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廢紙容器將塞爆台灣?疫情下「這類回收」恐銳減

雜誌原標為〈用量暴增回收不易,紙容器再掀垃圾之亂〉
文 / 王昱翔林珮萱    攝影 / 張智傑
2021-07-16
瀏覽數 95,150+
廢紙容器將塞爆台灣?疫情下「這類回收」恐銳減
圖/疫情之下紙容器垃圾暴增。連泰紙業提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伴隨防疫生活,全台餐飲業外帶外送盛行,讓國內紙容器用量暴增。然而,這些用過的紙容器,能夠回收再製的比例卻偏低,儼然形成新一波的「垃圾危機」!

位在新北市的久泰資源回收中心,卡車剛從社區運來大批紙容器、再由工人進一步細分,老闆吳基正望著卻心煩,「說真的,紙容器價格低到可憐、重量又輕,賣不了多少,根本不夠工錢!」

近來因應防疫升級,全台餐飲業外帶外送盛行;部分縣市還一度限水,為減少用水,而利用一次性餐具,更讓全台紙容器使用量暴增。

然而在疫情下,回收商作業困難、人力愈加吃緊,中大型業者如久泰,還能應付紙容器。但小型業者、第一線個體回收戶,乾脆不碰這門賠錢生意,寧可將紙容器混入一般垃圾、送入焚化爐,讓整體垃圾量有增無減。

過去被外媒肯定為「資源回收資優生」的台灣,為何碰到紙容器卻沒輒?《遠見》深入分析紙容器回收,發現存在著新、舊三重危機夾擊。

舊難題〉材質複雜回收者少

首先,紙容器之所以難以回收再利用,主因就是內含一層防水、防油的塑膠淋膜,材質複雜難回收。

目前,台灣僅有連泰、正隆竹北廠、華紙台東廠,三家紙廠能處理廢紙容器。但,這又衍生兩問題。

其一,一般紙廠為防設備損壞,嚴格要求回收商將紙容器挑出。吳基正直言,一般小回收商可能連分類輸送帶都沒有,難有餘力精挑細選,且紙容器體積大、重量輕,秤重賣利潤很有限,有時甚至不足貼工錢。

其次,台灣近九成紙容器處理量能都集中在苗栗連泰紙廠。看守台灣協會祕書長謝和霖表示,外縣市回收商大老遠送去苗栗並不划算,微薄利潤又不敷運費,因此,有些業者乾脆直送混入一般垃圾。

「如果還有點利潤,我們就會繼續做,但如果真的賠錢,也只能拒載、拒收。」吳基正一席話聽來現實,卻也是回收業者真切的兩難。

新北市的久泰資源回收中心老闆吳基正。張智傑攝圖/新北市的久泰資源回收中心老闆吳基正。張智傑攝

新風險〉前線人員擔心染疫

其次,最新衝擊是第一線回收者的恐慌和人力緊縮。

「我的會員會想,到底他回收回來的紙容器,有沒有冠狀病毒?他們會擔心啊!」資源回收商業公會理事長宋俊明透露。

相較一般廢紙,紙容器分類麻煩、沾染口水、利潤又微薄,部分第一線回收者不願冒染疫風險挑出分類,乾脆混入一般垃圾、送進焚化爐。也有疫情熱區回收站,甚至廢紙、廢紙容器通通拒收。

吳基正無奈說,這波疫情更勝去年,有些員工擔憂風險,開始排斥上班、請假,令人力愈加緊縮。

5月下旬以來,他接到不少社區緊急來電,「原本清運公司不收了,久泰能否協助清運?」只是,吳基正手下人力也有限,只好一一回絕。

張智傑攝圖/張智傑攝

目前,雖然疫情稍稍趨緩,但吳基正透露,員工們平時接觸資收垃圾、穿梭社區,仍擔心第一線染疫風險。「我們雖然分在疫苗優先施打第七類,但到現在都沒有準確、細節的答覆,員工們都會怕!」

