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僅2家工廠合法登記 社子島違章工廠達99.6%

文 / 彭杏珠    攝影 / 陳之俊
2020-08-31
瀏覽數 9,800+
僅2家工廠合法登記 社子島違章工廠達99.6%
圖/社子島違章工廠林立。陳之俊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以往美麗的社子島,現在已經有超過1/3都布滿綠白相間的鐵皮屋違章工廠。租金便宜,不斷吸引雙北廠商進駐,形同化外之地。居民不禁要問:我們的家園何時能不再被工廠包圍?

▶▶特企專題【深入社子島,揭開13位市長都解不了的難題】

台灣違章工廠密度最高的地方在哪裡?答案是台北市士林區的社子島。

從北投焚化爐景觀台眺望社子島,淡水河、基隆河交會的302公頃土地上,超過1/3以上都蓋滿綠色、白色鐵皮屋的違章工廠。

今年春節過後,新北市長侯友宜大刀闊斧,掃蕩五股、八里、林口、樹林一帶違章,業者紛紛轉往社子島,導致廠房一坪難求、交通陷入瓶頸,讓社子島違章問題更是雪上加霜。

在限建衝擊下,社子島經濟發展停滯,多數人到外地工作,留下老弱婦孺,隨處可見老農佝僂著背種菜的情景。

見證社子島發展的耆老回憶,延平北路七段106巷327弄到社子大橋間,95%都是河川地,早年農家開墾耕種,變相擁有「使用權」。1977年開始,業者看上這裡的地理條件,紛紛向農民租「土地」蓋廠房,形成土地非私人所有卻出租收錢的亂象,近幾年來,水利局開始清查追討租金,但還是相對低廉。

社子島工廠聚落多元。圖/社子島工廠聚落多元。

初期很多居民還在觀望,但見鄰居不種菜,也能坐收數萬元地租,紛紛起而效尤。部分當地有錢人自蓋廠房出租,多數是業者出資興建,農民僅收象徵性地租,協議五年後廠房歸農民所有,全盛時期,有九成廠房為社子島人持有,後來才逐漸釋出。

從此,菜園被鐵皮屋覆蓋。當地代書楊明照指著10年前空照圖說,近年增加約200家工廠,有業者不接受調查,所以政府列冊登記只有285家,實際上為500家左右,而且僅2家合法登記,「99.6%都是違章」。

社子島涵蓋福安里、富洲里兩個里,光是富洲里,就有297家違章工廠,《遠見》記者勘查後發現,除防汛道路蓋滿廠房外,巷弄內的農地也被占領。富安國小旁的延平北路八段二巷,住家稀少、閒置農地多,工廠一窩蜂擁入,成了社子島違章密度最高區域。

外人找不到地址,沒招牌工廠如雨後春筍

只要騎一小段路,就能感受「高違章密度」的震撼。沿著淡水河防汛道路前進,從延平北路七段尾到九段尾,右側盡是綿延到天邊的違章工廠與倉庫。拐進巷弄後,原以為死巷的住宅聚落,轉角的稻田裡竟藏著10幾家工廠,隨處可見零星的5人以下代工廠。

社子島違建氾濫,是歷史共業。50年禁建,歷屆市長幾乎都視為燙手山芋、根本無力解決,政府也深知對居民理虧,睜隻眼閉隻眼,讓社子島成為「法外之地」。而且,這裡離市區近、交通又方便,加上土地不值錢、租金低廉,每坪空地只要80到100元,廠房每坪則是350到450元,儘管一年一約,開發時要無條件搬遷,也沒有門牌號碼,廠商仍不斷進駐。

社子島有不少「有屋無地」的工廠,不是占用河川地,就是將別人的土地租借出去,導致部分工廠無法申請門牌。社子島有七成是長條型土地,動輒數百坪的工廠,就蓋在數十個地號上,地主繁衍幾代後,有人根本不知道自家土地被人蓋廠房,甚至有親友口頭互換土地使用,就算業者想買斷土地,也難上加難。

有一位老闆就租到沒門牌的廠房。工廠的兩邊是41、45號,到他這間直接跳過,每當客戶來訪,都要指引到某個堤防樓梯口,再打電話通知。「這裡不習慣說門牌號碼,很多工廠在狹小巷弄裡,外人很難找得到,」他說出社子島亂象,當地很多根本沒招牌。

