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一千大企業一九九九年終獎金行情

文 / 袁孝康    
2000-02-01
瀏覽數 13,600+
一千大企業一九九九年終獎金行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如果說金融風暴帶來的「經濟不景氣」曾令企業主的心為之揪結,那麼景氣好轉時人力不足的問題、年終獎金的發放和農曆年後的「跳槽熱」,則是企業和員工共同關切的問題。

《財星》雜誌(Fortune)在評選今年「全美一百家最值得員工效力的公司」(the 100 best companies to work for)時指出,在一個極端吃緊的勞力市場中,企業必須傾力網羅和留住人才。

美國企業開始傾聽員工的投入,配合調整工作時程讓員工善盡家庭義務、提供訓練,以至於近來所謂的「矽谷標準」——讓員工擁有「購買公司股票」「股票選擇權」(stock option)和「入股分紅」(stock-award)的權利以留住精英。

但是,即便在美國,也不是每一家公司都這麼做,多數公司依然運作如昔,許多企業的執行長(CEO)甚至吝於開口向員工道謝,更別說提供公司的股票選擇權。

在台灣,隨著去年景氣的上揚,相較於其他產業,多數有著矽谷標準的科技產業公司又見到價值不菲的年終股票花紅。

科技產業景氣擴張,科技人才極度缺乏的情況,由電子公司在各媒體動輒刊登全版徵才廣告,可見一斑,農曆年後的人才流動潮,也在電子資訊業提前發酵。

對於其他產業而言,去年是「好年冬」還是「歹年冬」呢?今年的展望如何?發放優渥的年終獎金、績效獎金,留得住人才嗎?年終時刻,企業和員工都關切薪事,也有無限心事。

《遠見》雜誌在去年(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底到今年初針對台灣一千大企業經理人進行「景氣狀況調查」。

在回收的兩百七十五份問卷結果顯示,企業對於去年台灣「總體經濟景氣」的看法相當分歧,各有接近四成的大企業經理人,分別認為去年台灣經濟景氣「轉好」或「轉壞」(見第一四七頁,表一),其中「九二一大地震」是許多經理人認為景氣轉壞的原因之一。

但是,調查結果也顯示,對於今年台灣總體經濟景氣的看法,企業經理人則趨於一致地樂觀。有七成三的企業經理人認為今年台灣總體經濟景氣將轉好。

這個結果與經建會、中央研究院、中華經濟研究院等學術研究機構,對今年台灣景氣預測好轉的結果遙相呼應。

行業復甦步調不一,電子資訊業一枝獨秀

在「行業景氣」方面,若以「製造業」「服務業」和「金融業」做整體交叉分析,可以發現各行業的企業經理人對於「去年各公司所在的行業景氣」多數認為「轉壞」,對於「今年的行業景氣」則普遍看好。(見第一四七頁,表二)

去年上半年地雷股、上市公司財務危機事件頻傳和下半年的九二一大地震,對於以銀行為主的金融業和民間服務業影響甚大。

二十三家受訪的銀行、信用合作社中,有六成認為去年金融業的景氣轉壞,服務業中則有高達五成的企業經理人認為去年服務業的景氣轉壞。

在去年財政部調降金融事業營業稅和接管或合併體質不良的金融事業機構的影響下,使得大型金融機構經理人對於今年金融業景氣看法較其他行業樂觀。展望今年,在二十三家大型金融機構中,有十六家、近七成的金融機構認為景氣將轉好(見第一四七頁,表二)。

在各行各業的復甦展望中,電子資訊業早已起跑。在對製造業依「電子資訊業」和「其他傳統製造業」兩個類別做更進一步地交叉分析,可以發現在電子資訊業經理人對行業景氣看法中,有高達四成二的經理人認為去年行業景氣已經好轉,認為今年將轉好則更高達七成五(見第一四七頁,表三)。

在服務業中,去年營造業和保險業在經濟不景氣和天災中慘淡經營,今年則期望好轉。

在服務業的交叉分析中顯示,營造業和保險業認為去年行業景氣變差的比率分別達到七成一和五成八;對於今年行業景氣的看法,營造業和保險業中,儘管認為「轉壞」或「不變」的比率仍高,但也已經漸趨樂觀(見第一四七頁,表四)。

