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莊子樑 「小雞啄米」的投資哲學

文 / 周華欣    
2003-12-15
瀏覽數 8,200+
莊子樑 「小雞啄米」的投資哲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傍晚六點半,台北大學的教學大樓仍燈火通明,黃昏後的社團活動,彷彿比白天的課程更吸引人。

二○四教室裡每人手上一本股票名詞入門講義,身著粉紅襯衫的年輕講師莊子樑,有個響亮的頭銜「證券研究社教學長」。

二十歲,莊子樑卻已有七年的股市經驗。如同小雞般地耐心啄米,他仔細挑股、尋找股價相對低點,在三年內繳出三倍高報酬率的成績。

「錢,是給用心的人賺的,」莊子樑常如此告誡學弟妹。他起床後固定收看財經台晨間節目,如果沒課就繼續看開盤,晚上九點半當同學們飆網、看偶像劇時,他卻緊盯美股,平均一天花四個小時找資料、看報告。

相形之下,他的課業成績就遜色許多。目前就讀財法系二年級的莊子樑坦言,功課只求pass,「大家念法律系都是為了考國家考試,我是為了吸收經驗。」

在眾多投資理財工具裡,莊子樑獨鍾台股。

在他眼中,共同基金是賠錢貨,至於保險,「很好笑,你死了後,錢給你的後代用?重要的是,此時此刻過得好!」對期貨、選擇權等高風險、高報酬的衍生性商品,莊子樑也興趣缺缺,「太花時間,而且會讓心臟負荷不了。」

獨鍾台股

國二時,偶然跟著同學的父親看盤,螢光幕上不時閃動的紅綠數字像是有魔力似地攫住他的目光,從此一頭栽進股海。小小年紀的他,第一次代表作是建議神達,莊爸爸小試手氣,短短兩個月賺了四成。

莊子樑高二時,莊爸爸開了新台幣20萬元的戶頭,讓兒子擔任操盤手。三年內逢低入場,賺取波段價差下,將20萬滾到近90萬。「老實說,我沒有賠過錢,」暱稱「樑樑」的他一談起投資經,稚氣的臉龐上有著幾分「臭屁」。

正確的進場時機、與豐富的資訊,是莊子樑悠遊股市的兩項法寶。

大災難如九二一大地震、美國九一一恐怖事件,震撼投資者信心,卻都是莊子樑眼中絕佳的進場時點。他回憶,九二一大地震後DRAM價格低迷時,他以每股12元買進茂矽;之後,DRAM翻揚三倍,手中的茂矽也水漲船高,他在20元了結出場。

身為小散戶,莊子樑很瞭解自己的宿命:「散戶唯一能著力的就是消息面,可是走內線實在不容易。」儘管如此,莊子樑仍勤盯公司與產品消息,個性謹慎的他,還主動地確認資訊,一旦公司傳出接新訂單,他會連線到下單客戶的網站尋找相關消息。

如同其他的七年級生,莊子樑站在資訊浪潮的前端,升國二時,奇摩(今為Yahoo!奇摩)網站剛剛成立,在網上新聞、報價、到研究報告都一應俱全,讓股市新手的他省去不少心力。

當時,台灣股市主流正由倍速成長的電子業接棒演出,由他的選股一路從神達、仁寶、宏?、威盛、到最近的瀚宇彩晶,不難看到電子業板塊的推移痕跡。

但莊子樑也發覺,如今電子產品的生命周期短、景氣不明朗,更增添挑股的難度,但他仍有獨門「撇步」。「我喜歡選跟日本關係很好的公司,因為日本人下訂單是看品質、不競價,跟日本做生意毛利率比較高。」

錢,很重要

不寬裕的成長背景,使莊子樑比同齡者多了幾分對金錢的憂患。莊的父親是從宜蘭北上謀生的房屋工人,有一段時間甚至一家四口合擠上下鋪睡覺。父母手頭緊,卻很願意栽培子女,曾為莊子樑安排學小提琴,但他騙爸媽老師很兇,不肯上課。

「老實說,我只是不想增加我爸的負擔,」談到早年的艱苦歲月,莊子樑很平靜,流露出超齡的早熟。

打從少年開始,莊子樑就十分特立獨行。一般國中生多沈迷在漫畫或電動中,但他卻喜歡研究《電子時報》和《經濟日報》。

和時下貪玩、愛消費的年輕人相比,莊子樑顯得很異類。二十歲的大男孩,從未完整看完一本漫畫或小說,只唱過兩次KTV,看過的電影不超過十部。對於玩樂,他自有一套哲學,「去山上、去海邊也是玩樂啊,為什麼一定要花錢才是玩樂?」

儉約,但並不虧待自己,自稱最愛ELLE品牌的衣服,莊子樑穿的用的都不差,不過購物時絕對精於算計。他得意地說,「我可是殺價高手!」

面對未來,莊子樑計畫從行銷企劃做起,希望有一天可以像他尊敬的企業家施振榮(宏?董事長)擁有個人的品牌。而現在的投資,正是為未來的夢築底。「現在的大學生都很擔心失業,那為什麼大學時不先準備?」莊子樑打趣地問。

這樣的年輕人,可以說他功利,也可說他實際,對莊子樑來說,只是單純地不想浪費光陰。他興奮地畫著未來的大餅,希望能夠住在大安區,希望能過更好的日子……。

比起對錢渴望卻又畏於承認的人,莊子樑的坦白顯得可愛多了,「我承認,有錢對我的人生來說,是一件必要的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