新阻力〉環保署砍回收補助

至於,環保署5月公告調降紙容器回收補助,被視為壓垮紙容器回收利潤的最後一根稻草。

由於過去紙容器鮮少人回收,環保署為提升回收率,便向紙容器製造商收取基金、補貼末端回收的紙廠。最後,紙廠再分潤給回收商,確保整條回收鏈能獲利、維持運作。

全台最大的紙容器回收再生業者、連泰紙業總經理連文泓坦言,「這些年若沒有回收基金,根本都是虧錢在做!」

然而,5月疫情嚴峻時,環保署公告調降補助,雖然在各界反彈下改為分階段調降,但總降幅仍高達21.5%,其中回收商補貼金將從每公斤5.25元降到4.8元,影響甚鉅。

疫情之下紙容器垃圾暴增。張智傑攝圖/疫情之下紙容器垃圾暴增。張智傑攝

一般人不解,現在國際紙漿價格高漲,不是理應缺紙嗎?但,事實上,廢紙容器和廢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資收物。

造紙公會祕書長謝世平解釋,目前一般紙廠急需的,是製作紙箱的紙板紙;相較下,含有塑膠淋膜、纖維短的紙容器,不僅不是資源,還被視為會破壞紙廠散漿設備的廢棄物。

謝和霖直批,補助調降後,廢紙容器價格恐怕趨近廢紙價格,對回收商來說,回收紙容器無利可圖,很可能退出市場,更加劇紙容器亂象。

「如果紙容器價格和廢紙相近,最後回收商會不會又把紙容器放入廢紙堆,送進一般紙廠?」謝世平很擔憂,費率調降、重創市場,最終可能讓循環經濟走回頭路。

業界分析,回收基金的幕後虧損原因,應與台灣紙容器製造商缺乏管制有關。不論是假造申報,或根本未登記的地下工廠,導致環保署收不到錢,回收基金入不敷出。這不免讓合法業者感嘆,若未來紙容器處理量持續增加,回收基金再度入不敷出,「難道又要再調降補貼費,跟合法業者多扒幾層皮嗎?」謝世平不禁疑問。

如今,補貼費率8月1日調降在即,造紙公會和台灣看守協會都呼籲,應立即檢討回收基金制度,將源頭的非法製造商揪出,以免最終「樂了非法業者、苦了合法的紙廠和回收商」,造成難以控制的紙容器垃圾亂象。

紙容器回收率八成怎麼算?官民各說各話

《遠見》官網7月16日刊出《廢紙容器將塞爆台灣?疫情下「這類回收」恐銳減》一文。巧的是,環保署傍晚發出新聞稿提到持續關注紙容器回收現況。
內文說明,環保署調整廢紙餐具補貼費率是要「穩定回收處理體系」。主要是考量國際紙價、紙漿由2020年7月每公斤17.26元上漲至2021年6月的26.29元,漲幅達52%;若持續上漲,過高的補貼恐讓回收處理業者有超額利潤。更透露如果紙價大跌而有超額損失,環保署也會挹注基金加以調整回穩。強調調整費率時,有與三家廢紙容器處理業協調,來穩定回收體系與價格。
面對業者擔憂,此舉壓低價格將重創回收誘因,甚至預言「紙容器回收恐將愈收愈少」的說法。
對此,環保署認為,疫情期間紙餐具回收量並未減少。主張自2020年1月起,紙餐具回收量便緩升,2021年1至6月回收量為7萬4087公噸,較前一年同期增加7.85%。

環保署:持續照顧資收戶
此外,為對抗疫情、協助照顧第一線回收個體戶,環保署持續推動「資收關懷溫暖計畫」,延長了每月資收物補助上限由3500元提高到5000元之政策,加大對第一線資收個體戶的照顧。
曾有環保團體估算,全台一年紙容器用量可達80億個,但回收量約8億個。但,若是看環保署的歷年紙容器回收統計、去年有17萬公噸,創下新高紀錄,還讓官方樂觀評估回收率應有破八成。
只是,對於這種說法,民間業者難以信服。
關鍵在於官方始終欠缺對生產量與使用量的統計,「整體數量一直是個謎,又是如何算出回收率有八成?」一套數字,官民兩端兜不攏,讓紙容器回收率難逃「各自表述」的命運。

數位專題
福爾摩沙變舊衣墳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垃圾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