企業合併,員工兩樣情

不論過去的一年是「好年冬」或「歹年冬」,企業員工關心還是未來的工作發展和薪水。

企業合併(merge)的浪頭,尾隨著遠颺的金融風暴,在歲末隆冬時刻,迅速地漫向台灣企業的灘頭。

在政府政策導引下,台灣企業合併的趨勢逐漸成形。晶圓代工大廠——台積合併德?、世大積體電路;證券業龍頭——元大證券合併京華證券;台灣最大銀行——臺灣銀行和中信局、土地銀行在財政部撮合下進行合併。製造業、服務業、金融業在一波波的合併浪潮中,一致地向「大」看齊。

僅管《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在評論國際金融合併現象時,曾指出規模大小並不重要(Size doesn’t matter!)。但是,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台灣企業勢必將進行一番合併以符合規模經濟的效益原則、增加產業競爭力。

然而,不同產業的員工,同樣面對企業合併,卻有截然不同的發展和心情。

電子資訊業如台積,為了擴大產能的需要,合併之後,除了網羅原公司的人才外,尚需對外招募大量的人員。高薪、優渥的股票紅利,使得類似台積這樣的電子公司像人才吸塵器般,衝擊著原本就已經吃緊的高科技人力市場。

在台北的電子公司工作的一位上班族,也打算農曆年後和女友一起跳槽到新竹的電子公司「淘金」,「那裡機會更多、更有發展,」為了更進一步的工作發展,他堅定地說。

但是,服務業、金融業的企業合併,對於企業員工而言,卻沒有這麼幸運。就像國外多數的購併案一樣,公司合併後,隨即面臨相同業務部門的裁員以提高效益的問題。

一家日前合併的證券公司總經理不久前在對內部員工演說時,懇切地解釋合併和裁員的必然性,尋求員工的諒解。「但是,還是改變不了公司要裁員的事實,」在這家證券公司上班的一位女職員感慨地說。

「組織無情、人才不忠」的時代

這是一個「組織無情、人才不忠」的時代。即使強調「終身僱用」以換取員工忠誠的日本企業,也難逃經濟不景氣的摧殘,大企業如日產汽車也開始進行無情的裁員縮編。在台灣,每年農曆年後逐漸成形的「跳槽熱」,則間接說明人才不忠的事實。

媒體形容去年對日本上班族而言,直如徹骨寒流。

日本大企業為了全盤縮減人事費用,除了裁員之外,過去用來獎勵員工的年終獎金,也不再如同過去「一視同仁」「統統有獎」地發放,而是改採「成果主義」,如同西方企業按「個人績效」發放,有的企業甚至完全不發放。

面對不景氣,「企業必須去面對獲利目標的壓力,」京華投信總經理曹幼非分析。

企業端出「人性化管理」

人才不忠,那麼該如何留住人才、提高員工的忠誠度?

在《財星》雜誌評選出全美最值得員工效力的一百家公司的過程中發現,為了網羅人才、提高員工忠誠度,企業開始端出更多「人性化管理」的誘因。

在一九八○年代早期,當《財星》雜誌第一次對全美企業做出評比時,僅有兩家公司提供員工「彈性工時」的福利措施。

時至今日,企業則發展出包括「降低夏天工作時數」「彈性調整工作時段」「工作分擔」「電訊溝通」「壓縮工作週數」等更具彈性和人性的管理措施。

台灣,大型企業除了在工作環境中,提供完善周邊設施、定期安排醫師到公司為員工和眷屬診療、彈性調整工作時段等措施,希望營造一個更人性化的環境,以凝聚員工的向心力之外,企業更不忘提出優渥的待遇,以網羅人才和爭取員工對企業的忠誠。

對一千大企業經理人的調查結果則顯示,「發放年終獎金」或「發放績效獎金」對於激勵員工、提高員工的忠誠度上,以金融業的效果較佳。

回覆問卷的金融機構中,分別有近半數和六成一的大型金融機構認為「年終獎金」和「績效獎金」的「效果極佳」。在製造業中,則多數認為「效果有限」(見第一四八頁,表五)。

但是,進一步交叉分析也發現,製造業中,每年撒下大把銀子發給員工股票花紅做績效獎金的電子資訊業,多數經理人認為績效獎金在激勵員工、提高員工忠誠度上的「效果極佳」(第一四八頁,表六)。

