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鼓勵創新的監理沙盒 反阻斷新創活路?

進沙盒難,進市場更難
文 / 許雅綿    攝影 / 池孟諭
2020-08-27
瀏覽數 5,700+
鼓勵創新的監理沙盒 反阻斷新創活路?
街口集團推出「託付寶」服務,為了讓商品順利運行,董事長胡亦嘉不惜衝撞體制。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街口集團打造的託付寶商品,再度槓上金管會,為何寧願違法,也不願進監理沙盒?監理沙盒推出兩年僅核准七案,跨入沙盒這一步,到底難在哪裡?

7月20日,街口集團打造的「託付寶(以電子支付帳戶買基金)」創新商品,又再度槓上了金管會。

起因是,街口和金管會在還沒有完整的共識下,街口就將託付寶商品直接上線,上線第一天的資金規模更高達1.5億元,嚇得金管會連忙發出聲明,強調未核准街口託付寶的架構,呼籲投資人保障自身權益。

其實,俗稱台版監理沙盒的「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實驗條例」,在2018年4月30日風光上路,台灣成為繼英國、新加坡、澳洲和香港後,第五個擁有監理沙盒制度,也是全球第一個為金融監理沙盒成立專法的國家。

所謂的金融監理沙盒,是指在風險規模可控的環境中,允許金融相關業務,以及遊走於法規模糊地帶的新創業者,可在官方監理的一個實驗場所中,盡可能測試創新的產品。

直白來說,只要涉及法律、法規命令限制事項的金融相關業務,可以「創新實驗」方式申請辦理,也就是申請進入監理沙盒實驗。

街口抗爭逾一年,為什麼?

所有風險過高的創新數位金融方案,都有機會先進沙盒驗證。也因此,業界普遍難以理解街口託付寶為何貿然上路。

今年1月,街口託付寶訴求用戶可有1.5%的年化收益率,即設立服務託管專戶,並提撥2億至專戶,確保投資收益不足,仍能給付給用戶1.5%的年收益率;同時,設計自動退場機制,專戶水位低於託付寶基金規模的0.5%時,啟動退場機制,用戶可拿回本金與1.5%收益。此機制受到廣泛質疑:「風險太高,有辦法應付龐大的即時申贖金額嗎?」

就連曾任金管會主委的陳接受媒體採訪也坦言,進入監理沙盒,是街口唯一的選擇。

但,街口集團董事長暨執行長胡亦嘉仍選擇衝撞體制,在未和金管會達成共識前,7月託付寶商品重新調整營運架構「硬上線」,將「保障收益率」用詞改為「預期收益率」,並以類借貸的模式,讓用戶的基金可「即時」贖回、拿到款項,免於一般基金贖回、款項入帳約需3~10個工作天的限制。最終仍在違法聲浪下,業務急喊卡。

「進沙盒是他(指胡亦嘉)最理想的地方,」金管會證期局局長張振山強調,街口不進監理沙盒,不可能就地合法。

繞了一圈,街口抗爭逾一年,到頭來還是得進監理沙盒。可議的是,為什麼胡亦嘉寧願遊走法律邊緣,也不願進監理沙盒?他,抗拒的是什麼?

「監理沙盒實驗,讓新創公司活不了!」一名不願具名的新創業者說得直接。金融監理沙盒實驗時間長,修改法規動輒需要兩、三年,新創公司規模小,想要創新產品營運,需要先花至少三年的「不確定成本」。

不像金融業規模大,可專責一個團隊負責沙盒實驗,其餘員工賺錢支撐成本。新創團隊不到20人,發展一個創新商品,需要耗費兩、三年沒有保證收益的日子,「沒有銀行的支持,根本撐不下去。」

街口也向《遠見》透露,監理沙盒實驗資金規模最高2億元上限,街口託付寶開放前兩天,資金就衝破億元,「若進監理沙盒做實驗,在規模限制下,真的有辦法反映實際的營運狀況嗎?」

街口強調會持續與金管會溝通,「但監理沙盒不會是街口的第一步,是逼不得已的最後一步。」

跨入沙盒這一步,到底難在哪?

挑戰一〉限制多,難跨進?

