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文 / 尤虹文    
2020-08-27
瀏覽數 5,250+
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美國前財長桑默斯在哈佛擔任校長時說過一句令我震撼又困惑的話:「經濟學是社會科學各科目中,最具權威的學術領域。」 我想知道為什麼?所以一個拉大提琴的人,到了哈佛主修經濟。我很幸運,遇到了兩位老師:桑默斯校長和施萊弗教授。

桑默斯非常細膩:他想親自指導大一新生,小班研討課程課名為「全球化:挑戰和機會」。開課消息一傳出去,馬上有250名大一生搶破頭申請。類似狀況其他教授會舉行面試來篩選,桑默斯校長卻有不同的想法:「我不希望一個剛進哈佛的大一新生,來我辦公室面試,最後因為沒有被錄取而失去信心,在接下來四年總是想著自己做錯了什麼,為什麼沒有得到桑默斯的肯定 。」校長最後決定,用申請文章作初選,接下來隨機抽籤決定16位幸運哈佛生,這是他認為最公平的方式,也顯現出全世界最有權勢的鐵漢學者對學生溫柔細膩的一面。

施萊弗教授,身為桑默斯的得意門生,是位多產學者,雖然嚴格,但是非常關心學生。學期中,我為了外出演奏一度中斷研究,經濟報告進度緩慢,教授不但體諒,反而不斷問我演奏那些曲目、演奏評論如何。畢業後我返校去探望,他問:「現在從事音樂,生活上過得去嗎?會不會入不敷出?」言下之意希望我回歸經濟。我不禁笑了出來,難道窮藝術家的形象在經濟學大師心中已經根深柢固?連忙跟教授保證,沒問題的,請放心。

人生最大風險之一,就是出生的家庭

四年的經濟訓練下來,我學會如何分析問題, 但也知道人生有些決定,就是無法用行為模型來證明;有些未來,沒有線性回歸公式能夠揣測;有些人可以擁有最亮麗的模型掌控所有變量,卻可能沒有能力掌控自己的人生道路。即使最飛黃騰達、訓練有素的經濟學家,有時仍然必須訴諸信仰,因為再崇高的經濟學殿堂,畢竟有它的缺憾。前幾週收到來自母校經濟系的消息,7月溘然辭世的哈佛教授法希,享年才41歲,經濟學界一顆殞落的新星。他是天才型宏觀經濟學者,來自法國經濟世家,熱愛法國歌劇和文化。法希教授拿到博士四年就取得哈佛終生教職,同時也是馬克宏的經濟顧問,歐洲正需要仰賴他的長才度過新冠疫情經濟難關。他的逝去是當今世界的巨大損失,令人長嘆。

法希教授在一篇討論遺產稅率的文章中曾寫過,人生中最大的風險之一就是你出生的家庭。或許經濟學家面臨的最大人生風險是:在生死面前,沒有數字可以倚賴;再多的論文,再崇高的獎項,也喚不回最寶貴的生命。

本文出自 2020 / 09 月號

台灣飆5G

數位專題
【遠見 X 財經M平方】 教你如何掌握經濟脈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哈佛經濟學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