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旅荷台灣人經驗談:他們如何在荷蘭找到永續夢幻工作?

雜誌原標題為〈永續這一行 在荷蘭為何這麼夯?〉
文 / 林士蕙    
2021-08-27
瀏覽數 25,500+
旅荷台灣人經驗談:他們如何在荷蘭找到永續夢幻工作?
位在荷蘭北部的利瓦頓,是當地產官學界發展水科技研究的關鍵熱點。Wetsus研究中心與學院就位於此處。Wetsus提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荷蘭,進入永續行業工作,是超夯的趨勢。而且,每年都還有新專業、新職缺萌生。然而,投入這一行需要的跨領域能耐,可不好學。

「從事『實踐環保』的相關工作,會窮一輩子吧。」

這是許多台灣人對永續人才的刻板印象。

殊不知,在荷蘭,進入永續行業工作,可是熱門趨勢,即使在去年疫情期間,職缺依然暢旺。

集結一群在荷蘭任職永續行業台灣人的「Bistro S」社群(https://bistrosforsustainability.wordpress.com),Sharon、Janet、Wendy與Rui(化名)這三位成員異口同聲地認可這趨勢,像是疫情期間,荷蘭一些大銀行曾經裁員,但由於歐洲推動綠色新政,永續金融部門還是持續招人。再如,和製造業永續部門相關的職缺,徵才頻率也很高。

至於薪水待遇,彙整自各產業領域的旅荷台灣人經驗指出,因為荷蘭已「無處不永續」,儘管各行各業的永續職位薪資不盡相同,但年年都會有新專業職缺長出來,例如影響力評估顧問在台就少見。

相形之下,台灣的永續行業好像就沒這麼夯了。曾在台灣讀地質、新聞的陳幸萱,到荷蘭讀了碩士後轉向永續領域,現在任職荷蘭環境評估署。她坦言,永續的專業,在荷蘭是很好找工作,台灣的話就會辛苦一點。主要是兩邊人才發展有一段距離。荷蘭這邊已開始收穫人才培育的果實,還能把人才「外銷」到全球,協助各國的永續專案。

但在荷蘭學永續,容易嗎?「非常燒腦!」陳幸萱苦笑說,荷蘭人重視研究過後,還要能實際「用」出來,所以並不只是寫寫論文就行了。

荷蘭Wetsus中心,每年幫企業解一百個題

「我有很多學長姐,剛畢業就能接案做生態顧問,因為荷蘭已成了歐盟治水的領頭羊,就連新興的東歐國家也來借鏡,」曾在荷蘭取得水科技碩士的陳劼立指出。

生態顧問炙手可熱,但養成並不容易。像陳劼立就讀的歐洲卓越可持續水技術中心Wetsus學院(European Centre of Excellence for Sustainable Water Technology),就是附設在由當地政府與學界合作成立的Wetsus研究中心內。主因是這類新型人才,傳統大學不見得有能力培育。也因此,Wetsus的教授期待學生解決的,是挑戰全球各國還看不懂的超新水議題,或是可類比成有收徒弟的「水研院」。

陳劼立坦承,雖然自己在台灣已取得台大環工所碩士,在這裡讀第二個碩士的經驗,還是充滿挑戰,常發現即使是業界認定的基本觀念,同學也敢顛覆。同時一個問題,會被教授要求用好幾種領域知識來解,讓他常深恐學問不夠用。

Wetsus學院執行董事,也是荷蘭水域伙伴關係(NWP)董事約漢尼斯.柏斯塔(Johannes Boonstra)指出,這個中心的目標,是幫助每年來自全球超過百家贊助企業,除了找水領域的新科技之外,還得確實導出可能獲利的新商模,而且,每家公司的問題還不一樣,等於每年要解一百個題,有些問題同時遇到化學與生物,還得找兩邊專家一起思考。

Wetsus學院執行董事柏斯塔指出,水科技在水質部分可以研究醫療用水,也能切入半導體用水。Wetsus提供圖/Wetsus學院執行董事柏斯塔指出,水科技在水質部分可以研究醫療用水,也能切入半導體用水。Wetsus提供

因此,他們的教授不只要從歐洲各校請來,還得打破科別齊聚一堂,帶領學生不設限地發想才行。

光是研究水的問題,會不會太狹隘?柏斯塔表示,問題是愈研究愈多,只要把同樣的技術,實踐在新的領域,就有新機會產生。

例如水質提升,可以用在需要純淨用水的半導體業上,也能跨足醫療,研究醫院內不讓病人染病的乾淨用水。而用來監控環境水質的技術,荷蘭也能運用來追蹤水裡的新冠病毒動向,做疫情預警研究。

伯斯塔強調,荷蘭光是水資源管理領域,就有上千家企業,卻不至於「沒水喝」,就是因為很懂得跨領域找新機。

沒有太多前輩卡位,適合年輕人衝刺 

實際上,荷蘭永續行業工作,遠遠不只是治水領域,許多行業都把推展永續相關方案的人才當做標配。然而,因為發展日新月異,這些人才也很需要迅速學習新事物能力。

Sharon在荷蘭一家永續供應鏈服務商任職,她強調自己身處的這一行,由於供應鏈永續化的需求在短時間內激增,資歷不再是公司徵才時的重點,它們比較重視的,反而是學習能力。例如,面對一些環保新法規,就要能馬上掌握會影響到的層面。

目前在荷蘭金融業專責永續私募基金業務的Rui強調,傳統金融業的方法與典範較多,跨足永續領域卻不一定都適用,因為這裡不光是要顧及獲利,也要評估環境與社會面的影響。永續金融的分析框架、法規體系都還在發展,很多時候得靠自己摸索,同時也要兼顧各種產業面的適用性。

不過,永續行業雖有照顧環境思惟,企業營運與獲利仍是最重要的。在半導體業專責永續專案管理的Wendy就提醒,像她工作時需要面對的利害關係人,就橫跨十個單位,要推動永續專案,常得和單位保持溝通、談交換條件,絕對不只是喊喊「愛地球」這麼簡單。

整體而言,他們都肯定未來做「永續」這一行,將是全球焦點人才新趨勢,因為光從歐盟這幾年的新法規看來,一個氣候變遷議題,就可以衍生出更多新規範,研究不完。

對年輕一代來說,永續這一行沒有太多前輩卡位,是開闊的新事業領域。但台灣若要走到這一步,投資人才與培育人才的思惟,勢必得要積極改變。

數位專題
綠電契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氣候變遷荷蘭水資源永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