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圓點開發核酸萃取機 固守檢疫第一線

文 / 林鳳琪王昱翔    攝影 / 池孟諭
2020-06-29
瀏覽數 30,350+
圓點開發核酸萃取機 固守檢疫第一線
過去,核酸檢驗儀可說是高勞力密集工作,有了自動化機台,能省下約八成的人力。(圖為圓點奈米創 辦人簡建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不管是疾管署抗疫前線的自動化核酸萃取機,或準確度90%、一小時完檢的工研院手持式核酸小分子快篩儀,背後都少不了這家圓點奈米技術公司。

隱身桃園龜山某棟大樓內的圓點辦公室,入口毫不起眼,近日卻因疫情,迅速在全球爆紅。不論是台灣具P4規格的昆陽實驗室;或是韓國、中國浙江,甚至連歐洲、澳洲,都能看得到圓點奈米所製造的自動化核酸萃取機。

這台儀器只有影印機大小,卻在防疫扮演關鍵角色。新冠肺炎檢測技術中,以台灣現行的qPCR技術,準確度最高,卻最耗費人力,得靠有經驗的檢驗師,逐個放進檢體、萃取核酸後,再加入不同試劑檢測,流程複雜又繁瑣。自從圓點成功開發這台自動核酸萃取機,不但節省近八成人力,也降低人為操作時的疏漏。

疾管署、國外都湧入急單

圓點奈米創辦人簡建興自豪說:「我們的核酸純化和國際大廠羅氏、Qiagen並駕齊驅,價格只需約1∕3。」也因此,疫情1月爆發後,疾管署便率先找上圓點。

那是大年初一,簡建興正在南投白毫禪寺參拜,一通來自寧波試劑廠老闆的緊急電話,一口氣下訂12萬人份試劑,讓簡建興直覺疫情恐比想像中更嚴重。

果不其然,疾管署同一天找上圓點,尋求自動化設備支援。簡建興當機立斷,「全力支持!」「農曆年,我們就加班把工廠機器搬去支持CDC(疾管署)。」

幾天後,中國疫情轟然炸開,圓點電話接到手軟,「有沒有試劑?有沒有機器?有的話立刻過來。」安徽、天津,甚至韓國、歐洲……,急單一下子湧入。

一夕間,圓點從少人聞問,成了國內外爭搶的寵兒。這是創立16年來,簡建興首度嘗到爆紅的滋味。簡建興原是年薪百萬的半導體工程師,他自嘲說:「創業的人,要嘛絕頂聰明,不然就是腦袋不清楚,我是後者……。」

時值2004年「奈米」應用吵得沸沸揚揚,簡建興決定棄高薪創業。孰料,身家投入後才發現,奈米市場根本不成熟,客戶只聽過奈米馬桶等低階應用,至於圓點高端磁性奈米技術,聽都沒聽過,遑論下單。

「到處拜託,好不容易成交6000元就覺得好爽。可是一整年才賺6000元,怎麼活?」簡建興回憶當時每天一睜開眼,就得面對房貸、薪水付不出來的窘境,甚至連兒子的奶粉尿布錢,都沒著落。

從奈米小廠熬到整廠輸出

但頭已洗了,沒有退路。既然沒有市場,簡建興乾脆自己創造。「就好像,本來是種米的,沒人買米就自己做便當。做便當沒人吃,就自己設計餵人家吃便當的機器。」

從賣技術,到投入奈米檢驗設備研發,到申請八國FDA認證,布建代理商等通路。為打開市場,他從技術開發到機器製造。為了賣儀器,又陸續開發試劑等周邊耗材,提供自動化核酸萃取「整廠輸出」一條龍服務。

一次,他自豪地帶著努力多年,取得的八國專利認證,向經濟部申請科專計畫,卻因沒有任何背景,有的只是一路堅持的孤軍奮戰,意外吃了閉門羹。

即使一路走來,挫敗不斷,簡建興仍堅持下來。如今終於嶄露頭角,讓大家看見即使沒有富爸爸,不靠政府,台灣中小企業也能靠自己闖出一片天。

值得深思的是,疫情威脅下,若沒有簡建興當初的堅持,為台灣保留了檢疫自製能量,台灣可能跟各國一樣,面臨有錢也搶不到的困境。雖簡建興僅淡淡說:「我們就是讓疾管署比較輕鬆啦!」這回圓點帶著蓄積16年的能量,守住台灣檢疫最前線。

林鳳琪整理圖/林鳳琪整理

本文出自 2020 / 07 月號

誰偷走我的客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技醫藥防疫2019新型冠狀病毒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