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蕭條南台灣,苦日望春風

文 / 李宛澍    
2001-04-01
瀏覽數 15,700+
蕭條南台灣,苦日望春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三月初的周五晚上,東揚紙器董事長林秋菊從南部北上,坐在淡水捷運站外邊的露天咖啡座和友人聊天。時間已經十點半,捷運站裡人潮熙來攘往,咖啡座的客人幾乎全滿,她跟友人說,「這些高官要是每天都在台北,難怪感覺不到南部有多蕭條,不知道老百姓有多鬱卒。」

下午五點半,以往是台南縣永康市的黃昏市場最熱鬧的時候,成排攤位堆著魚肉果菜,人群鼎沸,職業婦女下班繞到這裡來挑選食材,好回家做晚飯。現在,這種情景已經不復見,偌大的市場,只剩下兩攤賣肉的、兩攤賣菜的,買菜的人也稀稀落落,不知情的人以為這裡是荒涼的小鎮。

在這裡擺攤賣菜的王先生說,「景氣不好,大家就儉,連吃都省起來,」攤販賣的收入還不夠成本,不少攤商乾脆收起來,「了錢的生意,啥人要做!」

不只是小攤商,五星級的飯店也感受蕭條寒流。

「台北的飯店餐廳,中午時間一位難求,可是回到高雄,五星級飯店裡的服務員人數比顧客還要多,」高雄市建築公會理事長張調說。

不景氣讓大家充滿危機感,即使有錢,出手也計較多了。

家長失業,小孩教育有問題

這波經濟寒流和結構性失業,影響層面甚廣。

謝偉志,國小六年級,課後電腦班停了,因為其他小朋友沒有錢交學費。一個班上有二十個小朋友,其中十八個小朋友都因為家裡有人失業或收入不穩定,決定不再上課了。上個星期,謝偉志下課走過電腦班門前,發現鐵門已經拉下來。

台南縣一些以升學率著稱的私立中學,以往,大家爭先要進去,去年秋天,新學期私立學校的招生狀況不理想,私校老師還得四處去遊說。

高雄縣大寮鄉的中山工商有兩百多位學生因為家長失業,繳不出學費註冊,校長陳國清表示,除了私立學校的學費負擔較高,另一方面是因為大寮鄉許多傳統產業關廠,造成失業人口眾多,影響子女教育。學校舉行愛心義賣會,為學生籌募學費。

建築營造業者對於景氣尤其敏感,除了之前空屋量使得南部建商推案量銳減外,荷包縮水時,民眾換屋、買屋的意願都會降低。

高雄縣政府勞工局課長陳石圍表示,辦理勞工購屋貸款的人數明顯降低,前年有三、四千戶,今年降到一、兩千戶。不確定因素增加,手頭緊,想要購屋置產的人都沒信心還得起貸款。

法拍屋的數目增加,張調表示,「現在五拍、六拍的法拍屋很多,」即使拍賣,也不一定賣得出去。高雄市原本要作第二副都心的「凹仔底」屬於高級的新興地段,最貴的時候,房子一坪20萬元,現在,法拍屋一坪5萬元左右。

民眾換屋、買屋意願低,建設公司手中一批土地和空屋,價值嚴重縮水,財務狀況亮紅燈。高雄市勞工局處理一起勞資爭議,上市的某大建設公司積欠工資,負責勞資協商的承辦員說,「總共也才200萬元,他們副總出來,說真的沒錢。」

工作減少,頭路難找

從這些與民生有關的消費支出的線索嗅到一股愁雲慘霧,大家已經在過「苦日子」了。尤其,以製造業為主的南部地區,景氣不只是官方統計的青黃燈,失業率也不是百分比,而是具體可見的痛苦。

每個月的第四個星期四,高雄市勞工局都會在勞工運動公園舉辦就業媒合活動,今年二月二十二日是過年後舉辦的第一次,一早九點鐘,等待求職的民眾就排了幾百人的長龍。一個早上下來,發出去的資料大約有將近五、六千人。勞工局的工作人員說,這幾乎是他們碰到最多人的一次。尤其,徵才現場若有徵體力工的攤位,都排著一條長龍。還有不少人,顯然是中年的家長和二十幾歲的小孩,全家一起來應徵。

工作減少,頭路難找,南部失業率特別高。高雄地區有四萬六千名失業者,失業率在3.79%到3.94%之間。由於很多失業者會被低估為非勞動人口,高雄市勞工局局長方來進指出,「一般來說,真實失業的情況遠比官方的數字更高。」從去年以來,勞資爭議案件的數目也不斷提高,以製造業為主的縣市,爭議案件尤其多。

