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簡立峰離開Google 第三人生才開始

文 / 侯冠州    攝影 / 蘇義傑、陳之俊
2020-06-29
瀏覽數 3,450+
簡立峰離開Google 第三人生才開始
簡立峰認為退休不應該是結束,期許透過第三人生,能幫助更多的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身為Google台灣員工編號第一號的簡立峰,在57歲時選擇退休,轉而投注新創產業。他卸下重擔後享受自由,笑談第三人生。

「成就感從哪裡來?幫別人!所以我現在選擇一個可以讓我更自由幫助別人的生活。」人前總是黑西裝「安全打扮」的前Google台灣董事總經理簡立峰,難得輕鬆暢談退休後開啟的「第三人生」。

時間拉回2020年1月31日,這天是簡立峰正式從Google退休的日子。「其實,我從來沒有預期要在產業待這麼久,」2006年進入Google後,簡立峰原打算三年借調期滿,就重回學術界。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2008年一場金融風暴,逼得簡立峰不得不續留,與同事共度危機。沒想到,這一留,就是15年。

即使如此,簡立峰仍每年嚷嚷著想離開。這回,Google台灣第一號員工,如願退休,不禁令人好奇原因?「這個問題,Google還沒有人敢問我。」簡立峰忍不住大笑。

他說,是到了開啟第三階段人生的時候。每個人對第三階段人生的定義不同,但總體而言,就是在沒有財務負擔下,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讓小珍珠創造皇冠價值

簡立峰表示,美國高科技產業一直流傳著一種觀念,也就是追求所謂的自由人生。「所以,為什麼他們退休會說恭喜(Congratulations)?」也因此,真正想退休的念頭在四年前萌芽,而被挽留了三年後,「每當我提出要離開,大家都以為是講假的,但去年我十分堅定,接著花了七、八個月的時間,進行工作轉移和交接。」

「其實,也跟老闆有關係,因為我的大老闆是在57歲退休,而我今年也57歲了。」不改幽默,簡立峰打趣。

談到第三人生規劃,簡立峰透露,退休後,很多事想做,但仔細想想,每件事情都很複雜。後來覺得只有一件事情比較單純,那就是新創。

所以,甫宣布退休不久,他旋即加入了AI新創公司iKala與Appier的董事會。「希望台灣能夠有成功上市的新創公司,因為這20年來都沒有見到。」簡立峰這麼期許。

「新創,就是皇冠上面的珍珠,有了珍珠後皇冠就有價值,雖然這顆珍珠占的面積很小。」簡立峰認為,如果沒有成功案例,後進者會不知該如何追隨、學習或是複製。

「台灣新創此時也已經有了成功的條件,如果能夠從中推一把,就能加速他們成功。」簡立峰說。

簡立峰投身新創業,笑稱卸下人生重擔得以更自由。圖/簡立峰投身新創業,笑稱卸下人生重擔得以更自由。

台灣+1,結合鄰國擴大優勢

但,為何台灣這20年來沒有出現成功引領產業的新創公司?「一個人沒有成功代表是個人問題,但一個世代沒有成功,就是社會的問題。」簡立峰表示,20年來,台灣年輕世代依然很優秀,但所選擇的產業最終都無法成為台灣主流產業。「社會問題指的不是政策、經驗錯誤,也不是指人、產品方向錯,而是市場選錯了。」

20年前,上網人口不到5億,而台灣有2000萬人口,此時台灣內需市場占全世界比例是大的;如今,全世界上網人口有50億,台灣依舊是2000多萬人口。「假設年輕世代、新創產業想以數位、網路產品為主,只接觸台灣客戶的話,勢必不夠;但如果能往外穿透,那就是有50億人口,那是多廣大的世界。」簡立峰說。

就簡立峰而言,從日本到接近印度的這一塊區域,可以稱為是海上的東亞新絲路,不僅是個很大的市場,亦是台灣躍向世界的跳板。

首先,光東南亞,不含印度就有約6億人口,而目前,這些國家都還沒出現在數位科技上絕對領先的國家。「歐美國家覺得距離太遠,因此鮮少把研發團隊、總部設在這裡,而中國本身市場太大,對它而言,東亞或東南亞只是『邊陲』,而碎片,沒必要追求。」

「而台灣,就位居這碎片化市場的中心點,但過去卻忽略了。」簡立峰娓娓道來:「所謂的中心點,一是地理中心,另則是技術中心。」台灣的位置剛好最接近這區域中的每個市場的,至於技術面,過往台灣多替歐美代工,工程技術執行能力是世界級水準。

「所以,我一直在提倡台灣+1的觀念。也就是新創應該要思考台灣+一個外部市場,像是服務業就是台灣+日本,製造業是台灣+越南。」簡立峰強調,台灣新創團隊如果將周邊國家當作市場,就會有驚人的優勢;反之,就會有驚人的劣勢。

他認為,台灣在這市場裡面,是有優勢的,因為擁有很強的工程團隊。成功團隊,有十個頂尖人才就夠了。「就像Google一樣,做數位技術的人不用多,但是要很厲害,同時結合業務人員往外拓展,將數位技術往外穿透,變成自己的優勢。」簡立峰說道。

台灣另有一個可善用的優勢——「會說中文」。變成介接中國市場與東亞、東南亞市場的橋梁。

此外,簡立峰認為,新創團隊的成功跟「迭代」息息相關。所謂的迭代,即是要在短時間內找到正確方案;換句話說,團隊要有強大的執行力,能很快做出產品,並投入市場測試,發現錯誤後立即調整。

「台灣新創產業產品都做得很好,但或許三年才完成一次迭代測試,才能把產品推到市場。但這樣的迭代速度,早已將子彈、士氣消磨光了。」簡立峰惋惜的說。

退休更自由,能幫助更多人

而聊到如何透過Google經驗幫助新創,簡立峰笑答,Google對工程師文化十分尊重,認為工程師不是螺絲釘,而是切切實實的人才。

「這跟文化創意產業很像,每個作家、藝術家或記者都是獨立的個體,自已願意寫才會寫得好,否則怎麼逼都沒有用。」簡立峰指出,軟體團隊就是文化創意團隊,不能用高壓(上對下)的領導方式,要會尊重軟體文化特質。

他回憶,剛進入Google的時候,老闆說了一句話,「Google這家公司不能談管理,因為裡面的人都太優秀、太聰明,無法用上司對部屬管理的方式。」所以,需要慢慢建立自己的領導能力(Leadership),但在建立之前,唯一能做的,就是提供幫助(Provide Help)。

與其說簡立峰是個知無不言的受訪者,倒不如說他更像是個循循善誘的「老師」。不論問題好壞,他是總會仔細、真誠地,用深入淺出的方式,分享心中所想、腦中所學,為提問者解惑。

對於簡立峰而言,退休,不是結束,而是另一個新的開始,在享受自由之時,也能持續做他喜歡的事:幫助別人。

本文出自 2020 / 07 月號

誰偷走我的客人

數位專題
無框人生 必修關鍵四堂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幸福退休google新創企業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