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積極擴建迎戰不景氣

文 / 蘇岱崙    
1999-04-01
瀏覽數 11,850+
積極擴建迎戰不景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去年下半年以後,許多股票族漸漸不再守著股市節目,對總是綠油油的收盤價眼不見為淨。

這個畫面在今年三月以後稍有改寫;最受鍾愛的電子產業似乎也走出低迷的景氣,投資人的眉頭不再深鎖。根據財政部統計,今年一、二月台灣對外出口呈正成長,出超金額達十五億九千萬美元;占出口貨物一半以上的機械及電機設備中,電子產品的出口量較去年同期成長一六.二%,資訊與通訊產品則成長九.一%。

過去兩年,半導體產業不景氣的主因是全球半導體產能過剩,供過於求。中信證券投資信託副總經理刁明華解釋,半導體景氣循環有「三長兩短」之說,即三年榮景後有兩年不景氣;開始建廠後,要兩、三年才能正式量產。所以看到景氣好才投資建廠的業者,等到能量產時,卻立刻面臨市場供過於求的窘境。

情勢開始逆轉。今年第四季半導體產業的供需可望達到平衡,刁明華預測,資訊產品的需求一直是成長的,近來各大廠在產能上沒有新投資,讓供給得以下降。

為了掌握即將到來的景氣復甦,早從去年開始,趁著亞洲景氣尚未完全復甦,許多體質較好的台灣高科技公司紛紛物色新的擴廠投資基地,提早為景氣好轉時的產能需求預做準備。

研究國際購併案十年以上的台灣大學國際企業系副教授邱宏仁指出,台灣高科技業者購買新資產的動機可分為三類,一是為了留下客戶訂單而接收客戶工廠,例如楠梓電買下摩托羅拉位於新加坡的印刷電路板廠、英業達買下康柏電腦在大溪的工廠;二是為了增加產能、強化既有優勢,例如日月光購買摩托羅拉位於中壢和韓國的封裝、測試廠;第三類則是買下被低估的資產,例如聯電購併日本的新日鐵半導體廠。

不景氣對體質好的台灣廠有利

趁不景氣購置資產,好處之一是成本低廉。聯電只花四億新台幣買下新日鐵就是最好的例子。不過新日鐵半導體製程技術約為○.四微米,生產的16MB DRAM價格競爭力甚低,一年已虧損數百億日圓。工研院電子所企畫工程師王興毅就指出,此樁購併案的風險相當大,聯電投資在技術、硬體、管理的金額絕對是四億的數十倍。

風險這麼大,聯電決不是抱著「物美價廉」的心態撿便宜貨。王興毅指出,對聯電來說,這是一筆花費現金極低、又能在最短時間取得六吋及八吋晶圓廠的交易,而台灣晶圓代工廠很難接到日本訂單,聯電這一步棋可能想以日本人和日本人打交道,為晶圓代工打進日本市場鋪路。

「不景氣是考驗企業競爭優勢的最好時機,」怡富投顧研究部副總經理李世輝說。

科技界以積極面看待景氣。台灣第一大、世界第二大IC封裝廠日月光半導體副總經理董宏思認為,不景氣反而對台灣業者有利。他特別針對封裝業指出,去年全球IC封裝業產值約兩百八十億美元,代工約只占二○%,其餘幾乎是大廠自己包下;代工市場成長空間還很大,體質較好的台灣廠,正好可以趁不景氣吃下大廠業務。以日月光而言,去年營收為一百四十億新台幣,購併中壢的封裝廠後,營收可望超過兩百億。「不景氣改變整個競爭版圖,以往出去打仗時,有韓國人、泰國人,現在都不見了,仗也比較好打,」董宏思說。

除了聯電、日月光外,台灣最大資訊物流業者聯強國際,也在今年一月投資約五百萬美元,購併一家位於泰國的資訊通路商五○%的股權。聯強國際總經理杜書伍指出,有些公司先天好,但財務較弱,不景氣下談合作的機會就增多。一九九七年泰銖崩盤時,許多企業都密切觀察泰國市場,聯強也不例外。只是聯強並不躁進,評估了十個月才進入,「剛開始談時一:五十幾(美元對泰銖),到確定時已經一:三七、三八,」杜書伍笑著說。他指出,聯強等匯率較穩定後才介入,寧可用較好的價錢談購併,畢竟經營團隊及誠信問題才是重要考量。

