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凱瑟琳芭托向世界開唱

文 / 郭大微    
2002-11-01
瀏覽數 15,500+
凱瑟琳芭托向世界開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987年1月1日,指揮帝王卡拉揚在維也納金廳指揮了畢生唯一的一次新年音樂會;這場音樂會被視為卡拉揚的經典演出之一。這一天,也成就了一位遠從美國到歐洲求發展的黑人女高音——凱瑟琳芭托(Kathleen Battle)。

凱瑟琳芭托雖然有潛力,但出道時並未被看好。黑人的血統,更使得她在美國舞台露臉的機會,遠少於白人音樂家。她轉赴歐洲,一開始就被卡拉揚網羅。1987年這場音樂會,卡拉揚邀請芭托演唱小約翰史特勞斯的「春之聲」圓舞曲,一炮而紅。因為從1930、1940年代,「春之聲」由老牌女高音舒瓦茲柯芙(Elisabeth Schwarzkopf)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演唱、立下典範之後,幾乎成為絕響。雖然這首曲子年年出現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但都是由樂團演奏。直到凱瑟琳芭托和卡拉揚的合作,奧地利人覺得終於又找回期待已久的維也納風格。

圓舞曲發源於維也納。承襲畢德麥雅風格,維也納人演奏圓舞曲就像在閒話家常,有一種悠閒、平易近人,但又殘留著緬懷帝國餘暉的風采。尤其小約翰史特勞斯作品中晶瑩的花腔表現,被視為是維也納特有味道;而後來許多演唱家的詮釋都太過賣弄技巧,如唱歌劇般的匠氣。因此,維也納人總認為外國人演奏不出這種精神;而當芭托以亮麗、輕盈的音色成功演唱「春之聲」,維也納為之驚艷。她舞台上豐富的肢體語言和演技,更容易在瞬間抓住觀眾目光。

從歐洲紅回美國

歐洲是凱瑟琳芭托的幸運地,她的黃金歲月都在這裡綻放。此外也是應卡拉揚的邀約,芭托參與了柏林愛樂管絃樂團的除夕音樂會。

當時卡拉揚去世,由小澤征爾指揮演出布蘭詩歌。她清純的美聲,把德國中古世紀少女求愛的渴望,表現得淋漓盡致。這場演出造成轟動,當年還曾經做歐洲、日本的跨國實況轉播。凱瑟琳芭托,從此登上國際舞台,成為巨星。

歐洲的聲名,讓美國人熱誠歡迎芭托「載譽歸國」,成為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的首席女高音。歌劇作品中,凱瑟琳芭托最擅長兼具抒情花腔和輕女高音的角色,大都會歌劇院特地為她量身訂作,演出莫札特「魔笛」、董尼采悌「愛情靈藥」等符合她音色的歌劇。

如果歌劇女神卡拉絲可以把戲劇性強的角色——如「蝴蝶夫人」「茶花女」——發揮到登峰造極,凱瑟琳芭托就是輕女高音的經典;她總是可以在纖細角色中唱出戲劇效果。

除了歌劇之外,她在藝術歌曲和黑人靈歌的成就,讓世界著名的紐約卡內基音樂廳一百周年慶開幕音樂會,就推出凱瑟琳芭托的獨唱節目。芭托自己是黑人,她唱的黑人靈歌美到會令人屏息。黑人靈歌的旋律起伏跳動極大,但她的唱腔完全沒有鑿痕,平滑得聽不出音樂的轉換。

芭托這次台北的獨唱會由鋼琴伴奏,是最能展現歌聲純度、也最能考驗歌者功力的演出形式。她將演唱巴洛克時期韓德爾、和美聲代表董尼采悌的作品;從音樂轉換、音樂線條的處理,正可展現歌者扎實的基本功力。而孟德爾頌和理察史特勞斯的藝術歌曲,都是德國浪漫主義時期的經典作品,最難不只是旋律的表達,更挑戰歌者對文學性歌詞意境的掌握,是否足夠深入。黑人靈歌向來是芭托的拿手強項;而近十年來,她也嘗試打開新的演出局面,演唱跨界或非主流的藝術歌曲。這次芭托就安排了一系列拉丁美洲作曲家作品,兼具拉丁熱情,又蘊涵古典風格中感性的纖細。

正如一顆清亮澄澈的黑珍珠,凱瑟琳芭托的獨唱會,令人靜心期待!(以上內容由台北愛樂電台「台北歌劇院」節目主持人邢子青口述,郭大微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