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小心!「明天過後」不再是末日電影,而是實境秀

文 / 李建興    
2021-08-26
瀏覽數 13,400+
小心!「明天過後」不再是末日電影,而是實境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末日電影都有個亙古不變的經典橋段。接二連三,且更勝以往的重大災難襲來,各國當局在無力招架下,找來最頂尖的科學家解圍。此時,科學家不僅再次重申了先前被輕忽的預言,殘酷的是,這次更將自己先前推測的終結之日挪前至當下,而唯一的解方只剩——末日大逃亡!

如今,此番場景,竟不再只是災難預告片,而是真實上演的記錄片。

7月底、8月初,籠罩在希臘山頭的火焰,十多天了還不肯停歇,原本調節氣候的林地,瞬間成了嗆死地球的淵藪,讓這個曾為藍天代名詞的國度,淪為痛徹心扉的火獄。

罪魁禍首則為連日來的高溫,一起無人機上的溫度計,甚至記錄到雅典市中心地表溫度達到攝氏55度。伴隨而來的是數百起的野火,迫使雅典最後的綠肺──帕尼薩山國家公園,都被焦黑的灰燼覆蓋土地,連希臘總理米佐塔基斯都瞠目結舌,直說:「這是一場夢魘之夏!」

然而當海島變火島之後,再美的烏托邦,映入眼簾的,也只剩集體的憂鬱和無能為力。拿希臘第二大島尤比亞島來說,肆虐的惡火,穿過崎嶇的林地,將該島一分為二,一名官員將其描述為聖經中的末日情節。

而鏡頭轉離希臘,「明天過後」的實鏡秀,更在世界各地上映。七月下旬,整個中國鄭州成了老天爺的畜水池,三天的降水,居然可以裝滿238萬個奧運標準泳池,等於將100個西湖狠狠灌進這個城市。

至於德國萊茵河上的羅雷萊,原是圓舞曲所描繪的主角之一,一場洪災,竟讓這片至美之地淪為被上天咀咒的輓歌,原本德國人鐘愛一生的萊因河,瞬間變臉為恐怖情人。

就連全年至涼的北極,也變成赤道。七月初,芬蘭在北極測到33.5度的高溫,挪威也測到34度的高溫,隻雙創下史上次高紀錄。

而來到冰島東部的傑古沙龍冰河湖,這個在1930年代才出現的美景,瀲灩高冷的冰塊,堆疊在深邃的黑沙灘上,仿如一顆顆綴篏在河床上鑽石。但任誰也沒想到,這看似大自然帶來的禮物,卻是氣候變遷下,冰河消融的血淚。

驚悚的是,這並非冰島第一起消失的冰川,2019年,700歲的OK冰川成為第一條消失的冰川,當地人還為之立碑緬懷,順而敲起冰川的末日警鐘,而預計2200前,所有的冰川將全數神隱,冰島這個名字淪為諷刺。

「高溫長」企圖與天災對決,也難以抵抗環境危機 

正由於不同樣貌的氣候災難逆襲著世界各國,這使得自2019年以來,全球大城都爭相聘請氣候專家來與天抗衡。更諷刺的是,7月23日雅典市長巴科揚尼斯聘來的「高溫長」(chief heat officer)米里維利才一上任就與天災直球對決。但即便他再怎麼專業、厲害,面對超乎想像的情節,竟也只能呼喊:「這太瘋狂了,像是世界末日,餘燼像雨點一樣落在我們身上。」

也就是說,幾乎所有的氣象紀錄,以每年,甚每月的頻率在打破紀錄時,警世的喪鐘已響了好幾次,現在,已不是討論危機會不會來,而該討論,人類還能爭取多少生存的機會?

8月9日,由聯合國所組成的氣候變遷問題小組(IPCC),經過1.4萬份同行審議的研究報告,發表了3949頁的第六次報告。

而這次一改過去循循善誘的勸世語氣,像是宣讀人類罪行判決書似的,告訴人們,如今無論是水深還是火熱,我們已跨越了臨界點,也讓美國口中的2050零碳排,以及中國2060碳中和,都顯得荒謬。

因為,世紀末時,二氧化碳濃度,將達200萬年最高;海平面上升速度,為3000年以來最快,而北極的海冰比例,則是1000年以來最少。《不願面對的真相》已擺在眼前。

在一記記的當頭棒喝下,剛從日本人手上接棒的巴黎奧運,就主張要辦個「清醒而樸素的奧運會」。

法國人要趕上《巴黎氣候協議》的進度,比倫敦奧運減少55%碳排放量,其中95%為現有場館和臨時場館,像是於戰神廣場設置沙灘排球場地,觀看比賽一邊眺望著艾菲爾鐵塔,抑或在最豪華的宮廷莊園凡爾賽宮花園舉行馬術比賽……

而本期《遠見》封面故事則以國土面積、人口都與台灣相去不遠的「荷蘭」為例,作為台灣人在履歷地球公民義務時,如何能將循環經濟變成綠金,利他又利己。

尤其,當7月1日的西歐洪災來襲時,德國、比利時、盧森堡……無一倖俛,但地理條件更差,有1/4位於海平面以下,城鎮卻無一被完全淹沒、沒人喪生的荷蘭,更已應證了與大自然和平共處的成功方程式。

總之,極端氣候下沒人擁有豁免權,下一次的大自然反撲,只會比這次更劇烈,讓人類自食惡果,當地球變成地獄時,每個人都將深陷修羅場。現階段的每一次節能減碳,每一樁環保策略,都不再是曲高和寡的「愛地球」,而是命懸一線的「救自己」。

數位專題
綠電契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氣候變遷荷蘭台灣希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