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香港會失去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嗎?

觀光客剩一半 惟黃色經濟圈一支獨秀
文 / 沈瑜    
2020-02-10
瀏覽數 6,000+
香港會失去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嗎?
反送中運動8個月過去了,港民分化為黃藍對立;圖/達志影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香港反送中歷經八個月,除了港人的生活,還改變了什麼?它引以為傲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是否穩如泰山? 

2020年到來那一刻,全球都在歡慶,唯獨香港以號稱百萬人上街的示威遊行度過。反送中至今已八個月,然大小遊行從未間斷,曾經是東方最閃耀明珠,塵埃卻愈蒙愈厚。

香港執業律師任建峰觀察,對比八個月前,餐廳、零售等生意雖然微幅回升,但距昔日榮景,差距仍大。外資對沖基金分析師Dragon說,過去香港夜生活豐富,如今擔心示威與催淚彈,銅鑼灣店家下午3、4點被迫關門,中環外圍二線地區店鋪空置率激增至20%。

以往,國際化和多元發展向來是香港為人所稱道的優勢,但現則出現「選邊站」經濟。吃飯時間一到,港民滑開App搜尋餐廳,關鍵不是美味,而是「黃店」還是「藍店」。

「黃色經濟圈」是近四個月來,反送中、反黑警等店家與消費者組成的經濟圈,「黃店」大多是獨立的中小型店家;「藍店」則多大型連鎖業者,立場親共或支持警察,如美心餐廳、吉野家等。Dragon說,即便他並無偏好非選其中一種顏色,但進入黃店頻率仍多些。

反送中後,港人不但政治立場被撕裂成兩大陣營,連生活也壁壘分明。任建峰觀察,香港整體經濟雖普遍不好,但相較同業,黃店衝擊較少,僅減少約20%,因此黃色經濟圈不斷擴大,去年12月App上的餐廳已增至4000間,甚至有人訴求,連雇傭、供應商立場都要一致。

衝擊觀光 飯店房價大跳水

除了內需經濟裂解,香港經濟四大支柱中的兩大行業:金融服務與旅遊業,衝擊更劇烈,尤以觀光旅遊業為甚。香港旅遊發展局截至本刊截稿前統計,2019年11月訪港旅客人次為265萬,較前年同期大減55.9%。

「連排隊知名餐廳都門可羅雀。」一位長期來往台港的外資高階主管Mike,最近帶小孩去香港迪士尼,發現遊樂園內,幾乎只剩本地人,不僅消費意願較低,票價也遠低於外國遊客,讓迪士尼業績大受影響。

零售業更因旅客大減而疲弱不振。香港統計局公布2019年11月零售額,僅300億港元,較2018年同月下跌23.6%。其中,百貨公司貨品零售額跌幅高達32.9%,精品零售額更大跌43.5%。

飯店房價也呈現跳水式崩盤,銅鑼灣維景酒店海景房,訂房網站上,從1萬多台幣下殺至快1折,只要1500多台幣;有些飯店住房率甚至跌破兩成。任建峰認為,關鍵在於對香港信心不足,不是靠減價就能刺激買氣。

連香港引以為傲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雖然受衝擊程度不如旅遊業,但也面臨信心遭到侵蝕。以資金、資訊流通自由及法治透明見長的香港,原是全球第三大國際金融中心。不但跨國企業、金融機構皆來此設點,也吸引高資產人士投資。

反送中後,全球都在關注香港國際金融地位是否動搖,「金融比實體經濟更敏感,要的就是信心,一旦政治介入,資金就不敢進去。」台經院景氣預測中心副主任邱達生說。

一開始,金融市場一度動盪,8月5日港人發動大罷工時,特首林鄭月娥出面喊話,「如果市民繼續罷工,香港好不容易累積的經濟成果將毀於一旦!」沒想到,林鄭月娥滅火不成反生火,股市直線崩盤、盤中跌幅一度逼近800點。

外資沒撤退 考慮「Plan B」

那時緊張氣氛,也可從資金方面看出,香港銀行一個月期的同業拆款利率(HIBOR)過去十年來都徘徊在0.2%,但去年7月一度衝高到2.99%,創下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新高。代表流動性緊縮,更多銀行想借錢,怕民眾擠兌。如今HIBOR仍在1.5%至2.5%高水位。

外資動向看似風平浪靜,但已信心鬆動,開始考量轉移陣地到中國、新加坡等地。一位在香港外銀工作的台籍主管觀察,目前還不至於「撤逃」,但大家都有「Plan B」。

財管也得分散風險。Dragon觀察,不少高資產客戶將資金轉移至新加坡等地,「百萬美元富豪有2/3以上考慮減少香港資產配置。」

甚至,連中產階級也開始準備,「很多人考慮申請或多開一、兩個海外戶頭。」英格蘭銀行2019年「金融穩定」報告指出,自去年4月起到去年12月,已有約50億美元投資資金撤出,相當於香港GDP的1.25%。

Dragon說,大家已從「香港最安全」思惟,轉為資產分散。過去大陸富豪習慣透過香港境外保單轉移資產,現在紛紛詢問如何從香港抽手?Mike的太太從事保險業,也明顯感受中國客人減少。

香港保險業監管局統計,內地訪客第三季度新契約保費收入出現跌幅甚深,從第二季的136億港元下跌至第三季的97億港元,跌幅達28.8%。

反送中事件,讓香港「跌跌」不休!圖/反送中事件,讓香港「跌跌」不休!

若抗爭持續,香港會因此失去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嗎?

專家認為,香港金融自由開放,是接軌大陸與國際金融最重要的窗口,更是人民幣國際化最重要的基地,占全球人民幣交易量高達79%,全球最大離岸人民幣結算中心。

即使中國有意扶持上海、深圳、澳門,甚或海南島取代香港,但一位學者指出盲點,「若人民幣無法自由移動,一切都是海市蜃樓。」

市場解讀,阿里巴巴選在香港風雨飄搖時,赴港掛牌,是為挽回市場信心。受到阿里巴巴加持,香港證交所IPO(初次申請上市)募集金額,超越那斯達克(Nasdaq)和紐約證交所,為10年來第六度稱冠。

香港國際金融地位雖仍居高位,但不少國家與城市虎視眈眈,想取而代之。台灣也曾在名單內,一位曾任教香港科技大學的教授指出,可惜的是,台灣從未以成為金融中心為目標做準備,反而嚴控資金進出,所有來台資金須宣告用途。

反觀金融地位世界排名第四,僅次於香港的新加坡,資金自由,近年又以財管聞名,機會最大。至於台灣(台北),在全球金融中心排名僅34名,要趁勢一躍超越香港、新加坡,還有一大段路得走。

香港的下一步 美國是關鍵

值得注意的是,香港能否保有獨特性,美國態度恐將成為關鍵!去年底美國總統川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將每年審視香港自治情況。

當香港出現有違人權、自由和自治狀況,可決定是否繼續給予香港特殊地位,包括香港「獨立關稅區」優惠待遇,若獨立關稅區被取消,一旦捲入貿易戰等情事,香港將被視為與中國內地城市無異,恐面臨外資撤退挑戰。任建峰認為,這是政治表態多於實質行動。

多數評論堅信,一國兩制仍存,香港地利之便、資訊流通、法律透明、資金自由還存在,香港仍占有舉足輕重的影響。

任建峰也相信,「香港不是一朝一夕能被取代。香港過去也曾經歷大風大浪,每次沉澱下來,都能找到方法站起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香港經濟香港反送中金融中國美國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