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廖武治力顯保安宮原貌

文 / 楊永妙    
2002-12-01
瀏覽數 17,500+
廖武治力顯保安宮原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今年是保生大帝一○二四歲誕辰,也是保安宮的修復完成大慶;今年10月,保安宮再添第三樁喜事,也就是財團法人台北保安宮副董事長兼總幹事廖武治,成為第六屆台北市文化獎今年三位得獎者之一。

面對外界的祝賀,廖武治心中百感交集。回想七年來,整修工程舉步維艱,他每天都到工地,一點一滴盯著工程細節。去年,他發現自己身患膽囊腫瘤,卻始終如一堅持完成自己該做的事。

台北市文化節今年首度設定主題,把對環境文化貢獻卓越者納入授獎對象。但廖武治自己卻沒想到致力於保安宮的修復工程,竟會成為範例。

廖武治的堅持,只是一個樸實的理想,他認為修廟代表對神祇的敬意。「廟就是神明的家,把廟修好是應該的,」廖武治說。

廖武治堅守文化傳承的精神,彰顯出致力於文化的人,終究能贏得社會尊敬的意義。「堅持的人得獎,會對社會產生作用,」文化評論人南方朔表示。

首開民間修復古蹟先例

位於台北老市區大龍峒的保安宮,祭祀神農大帝,與艋舺龍山寺和清水巖祖師廟齊名,清朝時鼎足為台北三大廟宇。

建於1805年的保安宮,擁有將近兩百年的歷史,迄今曾進行過三次大規模的整建。1973年起,保安宮為正殿迴廊製作彩繪,委請台南名師潘麗水執筆,並且陸續擴建廣場圍牆、鄰聖苑、庭園及紫薇閣,至此,保安宮的規模底定。

保安宮自1995年起自行花費鉅資,採傳統工法逐一地復原、維修毀損的廟堂。

香煙繚繞中的雕樑畫棟,是廖武治努力維護、傳承前人的成果。「每個角落都是我的心血,」廖武治說。

原本沒有宗教信仰的廖武治,竟然以義工的角色,投入保安宮十餘年,連他自己都感覺不可思議。

冥冥之中因緣早定。出生於農曆6月6日晚上十一時,這一天恰巧是民俗「開天門」的日子。

十多年前,擔任代書的廖武治,因朋友的推薦而被選為董事,從此便一頭栽進了保安宮的整修工程。

保安宮正殿的龍柱是清代遺蹟、迴廊四周的彩繪壁畫是大師作品,廟宇四周的雕樑畫棟、楹聯彩壁,都是時間留下的紀錄。「我把保安宮當成藝術品來修,」廖武治說。

學畫的廖武治在保安宮的辦公室掛了一幅自己的畫作,畫面是淡水的老教堂,用色鮮明、線條大膽。「畫跟人的性格一樣,」廖武治說。

畫風濃烈的廖武治,個性強烈,想法常常跟別人不一樣。

保安宮決定重建時,就打算和其他倚賴官方出資的做法不同。「古蹟修復絕對不是一般工程,」廖武治解釋說。

現代人修廟,往往改用磁磚、鋼筋水泥趕工,但保安宮採傳統工法整修,師父以精湛的技術,依傳統工法將廟宇復舊。

以木雕為例,保安宮堅持找台灣本土的木雕師傅來做,以維護在台的閩式風味。相較於許多廟宇直接從大陸買回現成的木雕作品,保安宮做法相當費時,成本也較高,但是,就文化延續的角度而言,保安宮卻能呈現修復後的原汁原味。

台北市長馬英九就相當誇讚保安宮的修復工程,並且認為,台灣本土的人,才具有古蹟維護的能力。

保安宮的外表,古意盎然,但保安宮的內在,卻建構於現代科技和現代管理。

踏進保安宮,不同於一般廟宇架設頂棚的做法,保安宮以開放式空間,讓信徒能更親近。

廟務採取電腦化管理,財務完全透明化。保安宮的內部也設有中央空調、蟲害防治和防火等安全設施。

廟宇的品味更朝向地方文化和國際化的方向努力。廖武治認為,時代改變了,廟宇除了祭祀信仰外,更應積極傳揚地方文化、多做慈善功德。

正殿大門外,陽光照射在巍峨的宮殿,把廖武治的身影拉得又細又長。在保安宮,廖武治堅持的理想,慢慢地實現了,這個理想會記載在歷史上,永遠也不會被抹滅。

本文出自 2002 / 12 月號

第19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