投資擴廠必先健全財務

不景氣下,不論談生意或談投資擴廠,先決條件是公司財務必須健全。「不景氣下,財務競爭變得很重要,」董宏思說,日月光在對客戶簡報時,只要把財務報表放上去,讓客戶瞭解公司不但負債就這麼一點,還有這麼多錢可以擴充。反觀競爭者韓國安南公司淨值約五、六千萬美元,貸款卻有二十幾億美元,不但客戶有疑慮,別說投資擴廠,恐怕連改善設備技術都有困難。

「這幾家公司現金準備部位都很高,」王興毅說,不但如此,這些現金也大都是穩穩當當從股市裡募集而來,「台灣投資人是全世界最熱情擁抱高科技產業的,」刁明華笑著說。這些少則數十億新台幣,大則數百億的可運用資金在口袋裡,投資擴廠自然游刃有餘。

王興毅也認為,這些公司能擁有較多現金,或許也和南科投資暫緩有關。他指出,大家對於景氣轉好與否還不很確定,因此寧可花較少的錢買現有的公司,暫時放慢必須從零開始、投資金額更龐大的建新廠案。

在開源方面,一向具爭議性、善於財務操作的日月光集團可說是高科技業者中的佼佼者。董宏思指出,日月光在財務操作上的創新力很強,就是為了讓公司能儲備更多現金。「過去我們一直在累積,像水庫一樣,時機差時就坐在那邊,時機好時就去多拿一些資金過來,」董宏思說。

杜書伍也有相同看法。他指出,等需要時才募集資金,反而不容易;景氣時就得多募一些;而在不景氣初期,聯強策略相對保守,錢放在口袋裡要守得住。他也認為,平日就得做好「節流」的動作,隨時去揪浪費的地方,不是到了不景氣才把公司搞得很不自然。杜書伍舉了一個聯強省錢的小例子:每件聯強出去的貨品都會貼上一個小標籤,去年聯強的出貨量有九百萬單位,只要把貼紙縮小一點,平均每張可以節省六毛錢,一年可以省下五百四十萬;聯強又花六、七十萬添購了一台自動貼標機,一年可以節省約一百五十萬的人力成本。

在企業紛傳裁員之際,聯強的員工人數不降反升。杜書伍指出,他們平時就注意人員的適才適任,可以降低冗員問題,「平時就要運動,不然減肥是很痛苦的,」身材苗條的杜書伍比喻。

高科技產業一停就會落後

開源、節流,把公司的身子骨練好,才有本錢談購併。然而,真正的挑戰卻是從購併後開始,刁明華打趣地比喻,就像婚姻一樣,所有的問題都是從結婚那天開始冒出來。

以被業界視為「高難度」的聯電購併新日鐵案為例,其困難度就在於兩人個公司的文化不同。李世輝就認為,以日本人的民族性來看,半導體優秀人才的第一志願是去NEC、TOSHIBA等日本大公司,新日鐵要留住、吸引人才較難。為了縮小文化差異,目前聯電也以日本人來管理新公司,第一任總經理是聯電的日籍技術顧問竹內光宏。王興毅認為,聯電應該先穩定經營、技術團隊,把標準DRAM產量降下來,引進聯電較擅長的SRAM技術,提升該公司的製程實力,再慢慢落實專業晶圓代工業務方向。他預估,改組後的新公司NFI( Nippon Foundry Inc.日本晶圓公司)在一、二年之內仍會虧損,二到四年內經營能力若上軌道,才能評估是否成功。王興毅認為一旦NFI順利轉型為晶圓代工廠,可望成為日本第一家專業晶圓代工廠,並替聯電爭取到潛力十足的日本代工訂單。

「這個產業就是這樣,不能停下來,一停就會落後,」董宏思一語道出在不景氣下仍要繼續投資的原因。除了DRAM廠以外,台灣的半導體廠多半財務健全,在歷經亞洲金融風暴的洗禮後,國際市場占有率是否會有所消長,就看這些投資擴建行動能否成功了。

(蘇岱崙)

本文出自 1999 / 04 月號

第154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