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e世代女人還需要男人嗎

文 / 林季蓉    
2000-04-01
瀏覽數 14,500+
e世代女人還需要男人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女人還需要男人嗎?」

這是美國《時代》雜誌的「前瞻二十一世紀」系列報導針對新世紀人類的生活方式所提出的第一個預設問題。由於人工生殖科技漸臻成熟,兩性之間的伴侶關係終於可以建立在雙方的自主意識之上,不必再背負傳宗接代的神聖使命。《時代》雜誌預言男女關係可能出現以下三種不同的發展 ︰第一、男女兩性分道揚鑣,各行其是。第二、婚姻將受到嚴格的法令約束;離婚、墮胎,甚至避孕則通通免談。第三、具有時效性,但是經由定期評估則可續約或修改條款的彈性婚約,將取代現行的婚姻制度。

既然是預言,信與不信之間端看讀者個人的意識與偏好。畢竟男人和女人之間的事,既神秘又複雜,任誰也說不清楚,又如何能立法規範?不過,以女性的觀點來看,這些幾近天馬行空的奇想倒是相當程度地顯露出隱藏在科技發展背後的社會與人文意涵。

一九六○年代問世的避孕藥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一顆藥丸解放了女性的後顧之憂。自此,婚姻和性行為的形式與本質都出現了不同的面向,而女性對於自已所扮演的角色,也有了全新的主張和期待。社會學家認為避孕藥的發明絕對是歷史上最重大的社會解放運動之一。

女性一路走來並不輕鬆

回顧過去的一百年、甚至一千年,女性同胞一路緩緩走來,逐漸爭取到財產權、教育權、工作權和投票權等等,過程並不輕鬆。歷經長期累積的社會環境變遷以及平權意識抬頭,現代女性總算可以在兩性戰爭中得到喘息的機會。以投票權為例,提倡平等主義的紐西蘭率先在一八九三年賦與女性投票權;貴為民主殿堂的美國雖然早在一七七六年就宣布人類生而平等,但是,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一九二○年才想起人類也包括女性;至於兩百多年前就高喊自由、平等、博愛的法國,卻還要等到一九四四年才容許婦女走進投票所。

相較於從前,二十一世紀的女性確實握有愈來愈多的籌碼。於是,我們不禁開始思索,究竟該由男人還是女人來回答「女人還需要男人嗎?」的問題。

美國加州的女性與科技學院(InstituteforWomenandTechnology)的創辦人及校長柏格(A.Borg)在一篇名為「女人的工作永遠沒完沒了」(Women’sWorkIsNeverDone)的文章中呼籲,二十世紀的兩大社會潮流——科技革新與婦女運動——必須結合,才能發展出真正可以造福、並且尊重全體人類需求的科技發明。她希望能有更多的女性科學家和工程師親身參與科技創造的過程,為人類長程的發展與進步貢獻心力。

柏格同時也提醒我們,現今科技的發展與運用還是操控在極少數人的手中,其中又以來自西方世界的年輕白種男性為主。這一小撮精英分子持續他們自己的視野和想法,自以為是地假設廣大群眾的需求。就拿網路科技為例,少數幾個主要的入口網站不就正在為我們篩選資訊網路上的內容?雖然目前美國的大學生以女性居多,但是工程與科學領域仍是男性的天下。事實上在過去的十五年裡,獲得電腦相關學位的女性比率已經從四○%降低為二○%以下。

或許,專業科技領域的形象較難引起大多數女性的共鳴與認同。若想實現柏格心目中男女科學家比率均等的「高科技願景」,還有待更多女性同胞更積極地參與和努力。但是,如果我們把眼光拉近到正在風起雲湧的高科技產業女性主管現象,可能比較容易看出科技與女性之間的正面關係。

