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曾經小看了澳洲

總編輯的話
文 / 楊瑪利    
2019-09-30
瀏覽數 68,750+
我曾經小看了澳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990年代,我到澳洲首都坎培拉的澳洲國立大學(ANU)攻讀碩士,前後在澳洲生活了兩年多。當時坎培拉的市中心比我台南家鄉小鎮還要小,真是一個好山好水好安靜的城市。

那時候澳洲人口1800萬左右,比台灣少350萬。1澳幣兌台幣17元左右。坎培拉一般獨棟民宅,400萬~500萬台幣買得到。我在學校銀行裡開戶存了1萬澳幣,儼然成為大戶般,第一次到銀行,櫃姐就把我叫到一個小房間,鼓勵我利用這筆錢投資。當時我還不太懂理財,感到很意外,這麼少錢,能投資什麼,就婉拒了。之後每次進去,我都感受到櫃姐的期待,就盡量不走進銀行了。

1990年代的台灣已經富裕了,很多累積到財富的父母,興起了移民澳洲熱。他們追逐的是比較好的生活環境,與比較自由開放的教育環境。但當年的澳洲,絕不是賺錢的好地方,景氣並不繁榮。我去澳洲念碩士,就是在這樣的大環境氛圍下去的。

因為這些生活經驗,讓我誤以為我很懂澳洲,但其實不然。我還真小看了澳洲。過去30年來,澳洲已有十足進步,只是我一直停留在過去印象。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2019 / 10 月號

借鏡澳洲 喚起共好台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國際財經金融經濟政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