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花小錢、做大事 彰化縣出奇制勝

10年城事甘苦談4〉突破人口外流困境
文 / 高宜凡    攝影 / 張智傑
2020-05-31
瀏覽數 12,600+
花小錢、做大事 彰化縣出奇制勝
圖/彰化縣長王惠美。張智傑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大家好,我是阿美師!今天要介紹埤頭鄉的F4(白菜、青蔥、水稻與平地梨)~」彰化縣長王惠美在最近拍攝的《阿美廚房》影片粉墨登場、親自下廚,推銷因疫情市況欠佳的地方農產。「沒辦法,這陣子餐廳通路的訂購變少了,反正不能趴趴走,我就勸大家買回家煮,」她苦笑。

談論地方改制十年受影響最大的縣市,彰化絕對名列其中,始終抵擋不住人口外流。

四成人口漂台中,盼改善交通找回通勤族 

素有「全台最大縣」之稱的彰化,2010年人口還有130.7萬,是六都以外僅有的百萬人口縣市,如今跌至127萬。離開的人都往哪去?王惠美分析,彰化外移人口超過七成流向六都,「40%去台中!」過去五年漂向台中的2.8萬人,其中1.5萬人是25~39歲青壯輩,其次是0~4歲幼兒(約1萬人)。「沒辦法,那邊生活機能好,」她嘆道。

最近便有議員質詢,長年低迷的薪資水平和勞動條件,是造成中生代出走的推力。攤開近十年政府統計,彰化2010年平均每戶可支配所得為74萬1050元,甚至高過當時台南市的74萬706元。到了2018年,雖成長至84萬元,但鄰近的台中躍進幅度更大,從82萬激增到106萬元,差距慢慢拉開。

也有人認為缺乏公園綠地適合下一代的教育和托育扶助,才是主因。尤其這幾年台中推出「托育一條龍」政策,就吸走不少有小孩的年輕家庭。

對此,縣府的因應是推動產業升級和觀光休閒,不僅如此,王惠美還想改善交通,吸引台中市民往物價較低廉的彰化移動。如進行中的兩縣市聯絡大橋、東彰快速道路、鐵路高架化等都是。「光房價都差很多了!」她認為只要交通便捷,很多人是願意留在自己家鄉的,也才有產業發展的條件。

這副盤算不是沒道理,攤開全縣26個鄉鎮市,位於最北端、緊鄰台中的伸港鄉,就是少數幾個人口還有成長的行政區。

說起財務,王惠美更有一堆苦水。這幾年彰化只能拿到約90億的中央統籌分配款,加上自有財源,扣除人事費、固定開銷跟社福支出,大概只剩7~8億運用,每年歲入歲出常短少快20億。在內部談論如何節省時,王惠美不時自嘲:「我當縣長,還在跟你們談幾萬、幾十萬的東西,實在很嚥氣!」

這也是她為何在走馬上任沒多久,就決定放棄前縣長魏明谷拿到的2020年台灣燈會主辦權。「被罵就被罵,我知道一定會這樣!」

為撙節開支,王惠美要求聯合採購、整併局處人力和公務場館,以前各單位都有的類似活動,也改為統一場地舉辦。經過一番努力,終於在去年出現20年來首次盈餘(1845萬元)。一位幕僚苦笑,「主計處長看到這數字時,眼睛好像泛著淚光。」

另一個常見報的爭議,就是即將在彰化海邊大舉矗立的風力發電機,「我們算過,就算全部蓋完、發電滿載,縣政府一年也只能拿到1億多的回饋,」王惠美解釋,難怪地方上會有反彈聲浪。有人呼籲請廠商到彰化設籍,好把營業稅留在地方,但必須等中央修改相關稅法,等於遙遙無期。

創意行銷,「順澤宮」掀起全台風潮 

更扼腕的,是看得到、吃不到的「遺產稅」。去年,輪胎大廠正新創辦人羅結高齡辭世,估計有多達16億元的遺產稅付給大村鄉公所。豈料按稅法規定,中央、直轄市和鄉鎮公所都能分配到,只有縣政府被跳過。王惠美加強語氣說,「我們一毛錢都拿不到!」即便縣內有許多經營出色的本土頭家和企業家族,卻無力改善縣府財政。

沒錢是事實,彰化只好出奇制勝,想辦法用最少錢、做最多事。如去年在世錦賽因頭戴「順澤宮」鴨舌帽而爆紅的挪威三鐵選手伊登(Gustav Iden),就在縣府大力邀請下來台參與田中馬拉松,並展開三天的在地宣傳,不僅創造大量媒體曝光,前後更只花80萬元經費。

勒緊褲帶也要設法創造新收入。這幾年除了開闢新的工業園區,2015年通車的高鐵田中站也是重點。當初第一年開三次標才拿到18億,王惠美要求整頓場站環境、加強公共設施、簡化行政程序,今年4月一次招標就獲得17.5億資金。

 儘管付出許多心力,但訪談尾聲,王惠美還是憂心忡忡地說,縣內65歲以上的老年族群已突破20萬人,數量高居非六都之冠,未來的長照壓力可想而知,加上今年疫情導致百業蕭條,明年收到的稅收勢必更少,縣府財政恐更為窘迫。「SARS那年,彰化的稅就少了4億多,這次可能更慘,」喃喃自語的她,眉頭似乎皺得更緊了。

更多內容請參閱城市學專題:【地方改制 十年總城績】

本文出自 2020 / 06 月號

數據.紅利.階級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2縣市長施政滿意度台灣縣市交通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