當《遠見》記者去採訪時,明明已到了165巷,路邊門牌卻是3號,東找西找,才發現1號藏在深深的裡面。居民常見外地人一臉茫然找路,早已見怪不怪。

租金便宜,形成紙製品、家具二大產業聚落

隨著時間推演,社子島工廠類型琳瑯滿目,包含物流倉儲、土石方資源堆置處理場、家具、鐵工、玻璃、翻砂、塑膠、垃圾資源回收、紙製品、機械、電器、模具、木材業等,成為雙北違章工廠的集中營,並發展出紙製品、家具兩個產業聚落。

社子島的紙製品業,是雙北地區僅次於中和的第二大聚落,涵蓋從紙類經銷商、印刷、製版、裝訂、上膜打光,到軋紙、燙金、壓花、紙袋成形廠的一條龍產業鏈。順成蛋糕、大江購物中心、金石堂書局、極品西服等知名品牌的紙袋,就來自社子島。

遷移到社子島10幾年的印刷業老闆說,這裡多為5人以下的微型企業,有的僅有夫妻兩人,但產業鏈完整,要什麼有什麼,才會吸引相關業者進駐。

連台灣最大的報廢機車回收場也落腳社子島,業者有三座廠房近4000多坪,中南部合作業者將報廢機車往這裡集中,再分流處理。「一坪空地租金80至100元,台北再也找不到這麼便宜、這麼大的土地了,」居民楊國寶說,社子島還有兩家工廠專門修理、改造高級進口車。

社子島的特殊背景,孕育出不同產業,讓各行各業圓夢,但限建50年造成違章工廠猖獗,是不爭事實。這裡九成九企業都設籍在延平北路六段或其他地區,工廠卻在這裡,許多家連招牌都不敢掛,甚至大門深鎖,不僅豢養大型狼犬顧家,還有監視器錄影。

居民都清楚,業者是為了降低成本,不想花錢符合標準,才到社子島來,「未必所有人都做壞事,但門窗緊閉的廠商,會做什麼事情呢?」

社子島違章工廠環境惡劣,到處可見移工身影。圖/社子島違章工廠環境惡劣,到處可見移工身影。

61歲的陳先生說,有廠商偷燒塑膠、電子零件等東西,會聞到異味,尤其是下雨天的晚上7、8點,偷燒情況最多,因為雨水可以沖淡黑煙與味道;「我還曾看過綠色、黑色、黃色、藍色或白色的水流出來,不知道是什麼水?」

關心鄉土的居民王木琳憤憤不平地說,因為禁建,民宅翻修被檢舉就立即拆除,違章工廠未必拆得動?「我具名檢舉,廠商休息兩天、鋒頭過了,又開始復工,」他質疑,政府說2016年5月20日後,新設違規工廠即報即拆的政策,是玩真的還是玩假的?

今年春節過後,侯友宜徹底整頓新北市無意願合法申請的違章工廠,意外導致社子島水漲船高,每坪廠房租金創下新高紀錄500多元,好地段更是一坪難求,「對面的蘆洲每坪都要700、800元,連龜山都要500元,你說業者會跑到哪裡去?」居民阿宏說,外地來的廠商不想被輔導合法,理由很簡單,要符合消防、環保規定,至少要花數十萬至上百萬。

儘管社子島的開發案如火如荼地進行,工廠經營者並不看好,都認為居民意見分歧,成功機率低,還有人在搶蓋大型工廠。「這裡的老闆沒在怕的,業者賭政府五年內拆不了房子,只要熬過五年就算賺到了,」一位老闆說。

承租企業不看好開發案,來自少數強力反對的房東。阿宏反問記者,如果每個月可以收租數十萬,你要開發嗎?就算開發後土地倍增,也要等10幾年以後,誰願意捨棄眼前利益。還有占用他人或公家土地,當車庫或長期收租的不良屋主,這些既得利益者更不可能放棄,也是反對開發的主力之一。

雖然開發案正反兩方意見紛歧,但多數都贊同違章問題一定要解決。最終,這場違建工廠與公權力的對抗賽,誰會獲勝?居民都希望能早日得到答案。

本文出自 2020 / 09 月號

台灣飆5G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都更台北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