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新領導人要展開政治對談

文 / 臧聲遠    
2000-04-01
瀏覽數 9,600+
新領導人要展開政治對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九五年夏天開始,台海一直相當緊張。另一方面,美國面對中共崛起,成為新的區域強權,雙方調和得也不是很好。美國為了在更大的戰略層次,處理華府和北京的關係,對台灣必然會採取一些措施。由於美國跟大陸還在power adjustment(權力調整)的過程中,我認為台海緊張不是短期可以撥雲見日的。

兩岸問題也涉及當前根本無法解決的台灣主權和政治定位的問題。八○年代後期台灣走上民主化後,鄉土認同提升為國家認同,民意希望主政者講明白我們是主權獨立的國家、要參與國際社會。剛好這個時期,中共的國力大幅上升,所以他的民族主義變成很強勢的、assertive(霸氣)的民族主義。這表現在兩方面,一個是要求國家的統一、領土的收歸,以及主權的完整,一個是在國際社會扮演大國角色。統一台灣變成大陸領導者取得統治正當性的重要依據,這是我們看問題所不能忽視的。

李總統任內,把台灣定位成主權獨立的國家,雖然客觀環境沒有變,但他講得愈來愈清楚。而大陸也講得愈來愈清楚,在一個中國之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別的概念,這在白皮書裡很清楚。 這些根本的問題,唯一勉強的交集點,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這個方案,這是一九九二年雙方同意的。但大陸現在堅持,他們當時是口頭同意,沒有書面的東西,而且他們同意的,只是在討論功能性議題時可以這樣做,並非同意在討論政治問題時,也可以一個中國各自表述。

從大陸方面來說,要使兩岸進入正常的互動關係,台灣新領導人必須展開談判或政治性對談。問題是對話的過程要怎樣重新開始?對談的議題是什麼?美國人也注意到主權問題目前沒辦法談,所以他們提出中程協議,也就是除了漁事糾紛和主權問題外,中間還有些政治意味也很重、也是很大的根本問題可以談。談了對台灣來說,不怕變成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大陸也可以比較放心,因為這種關係用他們的話來說是趨同的。

停止兩岸外交角力

中程協議要談什麼?第一是終止兩岸敵對狀態。第二是三通,兩岸都進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雖然WTO沒規定兩岸要直航,但在新環境下,三通這個議題要面對。第三是兩岸軍事對峙的問題,是不是能建立互信的機制,比方說軍人的互訪,或者軍事演習前互相通告等,然後走向武器透明化,建立危急時的溝通機制。第四是談外交,長期以來我們跟中共進行外交角力,花很多錢互挖牆角買外交,這十年下來我們得到什麼?邦交國數目都維持在二十多個左右,誰也沒得到好處,都花了很多冤枉錢。是不是可以有個協定,在雙方對主權沒有基本共識前,在這個過渡時期,外交就不要再爭得那麼厲害了。參與國際組織方面,大陸是不是能做些讓步,特別是在財經方面尊重我們?一些功能性的國際組織,像WHO(世界衛生組織),至少讓台灣進去當觀察員。

要如何說服島內獨派人士接受中程協議的基調「台灣不獨,大陸不武」?我認為連、扁、宋在兩岸政策上,共同點比差異點還大,我相信至少有七五%以上的民眾同意他們的觀點。就連陳水扁也提出相當具有妥協性的看法,贊成兩國論不入憲,除非中共攻打台灣,否則沒必要透過公投宣布獨立。即使在民進黨內,急獨也算是少數。大陸一直不希望台海問題國際化,我們則不希望兩岸問題變成中國國內問題,否則就穩輸了。但中共也瞭解,在現實的國際政治,兩岸關係跟美國是環環相扣的。所以中共也在美國運作得很厲害,希望取得美國國會支持,對台灣施壓。在這種情況下,問題是怎樣讓美國的介入,變成正面的第三者的角色,做一些兩岸短期沒法做的事。如果兩岸確實面臨一些癥結,一些沒法自己突破的困境,需要美國推一下,我相信她可以做。美國雖然提出中程協議,但只是一個建議,他們也很謹慎,怕被認為偏袒兩岸任何一方。民進黨主要人士包括陳水扁在內,對美國的立場都有很深刻的瞭解。

至於總統大選後,該如何處理「兩國論」?兩國論和大陸的「一個中國」三段論,現在是無法妥協的兩個根本的立場,在那上面做文章是很難的。不如不要去談它,避免相互刺激,先談次一等的中程協議。兩年前汪道涵先生嘗試提出「一個未來的中國」的概念,一個中國不必指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必指中華民國。如果往這個方向思考,大家來尋求共識就好了。台灣經過這次總統選舉,愈來愈傾向中間、溫和、有彈性的立場。陳水扁也說,只要大陸不把其一個中國的定義,做為兩岸談判的先決條件,他可以同意把一個中國當做談判的議題。陳水扁都願意談這個問題,表明他已離開台獨的立場。

我們瞭解中共的體制,他的決策是consensus(一致共識)的決策,不是majority rule(多數決)的決策。在政策沒有完全形成前,內部會有不同意見,但政策定下來,江澤民拍板定案後,就表示不同意見都沒有了。中共對台灣問題有沒有時間表、政策是不是已形成了,我們現在不曉得。最好在還沒定案前,跟大陸進行對話。等到拍板定案,時間表出來後,就不能改,也沒得談,兩岸關係將更沒有討論空間,這是非常嚴重的。這就牽涉到白皮書裡對台動武的第三個條件,台灣如果拖延談判,就要被當成台獨。大陸對獨的概念愈來愈緊,只要台灣不是趨統就被定義成獨。白皮書絕對不是亂講的,我們要嚴肅思考這個問題。台灣新領導人上台,如果展開對話的程序,就無所謂時間表的問題。我們必須把握機會,不能應付了事。

試探性接觸,開啟對話大門

有人適合做gate opener(開啟兩岸大門者),像李遠哲 。但也有必要找一些真正對大陸、對談判有瞭解的專家學者跟大陸的專家討論中程協議的議題。先exploratory contact(試探性接觸),把有共識的釐清,完全不能談的排除,形成相互尊重和對話的習慣。

新總統正式就職之前,有必要去大陸訪問,就可以避免名稱問題和官方形式的限制。名稱怎麼叫,不要太計較,因為還沒有上任。我們不預期新總統能跟大陸談什麼,至少跟大陸高層先認識一下,交換一些意見 。見面三分情,至少有友好的關係。陳水扁可以到幾個地方先去看看,氣氛改善後,很多問題都可以談 。要做就去做,不要想高層互訪要怎樣準備,要搞很久才能好,這樣一搞任期就到了,江澤民也要下台了 。

我建議新總統先去大陸,再去美國訪問,這樣大陸比較能接受,我想美國也歡迎這樣做。新總統的國際地位,可能馬上提升到李登輝的層級。雖然有點委屈,好像把中國當成宗主國,在沒去美國之前先去大陸,給江澤民十足的面子,但對我們來講也不見得那麼壞。兩岸氣氛改善了,新總統聲望比較夠,就可以大刀闊斧地進行內政改革。

本文出自 2000 / 04 月號

第166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