新經濟時代的婦女運動——女性CEO

在高科技領軍的新經濟時代裡,知識和腦力是一切競爭的基礎,性別差異已經不再是重點。求才若渴的企業界終於發現,如果把占人口結構多數(五一%)的女性同胞也列入考慮範圍,就可以增加網羅人才的機會和選擇。於是,高科技產業成為女性一展身手的康莊大道。終於,女性可以拋開性別的包袱,拿出實力與男性競爭。

美國惠普科技公司(Hewlett-Packard)的最高執行長菲歐琳娜(C.Fiorina)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這位第一個榮登全美二十大企業最高執行長寶座的女性在接受美國《財星》雜誌訪問時,回顧當初用來說服大老闆們的一番話:「我非常清楚哪些東西是我不懂的,但是我知道我們的力量是互補的。我不懂電腦,不過我擁有惠普所欠缺的策略願景。」短短的一句話,刻劃出現代新女性的新格局。成功的女性懂得掌握自身的特質與優勢,走出與男性一較長短的窠臼,採取一種增加既有價值的心態,注入不同的動力。即使大多數的成功女性都不希望別人在「女主管」三個字上大做文章,卻經常在有意無意之間流露出女性的特質。

綜觀一九九九年《財星》雜誌選出的全美五十位最有權力的女性榜單,近半數來自高科技界,而首度入榜的新人當中,半數以上是與網路相關的科技明星。這些能夠在男性掛帥的商場裡揚眉吐氣的成功女性,或許是出自母性的本能,經常具有超人的包容力和同情心、樂意與他人合作、行事作風富於彈性,對於市場上瞬息萬變的競爭勢力,多能處變不驚,泰然應對。這些特質完全合乎知識經濟時代制勝的要件。

新科技時代的來臨為女性造就了全新的大好機會,然而,位高權重的超級女強人還是得面臨下班回家的時刻。她們又是如何處理兩性關係與家庭生活呢?菲歐琳娜在成為最高執行長之後曾經告訴媒體,「我希望每個人都已經認清所謂的上限並不存在;任何人都不應該受到任何預設立場的限制。」對菲歐琳娜而言,只要能夠堅信自己是個獨立與自由的個體,不論男女,都能成功。菲歐琳娜的這番話自然引起不少爭議,許多女性同胞尤其不以為然,其中不乏與她一起上榜的女強人。

eBay網路拍賣市場的最高執行長惠特曼(M.Whitman)就指出,當年和她在哈佛商學院一起念書的同學們,至少有半數已經辭去工作回家做全職的妻子和母親。亞馬遜公司的財務暨策略執行長卡維(J.Covey)也坦承,「我曾經以為只要事先做好妥善安排,就一定能做到。現在我已經開始瞭解,我不可能全盤皆贏,但是我可以自己做出選擇。」

排名第九的投信銀行家彼得森(N.Peterson)的說法更是直截了當,「妳可以擁有一份成功的職業生涯,同時也可以生養一個或更多的小孩。但是,一切都得先看妳先生的工作時數多寡,以及他願意撥出多少時間來幫妳。基本上,這是一個數學的問題。」幸運的菲歐琳娜顯然已經做好她的數學作業;菲歐琳娜的先生在一年多以前辭去AT&T的高級主管職務,並且計畫往後陪同妻子一起出差旅行。

理性合作跳脫窠臼

看來這些成功的女性在享受新世紀豐富資源的同時,不僅得面對創造選擇與做出抉擇的挑戰,還得仰賴男性的配合與整體社會價值的轉變。柏格說的對,女人的工作果真永遠沒完沒了。

其實像是「女人還需要男人嗎?」這樣的問題,恐怕永遠無解,究竟是由男人還是女人來作答,似乎也無關緊要了。兩性關係中屬於技術面的問題,或許可以藉由科技克服。但是說到感性的依戀與共處,恐怕找不到理性的配方和公式可以套用。唯一能確定的是,男女雙方都不願意被傳統的教條綁在一起,阻礙彼此的成長。

本文出自 2000 / 04 月號

第166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