在台南的工業區經營塑膠零件的歐老闆猜測,不少廠商大概都沒有實施八十四小時工時,減薪也時有所聞。「以前景氣好,找無工仔,現在,一天好多人來引頭路,」

關廠、裁員的案例此起彼落,失業率節節升高,這一波不景氣對於傳統製造業眾多的南部地區感受更是深刻。

傳統產業缺少關愛眼神

南部是鋼鐵工業的重鎮,以鋼鐵業為例,在高雄縣阿蓮鄉經營螺絲工廠的林靖男,屬於鋼鐵業下游的外包小廠,他說,以前景氣好的時候,早上十一點,生意往來的老闆們就開始吃飯、喝酒,一喝可以喝到半夜,「現在,這都省省吧!」他接大廠的訂單,因為搶單者眾,大家甚至「打壞行情」在做。

林靖男目前最大的訂單來源是來自春雨工廠,是全國數一數二的螺絲製造大廠。位於高雄岡山的春雨工廠很早就採取全球運籌的策略,在美國投資研發粉末冶金技術,預計今年量產;在印尼和大陸東莞設廠,生產中低等級產品;台灣的工廠則生產建築用的高等級螺絲。

總經理李明晃表示,「傳統產業是大家在硬撐,」從整個區域經濟的眼光來評估,未來的市場重心在中國大陸。企業要在台灣活下去,他的態度顯得不樂觀,大陸招商態度熱情,主動幫廠商解決問題,在台灣,他重金投資廠區的廢水處理,卻還是會因為假日的民生廢水溢流了一些,而被開單,政府管理有污水處理的合法廠商比地下工廠還要嚴格,他認為傳統產業感受不到政府的關愛。

去年,春雨為了要將業務行銷人員的辦公室設在高雄或是台北爭論了半天,李明晃乾脆拍版定案,「那就設在上海好了。」

事實上,鋼鐵業下游需要勞力密集的產業,在1990年初期就紛紛外移。生產嬰兒車、雨傘的業者已經全部移往大陸;生產腳踏車的業者大多數也往大陸走,只有比較高級的車種才在台灣生產,從大陸外銷的腳踏車一年已經到達三千萬台,台灣只有八百萬台左右。

屬於鋼鐵業上游龍頭的中鋼,每季都要和下游廠商舉辦「產銷聯誼會」,告知下一季盤價以及相關產業資訊。中鋼營管處副處長陳明漢說,以前都在高雄,產銷聯誼會很容易處理,現在,下游全跑到大陸廣東一帶,產銷聯誼會都改到大陸巡迴舉辦。

盛餘鋼鐵是鋼鐵業中游,專門生產鍍鋅鋼捲、拷漆鋼捲。副總經理張文舉指出,從中游半成品的銷售情況,可以讀得出下游走向。盛餘2000年有六成外銷、四成內銷,2001年預估內銷降為四成,外銷則提高到六成,外銷主要銷往大陸市場。外銷運費比內銷便宜,中鋼銷售一噸原料到深圳的運費比運到台北還便宜50元新台幣。

舊的走了,新的沒出頭

這波不景氣和失業潮不是周期性因素,而是台灣經濟體質的改變。陳明漢指出,1990年以後,傳統製造業就已經陸續出走,這一波景氣不振以高科技的製造業出走為多,二月以來,宏?電腦、倫飛電腦、東元電機都紛紛傳出裁員和關廠消息。

擔任中小企業跨業交流協會理事長的林秋菊很憂心地指出,產業空洞化不是在嚇人的,實際上已經發生效應。就她所認識的許多製造業老闆,大家若不是往大陸出走,就是縮減台灣規模,原本有意擴大在台生產規模的計畫絕大多數停住。

今昔比較,林秋菊感嘆地說,民國七十五年她和先生創業做包裝業,當時想進駐永康工業區都因為太熱門搶不到,而只能擠在區外的小公寓。當時,永康工業區猶如不夜城,三班制輪班,機器沒有休息過。現在,工業區裡宛如沒有生氣的垂暮老人,許多廠房雖然沒有撤銷,但也都處於停工狀態。二月底,官田工業區的「金玉山」也關廠了,它原本是台灣最大的塑膠手套生產商。

2000年下半年以來的不景氣,加速暴露了台灣經濟的尷尬處境。缺乏競爭力的傳統產業外移了,連九○年代讓台灣成為電腦王國的科技製造業也將重心移往大陸,舊的產業走了,新的產業還沒冒出頭,台灣的明天怎麼走下去呢?

本文出自 2001 / 04 月號

第17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