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凡德的變與不變

文 / 劉惠慈    
2002-11-01
瀏覽數 19,000+
凡德的變與不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凡德(Vandenbroucke)變了。

走進百貨公司凡德專櫃,秋冬新品針織衫觸感柔軟,色彩柔和豐富,為以往清一色厚實穩重的西服套裝,增添幾許活潑年輕的氣息。

凡德男裝創立於1979年,至今二十餘年,一直穩居國內男裝品牌龍頭地位。主力產品單一,就是高級男士西服。這兩年,敏感的顧客會發現,凡德櫥窗裡多了個人風格的辦公休閒服(Business Casual),和正式西服(Business Suit)分庭抗禮。

凡德總經理方文青指出,凡德是以西服起家,必須敏銳於國際潮流的轉變。凡德企圖結合休閒和知識產業,強調休閒和個人風格的服裝,經過兩年試賣,成績出奇地好;因此今年秋冬新品,新款休閒服正式大量上架。

凡德的變,是在相同的經濟不景氣之下,面對國內、外市場的轉變,台灣中小企業圖生存發展的縮影。

服裝年輕化

首先,是顧客層的轉變。

董事長王顏素心說,「我兒子現在都穿我們的衣服。」凡德以前的客層約在三十五至四十五歲之間,走高階管理人員路線;現在,凡德的客層目標鎖定二十八至四十五歲男性上班族。

方文青認為這是不得不然的調整,「我們原本的顧客有太多前往大陸發展。」

根據她們的觀察,凡德的業績兩年多前開始往下掉,「大概就是核四宣布停建以後吧,」王顏素心指出,業績大約掉了兩、三成。台灣產業、人員的西進,改變了服裝市場的需求。

因此,產品也隨之改變。

凡德的西服主要針對上班正式場合設計,適合高階管理經營者。現在,凡德加添了個人風味及休閒氣息。講求穿衣禮儀的王顏素心指出,很多人誤解了休閒,以為休閒就是隨便。其實,人性化的工作場所雖然可以表現個人風格,但還是和客戶、同儕、朋友有很強的互動,不能隨意穿著。

所以,凡德的針織衫設計有領子,領下有扣,雖然是較輕鬆的穿著,也絕不失禮。今年秋冬的襯衫,則以更多色彩的選擇,企圖展現年輕的亮麗。

價格向下調整

因應景氣寒流,凡德服裝的價位也做彈性調整。以往動輒新台幣2萬以上的西服外套,現在7000、8000元即可買到。

產品多樣化以及價格調整,會不會造成品牌價值混淆?

方文青說,「我們也很小心。」凡德的新裝經過兩年秋冬季試賣,市場接受度佳,幾乎沒有庫存。因此,凡德今年決定大量上架,和傳統西服比例約為五比五。王顏素心表示,將要逐年降低傳統西服原料的採購金額,增加辦公休閒服的比例。

成衣產業的西移,也造成凡德不小的困擾。有位凡德的老顧客表示,這兩年凡德的西服品質下降。方文青表示,國內成衣廠幾乎全都遷往大陸,原來的配合廠明鷹製衣(王顏素心的公公所創立,後交給她的先生,現在已退休)原有三百名員工,現在只剩下三十餘位。因此凡德只好在義大利、土耳其、韓國等地尋找新的代工廠。設計與產出之間的磨合需要時間,方文青不諱言,和新工廠的配合過程相當辛苦,必須不斷溝通、修改,常常不能達到品質要求。不過,經過兩年的適應期,方文青認為,現在的品質已經相當穩定。

因應新的情勢,凡德在銷售方面也有突破。方文青說,「我們不能和人家拚價格。」今年父親節,凡德以「認識父親」為促銷主題,締造了不錯的銷售佳績。

凡德也開始大力推廣制服業務,營業部二處專案經理劉玫芬表示,承做制服主要以金融服務業為主。王顏素心指出,台北銀行、花旗銀行、太古汽車、陽明海運……,都是凡德的客戶。方文青強調,做制服最大的好處,就是沒有庫存,成本容易控制。

熱情與勇氣不變

凡德的確是變了;但是,凡德也沒有變。

王顏素心和方文青搭檔已三十餘年,走過台灣經濟起飛時期,在男裝界打出一片天。如今,她們仍然攜手面對變局。

早年,在台灣外銷加工出口時期,位在高雄加工出口區的明鷹製衣產製高級男裝,全數銷往國外。身為明鷹的媳婦,王顏素心決心將高級服裝轉進國內市場。1979年,她帶領一群明鷹的同事,成立凡德男裝,展開一帆風順的男裝事業。「那時,生意真的很好做,」王顏素心回憶,「門市一成立,當時的永琦、來來百貨都找上門來,希望我們設立專櫃。」

