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逆向思考的商機

文 / 郭正佩    
2002-07-01
瀏覽數 15,100+
逆向思考的商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幾天前,打開報紙,我讀到一則新聞:

「日前,日本郵便系統開始在部分地區試行郵貯ATM(自動提款機)二十四小時服務制,參加試行的郵局有:東京都的新宿郵便局、涉谷郵便局、橫濱的中央郵便局、大阪府的中央郵便局和福岡市的中央郵便局。

上述的五個郵便局,星期一至星期六,從午前○時五分至午後十一時五十五分,除了中間有十分鐘中止時間之外,幾乎二十四小時都可以取款。星期日和假日,○時五分至午後八時可以取款。

不過,存款時間仍然有限制,平時是午前七時至午後九時,星期六、星期日、假日則是午前九時至午後八時。

現在,也有一部分銀行的ATM正在實施二十四小時服務制,但是,這些ATM在正常的營業時間之外取款,需要收取手續費。

這五家試驗郵便局的ATM在營業時間外取款則不收取手續費。」

大約相同時間,另一則新聞傳至我的電子郵件信箱:

「日本可口可樂公司將和NTT DoCoMo及伊藤忠株式會社,於本月起利用具有與i-Mode行動通訊服務連結功能的自動販賣機,展開一項全國性的商業計畫。

三家公司計畫於6月前在東京、名古屋、大阪、福岡及神奈川縣設立結合i-Mode無線數據通訊服務的自動販賣機,並計畫於年底前在全日本內增設兩千台相同機種。

三家公司已於去年9至12月在涉谷、東京車站附近裝設了四十一台測驗機種,進行這項名為C-Mode的測試服務。使用C-Mode,消費者只要利用手機就能購買販賣機內的飲料,完全不需要現金。測試結果不錯,三家公司判斷這項服務將能開展成極大的商機。

但使用C-Mode服務,消費者需要加入C-Mode俱樂部。C-Mode俱樂部到2002年3月已經有將近兩萬名會員。日本可口可樂公司期待C-Mode服務能夠加強並擴大自動販賣機服務項目,NTT DoCoMo公司則希望新服務能為i-Mode增加大量通信需求。伊藤忠株式會社說,他們能藉由這個新界面增加原本內容服務的生意。」

現金難求

兩則新聞同時出現在我面前,此時的我,正處於苦無現金的尷尬時刻。看來,用我的手機買到可口可樂,或許會比領出現金支付一客豬排飯來得容易?還好,現在日本自動販賣機裡,也有熱騰騰的包子、熱狗、炒飯可買,我還不至於餓著。

但怎麼會這樣呢?一切,是因為我丟了日本銀行的提款卡。日本銀行說,兩星期後會寄給我新卡,而苦等兩星期,竟然又告訴我必須親自到櫃台填寫遺失申請書。然後,請再等另外兩個星期。

「抱歉!我們沒辦法更快了,」銀行說。

正值日本黃金週假期,在日本,沒有現金簡直寸步難行。我計畫在日本四處走走,而日本鄉村地方,不只幾乎沒有信用卡這種東西,提款機出現的機會也少之又少。有好一段日子,我總是處於身無分文的恐懼之中。雖然擁有美國、台灣等多個帳戶以及多張信用卡,此時卻是完全不管用。每隔一兩天,我必須走一大段路乘坐公車轉搭電車,再走好一段路,只為了從國外帳戶中領出一日極少數的限額。為了領錢,還得利用上、下班前後那僅剩的「自動提款機上班時間」趕去。偏偏這段日子公司新人不斷,才領出來的現金總在照例的歡迎會後交庫。那天必須使用現金匯款買機票,真是急煞了我。自然,沒有一家旅行社願意收我的信用卡。

信用卡在日本大都會之外不管用,已不是新聞。現今國際跨行取款方便,出門在外早不再需要攜帶大量現金。尤其在美國幾年,似乎用不到「現金」的生活使得我養成身上只有極少量鈔票的習慣;來到日本,這下可好,尋找提款機變成生活中的一大差事。

也許你會覺得奇怪,但這是事實:所居住的車站附近總共有三個提款機,在需要現金的時候,說也奇妙,「它們」不是告訴我:「對不起,你的銀行營業時間已過」,就是根本拉下鐵門形同虛設。

「ATM」不是二十四小時開放,在你需要現金時隨時相隨嗎?不是!不是!ATM這三個英文字母中並沒有一個字和二十四小時有關。不過,第一次發現ATM在自己急需現金的時候竟然關門大吉,這樣的感覺可能和在台北街頭走到一家7-eleven想買早報,或是深夜肚子餓得咕咕叫時走到巷口便利商店,卻發現它的營業時間真的是從早上七點到夜間十一點打烊一樣的令人驚訝吧!