回顧監理沙盒推行兩年多來的成果,從2018年5月1日受理申請,累積14件申請案,七件進入監理沙盒,兩件出沙盒。相較於英國金融監理沙盒四年核准近百家業者進入試驗,台灣步伐相對緩慢。

「去年推動金融業務試辦,小型銀行不需進入沙盒實驗,改採試辦機制,是申請案件放緩原因之一,」金管會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中心科長黃巧虹說明。

為了鼓勵銀行創新,金管會訂定金融業務試辦,只要與現行法令沒有牴觸,銀行可不進沙盒實驗,改用「試辦業務」申請。也就是說,現行金融機構可執行的業務,僅增加一些創新細節,但不確定是否安全,就可申請試辦,不用進入監理沙盒。

試辦作業流程比監理沙盒短,又無需經過輔導,試辦期間六個月,比沙盒實驗一年來的短,多數金融業都改走試辦申請。累計目前核准試辦案件14件,比監理沙盒七件還要多。

主管機關為銀行開闢另一條道路,但新創業者就沒那麼幸運,至今仍卡在監理沙盒關卡,跨不進去、也跨不出來。

為什麼跨不進去?一名新創業者分享,監理沙盒的審查,必須有創新性說明、實驗範圍、預期效益、洗錢及資恐風險評估、參與者保障措施、退場機制等項目。

坦白來說,想進入創新實驗的金融科技業者,財力和業務規模都不如現行的業者,在洗錢和資恐風險評估資源的投入上,相較不易。

很多新創只能仰賴與銀行合作,進到沙盒實驗,「不和銀行合作,進到沙盒的機率微乎其微。」

不願由傳統金融機構主導創新的走向,很多創新業者選擇放棄申請監理沙盒,在市場上繼續「鴨子划水」,戰戰兢兢地運行,遊走在法律邊緣的業務。

不願具名的新創業者建議,監理沙盒審查、規定機制應稍微放寬,讓大家更願意嘗試創新實驗,給本土新創業者適性發展的機會,否則對業者而言,監理沙盒恐怕只是「監理流沙盒」。

面對新創業者的質疑,主管機關對沙盒實驗的安全機制,持堅定的態度。

黃巧虹說,監理沙盒實驗,是負責任創新的體現,非金融業者要經營金融市場,一定要保護消費者。

「麻雀雖小,五臟要俱全,」她強調,金融科技業者規模小,但不能偏廢風險管理機制,資訊安全系統、消費者保護都是沙盒實驗過程中,很重要的一環。

然而,建立了安全機制,進入沙盒實驗階段,順利成功,命運卻是「出了沙盒,進不了市場?」

挑戰二〉法規不及創新速度

2019年8月,凱基銀與中華電信合作推動的「行動身分認證」監理沙盒實驗計畫,正式出沙盒,為國內首宗監理沙盒成功案。

凱基銀與中華電信合作,透過電信帳單及手機號碼驗證身分、建立信用模型,對「金融小白(沒有申辦過信用卡或貸款,導致無法提供銀行任何信用紀錄的人)」取得銀行信用很有幫助。

該實驗出沙盒後,銀行公會尚未完成自律規範修訂,取得金管會同意用「試辦」的方式,來延長服務期間。但試辦結束,法規仍跟不上創新的速度。2020年3月,凱基銀宣布行動身分認證業務喊卡,並對此不願多作回應。

同樣沙盒實驗過關,無法在市場上運行的,還有統振公司。

統振是老牌電池商,20年前切入移工預付卡市場,本身也經營仲介業務,在移工生活圈有一定口碑。曾推出移工跨境線上服務,靠著長期建立的移工經濟,無需仰賴銀行資源,隻身進沙盒實驗提供外籍移工(越南、印尼、菲律賓及泰國)小額跨境匯款服務。

統振董事長特助謝宗益表示,金管會核發實驗執照1年,原本規範每個月小額跨境匯款服務上限2萬5000筆,去年申請擴大至10萬筆,實驗成果佳,沙盒實驗期限在4月29日到期,不過當時卡在「電子支付條例」與「電子票證條例」合併修法,金管會核准統振延長實驗期到今年10月29日。

7月底,行政院順利通過電子支付機構及電子票證條例合併,目前仍待金管會相關配套法規、申請跨境匯款執照辦法出爐。「若10月來不及,會再向金管會申請實驗展延至2021年4月,盼能無縫接軌在市場上運行。」謝宗益說。

綜觀全局,政府近年來對金融創新領域投入相當多心力,也期盼台灣累積更多金融創新的能量。

從金融監理沙盒推動兩年來,法規及審查面向觀察,消費者權益、業者的創新營運機制,是監理沙盒天秤的兩端,也是推動金融創新的驅動力。兩者該如何平衡,並達成有效率的金融創新,有賴主管機關的智慧。

台灣監理沙盒申請概況圖/台灣監理沙盒申請概況

本文出自 2020 / 09 月號

台灣飆5G

數位專題
【遠見 X 財經M平方】 教你如何掌握經濟脈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街口支付fintech金融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