顯然傳統製造業和電子資訊業對於績效獎金能否有效激勵員工、提高員工忠誠度,在看法上仍有差異。

美式績效作風與日式齊頭發放的折衷

調查結果也顯示,台灣企業在年終獎金的發放方式上,多數是採「基本發放額制加個人實績制」或「基本發放額制」(第一四八頁,表七)。

從企業文化上來看,既非完全的美式績效作風,亦非傳統日式的齊頭式發放。「台灣的企業文化其實是介於美、日企業文化之間,」政大企管系林月雲教授表示。

此外,在發放績效獎金的一百八十家大型企業中,多數是發給現金(第一四八頁,表八)。發放股票給員工的企業比率以電子資訊業較高。

一般而言,電子公司的工作時間一天都超過十二小時。高學歷的科技人才,辛勤超時工作的代價則是高額的公司股票分紅。

以台積來說,一位在台積工作滿兩年的工程師,一年大約可以獲得近二十張的股票分紅,折合現在的市價大約三百多萬新台幣。

從全年平均薪資月數(包括年終及績效獎金,不含股票)來看,一九九八年、一九九九年都以金融業最高,平均年薪分別為十六.一個月及十六.五個月(第一四八頁,表九)。

藉人員流動調整企業體質

對企業而言,每一個員工的離開都可能是企業的損失。

然而,面對各企業農曆年後可能的人員流動,林月雲建議企業不必太過憂慮,不妨視為企業調整體質的機會。

對個人而言,她認為個人平時可以培養第二專長、甚至第三專長,在轉業之前,應瞭解自己的競爭優勢和產業特性。企業培育人才不易,「太頻繁的跳槽,對個人並不是個好紀錄,」她不諱言指出。

今日的企業,「必須留住人才、網羅人才,企業本身如果無法提供足夠的誘因吸引人才的話,是很難有競爭力的,」林月雲斬釘截鐵地說。

年終獎金怎麼用?

你的年終獎金打算怎麼用?是先用來償還車貸、房貸呢?還是用來做理財投資或跟會、買股票,還是買國內基金、海外基金?或是完全不花腦筋地存定存?還是打算趁著過年百貨公司清倉拍賣時,到專櫃瘋狂血拼一番、添購行頭?如果你是後者,那麼即使最好的理財專家,除了「呼籲要節制」之外,大概幫不上什麼忙。

但是,如果你有那麼一點遲疑或精打細算,專家們的建議倒是不少。

對於平時就被車貸、房貸壓得喘不過氣的上班族,拿到了年終獎金不妨先償還貸款,減輕財務壓力。

「投資要用閒置資金,生活品質和投資樂趣應該兼顧。」禮正投顧總經理毛仁傑開宗明義地指出。

觀察亞洲各國股市可以發現,早在去年亞洲股市就已經回復到金融風暴發生前的水準。台灣股市在基本面看好的情形下,去年由於「兩國論」和「九二一大地震」的影響,使得股市應有的漲幅難以表現。「所以,今年是適合投資的一年,」毛仁傑說。

毛仁傑建議不熟悉股票的投資人,不妨購買基金,將投資交給專業經理人。比例上可將國內「共同基金」、國外「高科技基金」以七三比或八二比投資,時點則是總統大選前,「眾人猶豫時,都是好的買點,」他強調。

在產業成長契機確立的情況下,個人投資組合的一部分可以做高風險、高報酬的投資。

「如果一般生活無虞,年終獎金可以全部投資,但是需做個投資組合,」京華投信總經理曹幼非建議。

他提出投資人在投資時應時常檢視的兩個問題:分別是財富組合和分散風險。他認為投資人應注意個人各項投資的比例,並且要有標的分散和時間分散的風險觀念。

在比較國內外基金平均表現以及綜合去年各式理財工具的投資報酬率後(見表一、表二),富蘭克林投顧資深襄理羅尤美則建議投資人,提高股票的投資比重、降低現金、債券持有比例以及投資海外基金,以降低投資風險。

羅尤美還建議,投資人可將股票和債券的投資比重提高為七:三或八:二,國內外基金投資比例提高到四:六,善用海外基金不課稅的優點。(袁孝康)

本文出自 2000 / 02 月號

第164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