是的,當我在深夜搭乘最後一班電車回到住處附近車站時,所有的自動提款機都「關門」了。此時身上總共只有400元日圓,而住處遠在走路需要一小時左右路程的山上。累極的我,作夢也沒料到會遇上「自動提款機關門」這件事。不是開玩笑,車站旁一台紅色提款機夜間和週末假日都是不營業的。我突然有股把銀行內所有現金提領出來放在家裡抽屜的慾望。

有位朋友從美國遠道而來,顯然也以為擁有國際提款卡和信用卡自能所向無敵。結果是,他拜訪了所到之處的所有自動提款機,然後在半個月的停留時間裡,「總共」成功地提領出20000元日圓(約新台幣4、5000元)──大約只夠在東京的窄小單人房間住上一晚,乘坐電車來往我的住處,外加在新宿高島屋百貨公司內吃兩頓飯。

什麼是民生必需品?

「他們似乎很不希望你花錢,」我的朋友說,「如果是美國的觀光區,哪有不想盡辦法讓你花錢的道理?」在古都京都,我們計算著手中的錢還夠支付幾家寺院的入場費,夠不夠嚐嚐京都有名的湯豆腐?買紀念品?抱歉!還得留下回東京的車錢。

謝天謝地!現在日本郵便局終於準備開始「試辦」二十四小時營業的ATM了。

讀到報上新聞時,只覺淚水都在眼睛裡打轉,人生出現了一線光明。

在台北幾乎不用擔心找不到二十四小時提款機的我,第一次深刻地發現這項「幾乎忘了他的存在」的服務是多麼貼心。就為這一點,我突然覺得搬到人潮永遠洶湧得可怕的新宿、涉谷、橫濱車站附近,也是可以接受的事情了。至少,有免於恐懼的自由。說真的,半夜發現自己沒有現金坐計程車,又完全無法領到錢的感覺真的不太有趣。

況且,試辦的幾個「中央」郵局附近,似乎也正好是「不需現金自動販賣機」的架構地點。那麼,不只是免於恐懼,還加上了免於飢餓的自由。不知道是因為巧合,還是因為日本人發現,想投販賣機買罐汽水的時候總是沒有零錢,附近又永遠找不到「開門」的提款機,所以才想出這個點子呢?

處在一個即使乘坐時速高達三百公里新幹線高速火車,也能無線上網自在遨遊;即使身處渺無人煙的荒郊野外,也能找到裝滿香煙、啤酒飲料和富士彩色隨身拍相機的自動販賣機的國家,提領現金竟然如此困難!或許,我們得放下原有的思考模式,重新對「民生必需品」下定義。

日本再生!

最近一期日本《DIME》雜誌封面人物,是風靡亞洲數十年的卡通人物「哆啦A夢」。這是一本提供商務人士掌握未來科技潮流走向的雜誌,封面中的哆啦A夢正從牠那萬用口袋中掏出各式神奇寶物:有卡西歐最新設計如信用卡大小的數位照相機、有搭建藍芽功能的視窗手機、有薄如蟬翼的筆記型電腦、有試作中的一人自動電氣車等等。

斗大的標題寫著:「日本再生!」

4月份的《經濟學人》雜誌大篇幅地深入討論造成日本十多年來經濟衰退現象的原因。一個街道乾乾淨淨、一個充滿和諧氣息、一個火車從不誤點、一個重秩序的國家,是如何陷入經濟的危機?

哆啦A夢口袋裡改變世界生活的產品,是否能重振日本的低迷景氣呢?

《經濟學人》雜誌中提到,因為日本的共識社會文化,極端壓抑個人主義,使得日本人的獨立性極低。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來,也正因為團體行動中的缺乏隱私和個人空間,使得完全個人化的行動通訊產業爆發性成長,領先全球。由於日本辦公室仍普遍維持傳統「一望無際」型——老板坐在最裡頭,所有人的電腦螢幕一清二楚的形式。想在辦公室內摸魚買賣股票和講私人電話,比登天還難。如此一來,讓人能躲在?所下單操作股票,即使在擁擠電車中也不擔心洩漏情話的行動電話加值服務,便立刻一躍成為「殺手級應用」。反而,在尊重個人隱私的美國,行動通訊的迫切性相對減少許多。

前一陣子送數捲幻燈片至柯達沖洗店,對方竟然告訴我需要十四個工作天才能交件。沒聽錯吧?我心想,就算是送到北海道沖洗,半個月的時間可以來回好幾趟了!仔細算算,郵寄送回台灣加上沖洗,兩個星期應該足夠,而且價位還更便宜。或許這正是促使日本數位相機產業蓬勃發展的原因之一?

科技果真是來自人性。逆向思想,或許就是另一份商機?(本文作者目前任職於日本NTT DoCoMo無線通訊研究室,著有天下文化出版「e貓掉進未來湯」。)

本文出自 2002 / 07 月號

第193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