現在,凡德在各百貨公司有十個專櫃,明鷹製衣卻已脫下亮麗的光環。

經過歲月的洗禮、環境的殘酷考驗,王顏素心和方文青對服裝的熱情依然熾烈。

「服裝永遠充滿挑戰,」經常上網觀察最新流行資訊的王顏素心強調,服裝業這一季的成功,不代表下一季的成功,每一季都有意想不到的變化。但是,王顏素心笑著說,吸引人的地方正在這裡,「這一季的失敗,不代表下一季的失敗,你永遠有機會。」她的臉上帶著走過重重難關的自信。

方文青仔細地整理模特兒身上的西服,拉出漂亮的腰線。她感性地指出,「服裝是一種感覺,必須要有一種天生的敏銳力,」她不認為這種敏銳力可以培養或訓練。

雖然挑戰時刻改變,她們對服裝從不感厭倦。

服裝,總是走在時代的變化之前。早期的凡德,看見台灣經濟起飛,適時引進國際化必須的高級西式男裝;現在的凡德,看見台灣經濟衰退及文化轉變,企圖走出新一代的服裝風格。

改變,總是伴隨痛苦,但是,「痛苦使人高貴」是王顏素心和方文青不變的共識。

凡德的變裝,正微觀顯示了台灣中小企業面對改變所必須的、不變的熱情與勇氣。

凡德董事長王顏素心:

正式禮服也可玩得漂亮

穿衣服要有知識,有知識才能玩創意,」凡德董事長王顏素心,沈浸在男裝世界三十餘年,談起男士禮服的門道,既著重細節,又可以保持「玩」的空間。

穿著甚具中國風味的雕刻大師朱銘,月前獲得日本民間企業主辦「藝術貢獻獎」,王顏素心一手為他打理參與盛會的禮服——Tuxedo(小禮服)。

雖然成龍的電影「燕尾服」賣座,影片中的燕尾服具有非常魔力,不過,王顏素心表示,即使國際正式社交場合,現在穿燕尾服的機會已經不多,取而代之的就是Tuxedo。

隨手翻開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檔案冊,英挺的男士們,幾乎個個都是穿著緞面領的Tuxedo,流露翩翩風度。英國查理王子在許多國際正式場合,也都以Tuxedo現身。王顏素心表示,這已經是正式場合的制服了。

Tuxedo的穿衣法則並不複雜,不過還是有一些服裝規範(dress code),主要的細節就在於領口、袖口、腰帶以及褲邊的變化。

王顏素心表示,Tuxedo的顏色配合正式場合的需要,多以黑色或午夜藍(midnight blue)為主,裡面搭配白襯衫。領子一定是緞面,可以是絲瓜領(shawl lapel)或是V字領(notch lapel),領子的寬窄以及V區的大小,都可以隨潮流加以變化。

搭配的白襯衫質感當然要好,通常是翅膀領(wing lapel),領結要在翅膀下或在翅膀上,其實沒有太嚴格的規定,可以視個別喜好而定。

講究一點的襯衫,袖口使用袖扣(cufflinks),不過現在的社會講求速度感,袖口直接使用鈕扣,並不失禮。

至於胸前的袋巾,顏色或式樣,都有很大的個人空間。前幾年不流行袋巾,不過今年流行風往回吹,有心的男士,又可以在袋巾上玩花樣。查理王子有一款深色Tuxedo搭配亮咖啡色袋巾,頗收畫龍點睛之效。

此外,摺邊腰帶(cummerbund)也是不可少的配備,以深紅及深黑為主色。摺邊方向往上;長褲的雙側有緞面飾邊,其他就沒有特別講究。

一指哲學別忘記

Tuxedo穿上身,千萬不要忘了「一指哲學」。王顏素心伸出食指,在領口、袖口比畫,頸後襯衫領要高過外套領,襯衫袖口要長於外套袖口,寬度就是一根指頭。在這小小的細節上加強,整體服裝質感即流露無遺。

外套的長度,以蓋住臀部為宜,不過還是可以視個人身高稍作一點調整。

鈕扣方面,Tuxedo基本款是一顆扣,坐下時自然鬆開,站立時再將鈕扣扣起。若是兩顆扣,扣法是「扣上不扣下」,目前主流是三顆扣,中間靠腰的鈕扣扣起即可。這樣的鈕扣原則也適用於一般西裝外套,至於一般西服中的背心,前排最後一顆鈕扣是不扣的。

王顏素心強調,以正式場合制服的心態來看待男士禮服,就要有一定的穿衣知識。這無關乎創意,該怎樣穿就怎樣穿。

不過,她也鼓勵在可以變化的範圍內,諸如領結、袋巾、袖口等細節上面,可以展現個人的搭配設計,「既不算犯規,又玩得漂亮。」(劉惠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