巨╳被動元件〉設研發中心,備戰高階產能

鮮少人知道,全球晶片電阻龍頭,近年併購美國被動元件龍頭基美(KEMET)和普思(Pulse)的國巨,其實是發跡自高雄,而「起家厝」的第一條產線,就在大社。

國巨在國際市場,火線全開,一連串併購,竟跟高雄有關?國巨首次跟媒體、《遠見》證實,併購普思與基美,是為了引進歐美先進技術,在高雄落地生產,尤其未來電動車、綠能、工控最關鍵的MCLL(積層陶瓷電容),將是關鍵,「高雄新產能,八成會用來生產MCLL。」

全球晶片電阻龍頭國巨董事長陳泰銘,積極打造高雄為國巨全球研發與營運中心。遠見資料圖/全球晶片電阻龍頭國巨董事長陳泰銘,積極打造高雄為國巨全球研發與營運中心。遠見資料

細數國巨創立40多年來,其實幾個關鍵轉型,都跟高雄有關。創辦人陳泰銘是高雄中學畢業,1977年在高雄打造第一條產線起家。2000年,併購高雄飛利浦廠,躍居被動元件關鍵廠商。近兩年併購美國龍頭,更是為了引進高階技術,落地高雄製造。

王淡如透露,國巨在高雄的定位,不僅僅是生產的工廠,未來最重要的研發大腦、全球營運中心,都會在高雄。

30多年來,國巨從高雄邊陲工業區發跡的小廠,站上世界龍頭,關鍵在「九宮格併購學」。

王淡如解釋,國巨以電感、電容、電阻,以及亞洲、歐洲、美洲定位,畫出九宮格,如果併購對象能進入這個九宮格中,併購就能產生綜效,例如國巨七成產品在亞太,而基美七成在歐、美、日,就能互補。

又如國巨產品主力為電阻,基美則是電容;應用端方面,國巨主攻「消費型」,基美則在車用、軍用及工控等,雙方完美互補就能發揮綜效。

併購效益最終實踐關鍵,將是未來扮演國巨世界研發與營運中心的高雄。國巨已對外宣布,將投資312億元在大社、大發、橋科建廠與擴廠。

陳泰銘曾公開表示,高雄已是南部發展高科技與高階技術的基地。國巨也會持續投資高雄,未來高雄廠區的營收占比也會提高,「我們會持續把在海外的汽車電子與工業,以及航太、醫療的東西,移回台灣製造。」

數位專題
產業升級,無所不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高雄國巨日月光產業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