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面對WTO丟給兩岸經貿的難題

文 / 臧聲遠    
2000-04-01
瀏覽數 10,800+
面對WTO丟給兩岸經貿的難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總統大選和台灣加入世貿組織(WTO)後,兩岸貿易可能產生新的形態。台灣對大陸的出口,一直以機電產品零組件、機器設備為主,但現在已有逐漸減少的趨勢。一方面大陸內地機電產業的成長,使其自製率愈來愈高,大陸台商從台灣採購零組件的比率也愈來愈低。而對大陸出口下降的同時,台灣對大陸的貿易限制將朝向開放,造成零組件和消費品進口增加。台灣競爭力不足的部分,將被大陸取代,貿易順差也會逐漸下降。

大陸產品替代效果發酵

早期我們從大陸進口的是低階產品,但是這三、四年,已轉為機電零組件和石化、化纖的產品,未來台灣這類產業被取代的可能性相當高。大陸的成衣和小家電,也都可能到台灣來。全國工業總會去年調查台灣製造業,問他們有沒有受到低價進口貨品的威脅。其中表示受到威脅的廠商,有將近四成的威脅來自大陸,以機電設備、化學品、紡織、玩具最為嚴重,另外還有些「負面表列」限制從大陸進口的項目,大概都是偽造原產地矇混闖關的。針對日漸增加的大陸低價進口貨品,有必要建立進口救濟體系,減少對國內產業的衝擊。

而投資方面,台商對大陸的投資,已經由中小企業轉向大企業。經濟部投審會通過對大陸投資的金額愈來愈大,而且集中在上市公司。最主要原因是,台灣中小企業該去的都去了,不想去或沒能力去的,也已大勢底定。

過去台商對大陸投資,九○%都是製造業,但未來會走向服務業。特別是大陸加入WTO之後,將開放內銷市場,比如承諾未來三年內,要取消流通業的限制。台商最大的利基是,可從原來的生產製造,進而布建自己的行銷通路,拓展大陸內銷市場。除了流通業外,金融、保險、證券、通訊這些行業,也是大陸服務業開放的重點。由於台灣許多服務業,已形成非常激烈的競爭狀態,他們積極尋求進入大陸市場的機會,政府最近也開放保險業到大陸設辦事處。但大陸開放服務業的重要考慮是,他要選擇國際知名的公司。前一陣子大陸官員就說,未來大陸開放保險市場可能不包括台商。所以大陸雖然走向開放,台商未必能夠進去。在這種限制下,可能要跟外商結合才能夠進去。

戒急用忍政策限制對大陸投資的金額和業別,從客觀條件來說有調整的必要。因為未來的大陸市場,是「大軍團」作戰的市場,任何產業都會形成寡占化的競爭。台商面對的將是跨國企業,單一個案五千萬美元的上限,將對台商爭取規模競爭的優勢造成限制。從業別來說,高科技產業的生命周期非常短,加上成本的競爭,開放壓力相對就比較大。所以對投資業別的限制,我預期未來會開放,特別是在高科技產業上。大陸現在資訊科技產業的產值,已經將近兩百億美元,跟台灣不相上下。如果五八六電腦、筆記型電腦下一波也開始外移的話,將為台灣製造業帶來另一番的衝擊。好在台灣的優勢,包括彈性製造的能力和快速反應的能力大陸要培養起來,還需要一點時間。未來台灣最大的潛在威脅是,大陸有很多新高科技開發區,和高科技產業的加工出口區,正逐漸形成產業群聚。這種群聚如果形成,我們的快速反應優勢就可能喪失。

未來兩岸三通的問題,第一個要面對協商的,其實是通商貿易的問題,通航倒不是那麼迫切的問題。因為通航現在已經有境外航運中心、台港航線和台澳航線,做為彈性往來的管道。大陸的白皮書上也談到,兩岸最近這些海空運的安排,已經局部解除了限制,這是雙方都肯定的,是在兩岸的共識下推動的,所以通航的重要性已經降低了。早期台商對政府的要求,是希望開放通航,但這種需求的優先性愈來愈下降,因為現在有台澳航線,可以節省很多時間。台商目前最迫切需要的,第一是開放銀行到大陸,為台商提供融資或徵信服務,第二是簽訂台商投資保障協定,第三才是三通,第四是開放台商生產的產品回銷。

目前WTO比較明確規範的是商品貿易的部分。兩岸通航的問題,因為服務業貿易總協定有關航運的部分還沒談判,所以台灣受挑戰的機會較小。因此李登輝去年在全國經營者大會裡說,如果大陸有足夠的善意跟回應,台灣願意調整兩岸貿易政策。我形容這是把三通的「套餐」單點化了,原來要談就談三項,現在台灣願意先談貿易。其實大陸不見得希望跟台灣在WTO的架構下談,即使兩岸加入WTO,大陸還是用他自己的一套政策,去規範兩岸貿易。他的貿易法寫得很清楚,單獨關稅區不適用外貿法,意思是在定位上,兩岸經貿不是純然的「對外」貿易關係。

再看白皮書怎麼說。大陸在裡面說,他們對台灣加入WTO已做好安排,讓台灣用單獨關稅區——台澎金馬單獨關稅區的方式加入,而這是一個特例,不適用其他國際組織。其背後的含義是,依照WTO的規範,兩岸是具有同等權利義務的會員,是一樣大的。這挑戰到大陸的一個中國政策,所以他必須在白皮書裡宣示,即使在WTO架構下,台灣還是一個地區,而且這個例子不適用於其它國際組織。

未來大陸要面對的難題是,一個中國政策跟WTO架構的矛盾。我常舉的例子是,依照WTO的爭端解決機制,大陸如果要求台灣開放市場的話,必須通知WTO跟台灣諮商,諮商六十天無法達成協議,他可以要求WTO成立爭端解決小組,審查台灣的限制。台灣將被迫主張,我們是依據GATT第二十一條的國家安全條款,來限制兩岸商品貿易;根據GATT第十四條之一,限制兩岸服務業貿易。那時WTO論壇就會討論,到底大陸對台政策,是否造成台灣安全的威脅?這將讓台灣問題國際化,讓大陸堅稱的內政問題國際化。所以我認為兩岸在WTO架構下的可能性較小。

本文出自 2000 / 04 月號

第166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