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感恩的企業文化

文 / 黑幼龍    
2002-11-01
瀏覽數 15,800+
感恩的企業文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8月18日早上,我一個人來到梵蒂岡的聖伯多祿大堂(聖彼得大堂)。

昨天我才跟那位導遊朋友說,要一個人獨處一天。有意思的是,說以前覺得很難,擔心別人怎麼想;等到說出自己的要求後,又覺得沒那麼難了。導遊既沒問什麼,也沒有想幫忙的意思。於是我就一個人上路了。

我心裡想,這次來羅馬,我不想當觀光客,當然,我一定不是藝術家。我也不夠資格做朝聖者。從台北出發到現在,我最想要的,最想做的,就是一段獨處的時光。

我們天天忙著工作,忙著生活,忙著看電視。有那麼多人為了生活而工作。但也有很多人為工作而活(沒事做會受不了)。還有些人是為了工作而工作。能靜默一段時光,該是一種多麼奢侈的享受。

而這世界上,又有什麼地方比聖伯多祿大堂更幽靜莊嚴,更能給人超脫的感覺呢?

彌撒聖祭開始了。九位樞機主教,十位穿綠色祭衣的神父在聖樂中緩緩走上祭台。在這麼大、這麼宏偉的聖殿中,人,即使是一群人,都顯得那麼渺小,那麼軟弱。

主祭神父用拉丁文唱誦彌撒經文。我發現自己是少數能用拉丁文回應的人之一。因為四、五十年前世界各地天主教會的彌撒都是用拉丁文的。我之所以能背誦拉丁經文,是因為我常去聖堂輔祭(在祭台上幫忙神父)。

時間過得真快,當年一個十二歲的小孩,現在已經是個六十二歲的資深公民了。當年常從眷區(現今的大安森林公園)斜對面聖家堂望彌撒的學生,幾十年後,竟然跪在聖伯多祿大堂的第一排,參與同樣的聖祭,活在同樣的生命中。真的有點不可思議。

我想到了很多事。

我想到感恩。我能是今日的我,不是因為自己的辛勞,而是有一隻生命的手在引導我。記得希拉蕊說過,想想看柯林頓的長大過程,那麼貧困、那麼混亂。柯林頓還能有今天的成就,真的不簡單。

我此刻想到的是,過去這五十多年中,在台灣長大的人有多少人比柯林頓更貧窮,有多少人的家庭比柯林頓的家庭更悲慘。他們能有今天,更應該覺得慶幸。他們的生活有了這麼大的改變,他們的工作、事業更是當年無法想像的,因而也更值得感恩。

感恩的心情是那麼好。人因知恩與感恩而更謙虛,人常因有一顆感恩的心而成為更寬容的人,也更善待周圍的人。這些年來因為從事訓練工作,接觸到許多企業家。我真的覺得企業文化中有含感恩成分的公司,常發展得更好、更健全,也更以人為本。

彌撒聖祭結束了。但我沒走開。我想再多獨處一會兒。(作者為卡內基訓練負責人)(專欄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本文出自 2002 / 11 月號

第19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