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位歐盟執委會女主席上任演說

烏蘇拉:我們要再次奮戰,這世界需要更多的歐洲

文 / 李國盛      2019-07-31
烏蘇拉:我們要再次奮戰,這世界需要更多的歐洲

圖/達志影像。



即將在今年11月接任歐盟執委會主席一職的烏蘇拉(Ursula Gertrud von der Leyen),是目前德國內閣中在位最久的閣員,歷任德國家庭事務部長和國防部長等職。

身為七個孩子的母親、醫生出身,她在家庭事務部長任內推動方案,成功拉抬低迷已久的德國生育率;在國防部長任內,她折衝於國內外不同意見間,讓德國得以擴編其聯邦軍隊。

她在歐盟陷入分崩離析的陰影中上台,成為第一位歐盟女性主席。在7月16日執委會針對她的任命進行表決前,她進行了一場慷慨激昂的演說,細數此刻的歐盟與全球面臨的問題,以及她希望的歐洲願景。她誓言確保歐洲團結,並帶領世界迎向「全球暖化」等嚴峻挑戰。以下是演講的精采摘要:

團結歐洲 迎戰全球暖化

40年前,西蒙娜.薇依(Simone Veil)成為歐盟首位女性議會議長,立下讓歐洲更公平、更團結的願景。多謝有她和其他標竿人物,我才能今天站在這裡,向您呈現我的歐洲願景。

作為一個母親、一位醫生和一位政治人物,對於歐洲的信念一直引領著我的職業生涯。

諸如西蒙娜.薇依等前行者的勇氣和勇敢,構成了我歐洲願景的核心。

今日的歐洲有五億人享受自由和繁榮。我們這一代人曾經認為事情就該永遠如此,但擺在眼前的明顯事實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起身,為歐洲再次奮戰。

人口結構變化、經濟全球化、工作環境快速數位化以及氣候變遷。上述的大變局,沒有一項是新的。

無論是芬蘭農民遭遇的乾旱,或是法國正在發生的熱浪,我們都清楚感受到氣候變遷帶來的影響。

無論是正在學習線上金融、靠年金過活的愛爾蘭退休人士,或是擁有20年經驗、正在接受職訓的波蘭工人,我們都感受到數位浪潮的衝擊。

而在部分學校、醫院、公司關閉的地區,我們感受到人口結構變化的影響。

上述問題正在失控。歷來應對這些趨勢有不同做法,有些轉向獨裁政體,有些國家則選擇購買全球影響力,藉由投資港口、道路來創造他國的依存度。有些則轉向保護主義。

但這些都不是我們的選項,我們要的是多極主義、公平貿易,我們捍衛的是以規則為基礎的秩序,以歐洲方式應對。但如果我們要選擇歐洲的路,首先我們必須找回我們的團結。

我們迫切的挑戰在於保持這個星球的健康,因此,我希望歐洲在2050年之前,成為全球第一個「氣候中和大陸」。

在2030年前達到減少50%或55%碳排放,必須採行兩步驟作法。歐洲必須在2021年前領導國際討論,讓其他主要經濟體也提高目標。

我將在上任100天內提出歐洲綠色協定,也將提出歐洲首部氣候法案,並把2050要達成的目標納入法案中。

目標的達成需要全方位的投資,僅靠公共支出並不足夠,我將提出歐洲永續投資計畫,並把歐洲投資銀行的一部分轉變為氣候銀行,下個十年我們將釋出一兆歐元用於投資。

我還將制定碳邊界稅來遏止碳排放漏洞。

強化經濟 支持稅收公平

歐洲模式一直就是,我們具備雄心,但我們不讓任何人落隊,這個偉大方案能夠成功,就需要強健的經濟。

我們必須強化經濟發展的骨幹,那就是中小企業。中小企業創新、具備創業精神、有彈性且敏捷。但他們必須要有資金才能發揮功能,讓我們打開大門,實現最終的單一市場聯盟。

人不為經濟服務,而是經濟為人服務。我將會支持稅收公平,無論是傳統的製造業或是電子商務,科技大廠在歐洲獲利不是問題,因為我們是開放的市場且我們歡迎競爭。但如果他們玩弄我們的稅務系統,因少交稅而獲利,將不可接受。

我還要年輕人享有更大的公平和平等,歐洲年輕人失業率為14.2%,在不同國家則從5%到40%不等,我們不能放任情況持續惡化,必須讓年輕人有願景有工作、有未來。

我們必須照顧最需要照顧的兒童,我們必須對抗貧窮。做為七個孩子的母親,我深知如果孩子可以接觸到音樂、體育、教育、健康的食物和充滿愛的環境,會讓他們的生命不同。我們需要兒童保證基金,確保歐洲每個孩子的基本權利,諸如健保和教育。

我會確保在執委會內的性別平等,如果成員國提名的女性執委人數不足,我將會毫不遲疑要求提名新的名字。

1958年以來,歐盟已經有過183位執委,其中只有35位是女性,比例還不足20%。我們也要公開討論針對女性的暴力問題,如果歐盟每五個女性就有一人曾經受到肢體或性暴力,55%的女性曾被性騷擾,這顯然不是女性的問題。

救援難民 對抗人口販賣

過去五年間,超過1萬7000人在地中海淹沒,讓地中海成為世界上最致命的邊界。歐盟需要人性的邊界,我們必須救援,但僅僅救援是不夠的,我們必須減少非法移民,對抗人口走私和販賣。我們必須保留政治庇護的權利,並改善難民的生活。我們需要同理心、果斷行動,並消弭歧異。

四年前,我很幸運在我家接待一位19歲的敘利亞難民,他不會講德文,深受內戰和逃亡經驗創傷;四年後,他的德文、英文和阿拉伯文流利,白天是社區領袖,晚上則接受職業訓練並上課追求高中文憑。他啟發了我們所有人,未來有一天他將會回家。

做為國防部長,我曾經多次來到這個戰火蹂躪的街區,我從沒有忘記伊拉克前總統馬素姆(Fuad Masum)所說的,我們想要從這裡看到更多歐洲。這世界正在召喚更多的歐洲,這世界需要更多的歐洲。

在2016年時,我們第一次有成員國決定脫離歐盟。我們不捨,但我們尊重,那個時候起,歐盟和當時的英國政府,就合作要努力達成英國和平脫歐。保存英國公民權益、確保愛爾蘭和平與穩定,是我的兩大優先事項。我已準備好進一步延長脫歐日期。但無論如何,英國將持續是我們的盟友、伙伴,也是我們的朋友。

當世界大戰帶來的死亡、破壞、流離失所,在這個大陸上劃下句點的時候,我的父親才僅僅15歲。

他經常對自己的孩子談這些事情,包括我和六個兄弟姊妹,他總是這樣開始:我們又開始跟彼此交易了,國家彼此交易會帶來友誼,朋友不會對彼此開槍。

如果有人想要跟我一起看到歐洲變得更強更繁榮,他們可以把我當作一個忠誠的僕人。如果有人想要削弱歐洲力量、分裂歐洲,或是奪走他的價值,他們將會發現我是個難纏的對手。

我們住在一個由五億人口支撐不斷成長、成熟且變得更強大的歐洲。超過兩億人投票,歐洲很有影響力,想為自己和這個世界擔負責任,這是痛苦且勞累的,但也是我們最高尚的任務。

這是我的任務,我需要歐洲所有人都一起來!

關鍵字: 全球焦點時事環保社會關懷經濟政治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